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朱高正:台湾能够变得更自豪一点吗?

中评社香港2月17日电(作者 朱高正)最近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蔓延引起全球的恐慌,而最让人怵目惊心的莫过于发生群聚感染的钻石公主号国际邮轮,她从母港横滨出发后,发现有新型冠状肺炎感染的现象,因为密闭空间的关系,多次被其它港口及国家拒绝登陆靠港,也让船上的乘客遍尝从失望到绝望,弥漫着面对死亡而无助的恐惧气氛。

钻石公主号是观察人性最好不过的一个契机。相对地,2月13日柬埔寨总理洪森宣布,西哈努克港将接纳威士特丹号游轮。这是该邮轮先后遭到关岛(美国)、石垣岛(日本)、高雄(台湾)、马尼拉(菲律宾)与曼谷(泰国)等五个国家或港口拒绝靠岸请求后,首次闻到人道关怀的幽香。洪森说他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去除人们心中的恐惧。他的新闻稿讲得很棒,要让乘客上岸安顿,没问题的就送到金边,包机让他们回到母国,有问题的就提供相关的医疗服务。而威斯特丹号邮轮上却没有一个游客或者工作人员是柬埔寨国籍。此时洪森总理能够做出这个决定,无疑是站上了新时代全球化道德的制高点,令人刮目相看,与钻石公主号像人球似的徘徊在横滨港外,形成强烈的对比。如再加上稍前,洪森在疫情刚爆发时,武汉宣布封城后,前往武汉探望该国在武汉的留学生,一则表现出对青年的关怀,一则突显对中国的支持,都已无疑让洪森进入杰出国家领导人的行列,也大大提升了柬埔寨的国际地位。 

其实,这一次新冠肺炎传播之快,来得之突然,都是前所未有的,这也突显出这一次的抗疫大战所特有的全球化性质,几乎没有有一个国家可以自外于新冠肺炎的威胁。“全球化”一般来讲是指最近五百年从葡萄牙、西班牙所开启的大航海时代,随后由荷兰、英国取而代之,那就是横行了全球最近三百年的西方殖民帝国主义。从中国崛起之后,已悄然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崛起意谓着全球化进入2.0的新时代,这是因为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可预见的未来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而过去全球化的内容,只不过是西方殖民帝国主义国家利益的延伸而已。随着全球化进入2.0,自然而然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些重要元素也将融入全球化。这些重要的元素就是中国文化跟西方文化之所以不同的主要元素,那就是仁、中、家这三个主要范畴。 

“仁”就是孔子最高的道德理想,从这个“二人”为仁,就可以看得出中国传统文化基本上跟西方最大的不同,是不刻意凸显个人的价值。近代西方文明的特色是强调个人主义,其结果就造成资本家剥削劳工,强者欺负弱者。而中国则自尧舜以来,四千多年标榜,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五者是为人学习的主要目标。强调的是人与人关系的和谐。中,从尧舜以来,就是以中道作为大道相传,所谓允执其中。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以来,都是崇尚中道。中道就是不偏不倚,凡事不要太过,也不要不及。所以中国不会像西方出现那么多所谓的“主义”(isms),譬如说:个人主义、集体主义、自由主义、保守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的主义,主义就是偏向哪一个。连我们今天立国的根本原则还得在社会主义上头,加个中国特色才稳妥,不能照搬。最后就是“家”,中国人以这种父子、兄弟最自然的感情做基础,形成中国文化强大的凝聚力与扩散力,所谓“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 

进入全球化2.0的新时代,就是因为中国的崛起,随着中国经济影响力的急剧扩大,中国传统文化这些主要元素,也将在全球化当中扮演不可忽视的角色。所以这一次的抗疫大战,也将随着中国的崛起,进入全球化2.0的新时代,也将体现出中国元素,更何况疫区是爆发在武汉,在面对抗疫大战的时候,将体现出前所未有的互助与包容,这跟中国先前所倡议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的互联互通、一带一路这都是相通的。 

在钻石公主号我们所看到的,刚好跟在威士特丹号所看到的,形成一个强烈的对比。钻石公主号上的日本游客占一半以上,但日本政府却以资源有限,对还没有发烧的游客不提供检测,在这里我们看到人性自私、心量狭窄的一面;反之在威士特丹号船上没有一个柬埔寨人,其总人口才一千多万,比台湾还少,却能够面对全球、拥抱未来。洪森总理那篇演说,震聋聩耳,却又彰显人性善良的一面。其实,天理之公与人欲之私,这是中国传统儒学的一个重要论域。朱子就强调人要能“尽乎天理之极,而无一毫人欲之私”。

人之所以能够尽乎公理之极,而无一毫人欲之杂,就是因为人有思辨的能力。孟子认为人跟禽兽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人能够思考,能够辨别是非,为善去恶。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就自然而然习于换位思考,而不致于自我中心。西方因为个人主义、自我中心作祟,再加上从过去这三百年,西方殖民帝国主义在非西方世界的掠夺史上来看,根本没有“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精神。其实,西方最杰出的哲学家康德早就强调“社会性”(Geselligkeit),也就是社会性是人的本性之一,人不能离群索居,人从生下来就需要有父母兄姊的抚育教导。就像亚里士多德所讲的,人只有在社会当中,才能成就自己的道德理想。如果不习惯于换位思考,那么你怎么能够期待必要的时候能够得到别人的帮助呢?易言之,平常我们就要习惯能够帮助别人,就算跟自己的利益有所冲突,也要能帮助别人,养成这种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习惯,这样才能促使人类的社会性不断的成长。 

在钻石公主号我们看到的,是对这种社会性最大的伤害;反之,威士特丹号则是对社会性值得大书特书的颂扬。因此我们除了高度赞赏洪森总理在威士特丹号的无私决策之余,也应该要有所作为,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向钻石公主号提供物资、人力、财力等等的帮助;我们更衷心期望此时此刻,大陆虽然已身陷新冠肺炎的危机,但此时也应该对钻石公主号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忙。也正因为如此来彰显社会性,更能够凸显人性善的一面,显得更为可贵。

至于此时也正是两岸展现良性互动的契机,众所周知的“以小事大”,要有智慧;“以大事小”,要有仁德。我们实在不愿意在此时看到心量狭隘的言论出自官员之口。孔子在《周易》的文言传里头写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我们人平常就要养成积善行、善德、甚至善念的习惯,去除一切不善的行、不善的言、不善的念,也唯有如此,上天才会保佑台湾。切忌碰到危难时,只忙为己谋利,不余遗力。要多替对方着想,这样台湾不就可以变得更自豪一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