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揭仲:蔡政府要注意美国并未准备跟北京翻脸

中评社台北2月19日电(记者 郑羿菲)针对中美近期在台海军事动作频频,台湾战略研究学会理事、中华战略前瞻协会研究员揭仲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中方的动作主要是传达“尽管疫情棘手,但在两岸问题上不会松手”讯息给台北与华府,而美国则藉军力展示表达“不会因为大陆比较强硬的行动而有所退缩”,但中美都刻意避免“同一天、同一时段”做军事调动,中美虽在台海互别苗头,但也都避免短兵相接。

揭仲提醒,美国现在基本上还是要抑制大陆,当然比较希望台北能与之紧密配合,但台北方面必须注意到,美国虽然要抑制北京,但并没有准备要跟北京翻脸,一但海峡两岸出现某种情况,造成华府国家利益、安全利益受损时,可能会直接跟北京谈把事情稳定下来,届时台北的利益可能会受到影响、损伤。

至于新冠肺炎后的两岸关系,揭仲说,过往台湾民众对两岸民间交流持正面态度,但他担心在新冠肺炎期间,两岸民间因激烈的言论而让对立情绪升高,新冠肺炎获控制后对两岸民间交流态度转变,进而导致双方政府不但不想办法恢复,恐导致两岸处理两岸政策极端化现象,对两岸与区域都不是好的情形。

揭仲,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博士,现任台湾战略研究学会理事、中华战略前瞻协会研究员,曾任前“立委”林郁方办公室主任。

中美近期在台湾海峡动作频频,大陆9、10日连续两次派遣歼11、空警500、轰6等型机绕台执行远海长航训练、10日更越过“海峡中线”;美国12日则派遣两架B-52战略轰炸机、一架MC-130J特战运输机兵分二路绕飞台湾、17日也主动公布飞弹巡洋舰“强塞勒斯维尔号”(USS Chancellorsville CG-62)通过台海(由东海航向南海)的照片。

揭仲接受中评社专访时表示,中国大陆最近的军事行动,记取1996年、1997年教训,武力展示的方式其实是结合例行性军事调动或演训,让自己具备弹性,不想引起太多国家关注与质疑,会强调是例行性演训不针对任何人,但若想藉此来传达政治讯息时,只要对外宣传、新闻发布上做些调整就可达到效果。

揭仲说,2020大选前其实大陆还是有军事调动、演训,但公布相关讯息时会强调是例行性、不针对任何对象,但大选后大陆军机绕台,最早看到的消息是东部战区发出来的,且点明是针对“台独”,而隔天国台办跟进发布消息,演训本身可能是计划好的,但经过媒体释放消息口径的改变,就是在传达政治讯息。

揭仲认为,大陆这样做绝对跟台湾2020大选结果有关系,且选后台北与华府关系逐渐升温,如赖清德访美,虽然赖清德520前还是民间人士,但赖清德与“国安会”官员谈话被很正式地公布出来,而美国国会山庄也提出一些对台湾比较友善的行动,都可能会让北京觉得台北与华府在往红线逼近,因此必须透过实际方式,向台北与华府传达讯息,。

揭仲指出,中国大陆的动作主要是传达给台北与华府,不要误判情势,虽然北京尽管疫情非常棘手,但在两岸问题上,不要认为北京会松手。

揭仲表示,至于美国,在奥巴马执政末期就开始调整对大陆的战略,直到特朗普上台后对大陆基本上就是采抑制手段,而从特朗普授权太平洋司令部主导南海、台海巡弋动作来看,代表整个华府对美国军机、军舰的这些动作未来视为常态化,所以才不需要白宫、“国安会”拍板。

揭仲说,这几天美国军机、军舰密集在台湾周边活动,尤其军舰的照片是透过新条旗报公开,这代表美国战略的展现,可能知道大陆在台湾选举的结果后,及近期台北与华府关系升温的结果,做出比较具有针对意味的军力展示行动。美国也藉着军力展示显示美军在这个区域的影响力还是存在,不会因为大陆一些比较强硬的行动而有所退缩,美国是有意藉由这些行动,对北京、台北、亚太区域做表态。

揭仲认为,北京、华府虽然在台海互别苗头,展现外交与政治态度,但基本上都各做各的,不会是当某一方有军事调动时,另一方也特别在同一天、同一时段作军事调动,比较不会突然引发区域紧张,避免变成短兵相接的情形。且美、日研究大陆军事行动其实掌握得满久的,可以很轻易鉴别这样的军事行动是不是计划性、例行性,还是突发性、针对性。

揭仲指出,其实中美在南海的军事行动还是很多,以往引起注意是美军舰南海巡弋等,但毕竟南海相关的新闻频率比较多,台湾社会对南海的关注降低了,也比较注意台海的情况。

中评社记者问,中美在台海角力下,新冠肺炎后的两岸关系会如何发展?

揭仲表示,多数台湾民众对于台商、陆配、陆生等,并没有因新冠肺炎而歧视,但不可讳言的是,这段期间确实有些比较激烈的言论,比如包机事件后讨论到底要不要让台商回来等,这些讯息传到大陆后可能也会引起相当程度的误会,造成两岸民间对立气氛升高。

揭仲说,两岸双方政治沟通已经很不顺畅、政府高层间的互信已经越来越低的情况下,如果民间对立气氛还是升高,他担心过往台湾民间对两岸民间交流持正面态度,但未来肯定程度会下降,进而导致双方政府不但不想办法恢复,反而给予限制。就中长期而言,恐导致两岸处理两岸政策出现极端化现象,这其实对两岸与区域都不是好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