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金溥聪出山致使国民党内斗更复杂

中评社香港2月18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中国国民党代理主席林荣德日前指令中央考纪会,于今日开会处理花莲县“立委”傅昆萁恢复党籍资格案。就在此前夕,接连发生了系列颇为引人注目的情事,一是考纪会主委魏平政昨日下午发布请辞声明,二是马英九的核心幕僚金溥聪重新出山,出席国民党“马系”台北市议员徐巧芯举行的“力劝国民党中常会!审慎考量傅昆萁党籍案”记者会,表态反对党中央恢复傅昆萁的党籍,紧接着就有多名考纪会委员声称请假不出席今日的会议,但国民党文传会代理主委王育敏却表示,考纪会仍会召开,就算主委请辞,考纪委员仍可采互推会议主席的方式召开考纪会,不会因此不开会。紧接着,一批党内青壮年在中央党部贴出采访通知,声称将于今日召开记者会,谴责“青壮傀儡”破坏党中央找回优秀且忠心党员的决策,并为考纪会会议“保驾护航。不过,按照相关内规规定,考纪会十六名考纪委员必须至少有九位过半出席,再推派代理会议主席,必须经过五位考纪委员过半同意,才能通过恢复党籍案,但似乎是今日的考纪会会议可能因出席人数不够而“流会”,亦即未能处理傅昆萁的恢复党籍案。看来,可能要拖到三月七日新的党主席及中常委选举产生后,才能处理这个案子。

由此看来,已经千疮百孔的国民党,为了一个傅昆萁,可能再次发生内斗甚至分裂。其中以“留守”的国民党中央,包括代理主席林荣德、中常委在内,及“立法院”党团,还有党主席候选人郝龙斌等为一方,是支持傅昆萁重返国民党,希望能借助傅昆萁的能力,以增强党团的战力,并以大团结的意愿为着眼点,大有“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之态。

而国民党党内的马英九系统,党主席候选人江启臣及其背后的中生代,则反对恢复傅昆萁的党籍。除了是针对傅昆萁“形象不佳”的“实体正义”之外,也批评此前由“留守”的中常会议决通过恢复傅昆萁党籍是不符“程序正义”。实际上,按照国民党党章规定的恢复党籍的程序,须经地方党部的考纪会、委员会两个会议开会,并送交中央考纪会通过。但“留守”的国民党可能是鉴于花莲县党部根本不可能通过该案,因而就由中常会决议的方式通过傅昆萁的恢复党籍案,确实是不符“程序正义”。而党主席林荣德日前又指定考纪会开会处理该案,不但是继续无视必须先行经过花莲县考纪会和县党部的程序,而且直接指令开机会开会时间的做法也是“史无前例”。对此,徐巧芯等主张,代理主席林荣德是“看守”性质主席,唯一工作就是公平公正公开完成主席补选,在“看守”状况下恢复傅昆萁的党籍,有“偷渡”嫌疑。如果要让傅昆萁回复党籍,应该交由新一任的党主席与中常会再做出决议,才符合“程序正义”。

本来,两边的说法都有其道理。一方面,傅昆萁战力较强,在“立法院”内民进党占有过半议席优势,时代力量党团也支援民进党,使得国民党党团的能力较弱的情况下,希望能有强将相助,傅昆萁就是适当人选。因而党团总召林为洲等都支持他重返国民党。其实,据说即使是请假不出席今日考纪会会议的考纪委员,也认为现在正是国民党的低潮时刻,在现实考量之下,需要有政治实力的人物,此时还要管傅昆萁点形象干什么。何况党内形象更差的党员和政治人物甚多,根本不差傅昆萁一个。

文章指出,傅昆萁虽然确实是卷入官司,但平情而论,比起李登辉时代的“金黑”如罗福助等,却是“差远了”何况,他的假离婚案,固然是怀有私心,要任命自己的妻子出任自己的副县长“副手”,但也带有政治斗争技巧的考量,为了应对民进党。而且,就是在此次“立委”选举中,如果他不是“跳出来”参选,表面上是扯薄了国民党提名的候选人黄启嘉的选票,但实力不强的黄启嘉能够打败曾经在花莲县夺得最高票,争取连任的民进党萧美琴吗?因而傅昆萁的参选及胜选,随后要求恢复党籍,等于是为国民党在“后山”花莲县清除了民进党的势力,这比国民党花莲县党部的“面子”更重要。

当然,另一方面,江启臣、徐巧芯等青壮年都诉求,也有其道理。倘是交由新一届党中央处理,倘结果是仍然同意恢复傅昆萁的党籍,可能他们也都能认可接受。但将金溥聪请出来,可能就令到原本还算单纯的争议,变得复杂了。

实际上,金溥聪在部分国民党人尤其是本土派的眼中,并非“好人”。在金溥聪出任国民党秘书长期间,他以推动国民党改革为由,要整顿地方派系,但手法粗糙,导致地下派系反弹,在接连的几场地方补选中却败选。这正是国民党和马英九由盛转衰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他在出任“国安会”秘书长期间,主导张显耀事件,不但导致国民党内纷扰,而且也是向对岸国台办“捅了一刀”。此一事件与“马王政争”,成为国民党走向衰败、最后再次丢掉江山的“推手”。

因而当时就有一些国民党人,就以他的满族原名“爱新觉罗•溥聪”作文章,说他的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唐弟,而暗喻中国国民党推翻了爱新觉罗王朝,金溥聪却推翻了国民党政权,为家族“报仇”。 

因而金溥聪的掺和,就让本来还是较为单纯的争论,变得复杂了。其一,力主让傅昆萁回到国民党内的党团总召林为洲,在新竹县县议会副议长任内,被国民党秘书长金溥聪以整顿党风为由,与国民党党籍台南市议会议长吴健保,基隆市市议会副议长黄景泰等一道,开除党籍,因而现在金溥聪的“出山”并反对傅昆萁恢复党籍,等于是“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其二,金溥聪昨日在记者会上的一番“国民党存在政治买办”等言论,也引发部分党员不满。前“立委”蔡正元就在脸书讽刺,鸿海郭台铭可能最符合金老师的“买办”定义,而收受郭台铭七千万元的马英九基金会,应该也是“买办”的衍生性产品吧?力挺吴斯怀的黄复兴党部不就成了“买办党部”?蔡正元还在脸书中讽刺,诚恳希望“金小刀”,把形象比傅昆萁差的“通通动小刀开除党籍”,包括正在审判中的马英九和蔡正元。

实际上,当年国民党内不少高级干部如张荣恭、阮刚猛、高思博等,出以公心并没有获得私利地积极推动国共及两岸交流,但均被金溥聪以各种理由撵出中央党部,就是以“政治买办”的心态来看待他们。而代表海基会与大陆海协会直接谈判的张显耀,更是被他打成“共谍”,而且“上线”还是国台办!几乎摧残国民党内热心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力量,导致国民党后来在应对“太阳花学运”时毫无力量也毫无反制作为。

因此,曾任马英九发言人,因而被视为“马家军”的徐巧芯邀请金溥聪“出山”,让蓝绿两造的观感并不佳。即使是其诉求具有正当性,也让金溥聪搞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