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左正东:国民党两岸论述应有四大方向

105685040

左正东接受中评社访问。(中评社 张嘉文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2月11日电(记者 张嘉文)中国国民党2020大选双输,党内兴起一阵改革声浪,其中两岸路线尤其是九二共识是否该调整,为众人所讨论的焦点之一。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国民党前大陆事务部副主任左正东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九二共识是应与时俱进调整,但民众现在是对国民党跟共产党的互动没有信心,这跟九二共识没有必然关系。

左正东认为,最重要的是关于两岸的未来,民进党有答案就是独立,共产党有答案就是统一,但国民党没有,国民党过去有讲统一,但现在讲不出口,就变成国民党两岸论述没有未来性,这是最缺的一块。民进党的“台独党纲”搁置放在那里,但国民党的统一是不明确,或是说被藏起来,所以未来要处理的是,国民党提出对未来走向的主张,这是不可回避的重责大任。

左正东是美国丹佛大学国际研究博士,目前为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专长为国际政治经济学,东亚区域整合,东南亚等领域。左正东之前在吴敦义任国民党主席时,担任大陆事务部副主任,因吴敦义提出的不分区名单引发争议,不满而辞职。

对于国民党两岸路线是否应该调整,左正东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九二共识应该与时俱进,毕竟是三十年前的共识,现在时空环境有变化,他对此提出四个方向,一是原则性跟操作性问题,过去原则是希望跟对岸能合作,双方因此有九二共识,就一个中国该怎么处理有个谅解,这是个原则,至于怎么操作有很多可能性,譬如这次大选,这个原则没有被受到太多质疑,蔡英文将九二共识衍生成一国两制,这是乌贼战术,但即便如此,九二共识还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他不认为这是国民党被选民否定的主要问题。

左正东说,民众主要还是对国民党跟共产党互动是没有信心,这跟九二共识没有必然关系,怎么沟通两岸问题而又能让民众相信国民党能捍卫“中华民国”,怎么去说比怎么去解决问题重要,两岸是独一无二的现象,所以怎么表达很重要,这是操作层次的问题

第二是基础跟成果,九二共识过去国民党执政时是两岸合作基础,包含了“中华民国”跟“中华民国宪法”,“宪法”是一中架构,变成是两岸合作基础,再开展到两岸是领土重迭但治权分别,也包含一中各表,如果没有各表就没有基础存在。但九二共识大家接受的不是只有这基础,更重要是成果,这是为何蔡英文之前提出维持现状,就是马英九时代得到的好成果,包括23项协议,我们可以出席国际组织等等。

第三是现在式和未来式,马英九说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也不是在一个中央政府下的关系,两岸有平等存在的政府,两个对等的政治实体,对等的概念就是两岸分治,这是两岸现在式,最重要的是走向未来,对此民进党有答案,就是“台独”,共产党有答案,就是统一,但国民党没有,国民党过去有讲统一,但现在讲不出口,变成国民党两岸论述没有未来性,这是最缺的一块,民进党把“台独”搁置放在那里,而国民党是不明确的,或是说被藏起来,所以国民党要处理的是提出对未来走向的主张,这是不可回避的重责大任。

左正东提到,第四则是在野跟执政的区别,现在国民党在野,这身分没有办法作为政府怎么处理两岸,这是此刻国民党要认清的现实,所以要做的是提出未来执政方向,但也要巩固目前支持的群众,不是只追求执政权跟理想,执政时追求是两岸互动上得到成果,现在在野可以谈的是原则跟未来性,更要重视理想性,这有很大区别。

左正东说,所以国民党现在该谈的是“中华民国”现状,包含一中宪法,这是必须承担的责任,不要把一中变成现任执政者的束缚,而要凸显“中华民国”基础,如果强调这存在的现实,会让民众更理解两岸和平共存的法理支撑基础,而且,这也是国民党支持者长久以来信的相念信的事,一中分治的概念是现在可以好好谈清楚的部分。

国民党任何未来两岸论述不能偏离这原则,就是把未来性要讲清楚,虽然是很远的未来,但两岸究竟要往哪里去,核心问题是对中国的想像,台湾现在对这完全是负面是敌人,但国民党支持者不希望这样,希望的是我们是能代表中国代表,所以要开放对未来中国的想像,包括对大陆和两岸,大陆的政治必然要向前发展,政治的民主化,国民党这件事上要重新建立论述能力跟话语权,过去在国共互信上,国民党不敢讲这一块,但这对国民党的群众基础带来伤害,所以譬如民主化后共产党的角色,这些问题有一套官方说法,民间也有想像,国民党应该参与,国共过去有合作关系未来也希望合作,但这不应阻碍国民党的发言权。

左正东提到,至于对两岸未来的想像,“是一个国家,两个国家还是一种不一样关系?”大部分人都会认为香港模式台湾没法接受,那其他可能性在哪里?这想像要打开,是不是朝向欧盟模式发展,或是大英国协模式?先不要用任何名词界定,未来有哪些可能性可以想像,譬如未来中国跟亚洲的关系,譬如中日间会怎样,跟越南、韩国关系等,有无可能让亚洲儒家文化圈形成欧盟共同体,而两岸关系则嵌在其中,不只是中国内部的关系。北京领导人如提这样的愿景,台湾民众的接受度会高很多,而华夏民族的合作,也会就把台湾高度提升很多。

至于成果部分,左正东认为,国民党未来如果再执政要追求两岸间成果,过去有成功参加国际组织经验,但实在太少,从退出联合国后我们被大多数国家排斥,这牵涉到台湾和大陆有无平等参与国际的权利力,所以国际参与是第一优先处理的问题,乃至加入联合国,因为东西德都曾经是联合国成员,南北朝鲜也是,因此“中华民国”进入联合国不会伤一个中国原则,加入联合国,两岸未来再在统合的可能性就会大很多,因为两方是平等的,我们不会怕跟大陆谈,两岸都是同文同种,把这些政治藩篱拿掉,融合速度会超乎想像,政治上阻碍严重伤害两岸人民的感情,就是这些身分识别上的障碍,当台湾人民无法参与国际,这识别就无法拿掉。

至于国民党如果要丢弃九二共识,是否会引发党内深蓝的分弹,甚至造成分裂?

左正东说,国民党没有分裂条件,只有合作才能再成长,但两岸路线势必会引起党内纷争,必须有一套机制去处理,有个领袖做仲裁者是不错的方式,过去国民党的困难是没有仲裁者,未来还看不清楚有没有。另外譬如多数决,国民党有全代会、中常会等,全代会的多数决可以做为党的问题仲裁者,过去都没有针对决议采多数决,这次要亡羊补牢,如果要通过新两岸政策,全代会多数决机制是可以解决的方式。

第二是过去国民党几位领袖提出的集体领导,让党内有实力有号召的人物,大概五到七个,对新的两岸路线背书,让他们能适当表述,影响其各自的群体,相信比较能为党内多数接受。

谈到国民党主席候选人、前副主席郝龙斌提出的“若北京不愿意承认“中华民国”,可以考虑取消三通”的主张 ?

左正东说,他相信那不是郝龙斌的本意,但他对这样说法并不赞成,因为三通是民生问题,不应影响两岸交流互动,这是人民最基本需要,三通是马英九留下的政治遗产,蔡英文跟国民党都应非常珍惜,三通跟承认“中华民国”两者的关系不是这么简单。

左正东强调,两岸双方没有给予对方国家承认下,实现三通是互不否认的呈现,这样的概念是马英九时代能大交流大合作很重要的思维,主权互不承认治权互不否认,而未来两岸互不否认是不够,要互相承认,但不应该把互不否认的成果拆掉重新来,通航、通商都是两岸互惠成果,累积的基础,要做的是避免这些受到伤害,而不是用拆毁这这些来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