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党政人士”发放噪音蔡英文连忙消声?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3月12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第二批以包机形式将滞鄂台胞接回台湾,前日深夜及昨日凌晨由台湾“华航”和大陆“东航”共同执飞进行,共接回三百六十一名台胞。他们在平安抵埗,随即被分送三处检疫所进行十四天隔离。 

现在仍有近千名台胞滞留在湖北。由于湖北省以至武汉市的疫情已经缓和,习近平主席前日亲临武汉考察并作重要指示后,标志着湖北省的抗疫斗争已经取得关键性的胜利,开始转入复工复产,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新阶段。实际上,包括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在内的湖北境内四个机场都正在为重新开启作准备,省内也已有别城市解除“封城”。因此,与台湾桃园机场有对飞关系的武汉天河机场,即将恢复运作。在此情况下,继续以“对等”亦即每批次都由双方各派出一架客机的方式,将余下的近千名滞鄂台胞,扣除了因为有亲人被确诊或是疑似病人不能回台而必须留下照顾,或是不愿意在回台后接受十四天强制隔离,更因为有原本在台湾生活的大陆配偶未成年子女,受到台湾当局推出的特别限制而无法返台,迫使其母亲只能留下来照护等情况之外,应是可以很快陆续返台。 

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而且也符合蔡英文希望能缓和两岸关系的意愿。因而第二批计划筹备期间,曾经争吵到不亦乐乎的两岸有关机构之间,都是高度保密,默默工作。这除了是担心会“相拗冇好口”而导致计划“破局”之外,也是担心民粹“反噬”。实际上,据说有八成民众反对将滞鄂台胞接回台湾。不过,这个数据不知从何而来?台湾地区的民调事业如此发达,却未见有权威的民调机构进行这方面的作业及公布数据。 

第二批武汉包机回台,让一直在为派出医护人员随机前往武汉执行任务,并为滞鄂台胞接回台湾后的检疫及隔离安排而奔波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颇为开心。因而在昨日中午的记者会上表示,第二班包机之所以这么久,中间历经很多沟通,包括双方在认知、做法上的落差,所幸双方都很有心,即便遇到很多困难还是成功促成这件事,这是两岸合作的成果。 

但陈时中的话音未落,就有人以“党政人士”的名义向媒体放风,声称这次专机任务执行过程一波三折,直到前天“东航”班机起飞前,大陆官员竟然还百般刁难台湾防疫人员,也导致首班的“华航”延迟了超过三个小时,第二班次的“东航”更是过了凌晨才终于起飞。这位“党政人士”似乎仍嫌骂得不过瘾,还追溯到此前两岸沟通协商之间的龃龉,指责“造成首次包机乱象的中国台办系统,为了推卸责任,在第二次的专机协商过程,也不断放话,不但辱骂‘“行政院长”苏贞昌说‘苏氏谎言’,更离谱的是,就在“我方”人员急着为航班防疫忙着沟通的同时,湖北台办主任却在深夜以不具名的方式在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上,逐点逐项抹黑台湾。” 

但未待被这位“党政人士”指责的大陆国台办和湖北省台办进行回应,“总统府”却抢先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了。中央社在十二时四十分发出“党政人士”的“吹风”新闻稿后(其他各媒体也几乎是同一时间以“党政人士”的消息来源报道此番言论),中央社紧接着又于十四时四十六分发出《武汉包机一波三折,‘“总统”’:没有政治只有防疫考量》的报道,转述蔡英文在脸书上的贴文说,在“防疫优先、弱势优先”原则下,经历许多的努力和协调,三百六十一位滞留在湖北的“国人”及家属,前天晚上和昨天凌晨回到台湾。她说,感谢双方参与这一次包机任务的所有执行人员,也感谢疫情指挥中心的调度与安排,尤其是“华航”机组员、跟随班机前往武汉的四位医师和九位护理师以及在停机坪上执行任务的检疫、医护、消毒与海关人员。看着最后一位身着隔离衣的旅客住进检疫所,任务终于完成,大家才好不容易松一口气。 

蔡英文又写道,为了把滞留在湖北的“国人”和家属顺利接回,从前置协商、现场工作,一直到回台检疫措施,由于两岸双方对于防护标准的认知落差和不同作为,在实际执行的过程,都显得一波三折。尽管如此,最后搭乘东航的旅客,也都还是能配合指挥中心的规定,穿戴台湾提供的防护装备,让这项任务终于能够顺利完成。她强调,“没有政治考量,只有防疫考量,这是我们始终坚持的原则”。沟通和坚持,都是为了“国人”的健康着想,即便很辛苦,也是必要的过程。就像指挥官陈时中说的,只要有心,再多困难也可以克服。健康没有国界,把“国人”照顾好,才是政府最重要的工作。 

显然,蔡英文与“党政人士”不同调,前者是衷心感谢双方的合作,后者却是指责对岸“不合作”;前者对因为两岸对于防护标准的认知落差和不同作为表达理解宽容的态度,后者却是一味指责大陆方面“百般刁难”。 

实际上,两岸对防疫的标准有所不同。比如对“高烧”的判断标准,大陆方面由于武汉是“重灾区”,因而“料敌从严”,为三十七点一度;而台湾方面则是三十七点四度。那位登机之后在复检时呈现三十一点一度的台胞被要求落机,就是按照大陆的标准严格要求。问题就是这么简单,就连跟随“华航”班机前往武汉就地指挥的“指挥中心”医疗应变组副组长王必胜,在昨日的记者会上也否认是陆方刻意刁难,认为这是因两岸的体温监测标准不同,才会发生的插曲,对于陆方所采取的高标准,也是表达充分尊重。但仅隔不到一个小时,“党政人士”却无视这位既是在武汉现场指挥调度的“指挥中心”成员,又是台湾地区胸腔科医生的权威,因而最具有发言权的判断,而胡说八道。 

其实,可能是就连王必胜也深知,武汉的检测人员之所以如此严格控制登机人员的体温,除了是大陆的公务人员“政治责任大如山”,尤其是对涉台事务不能有毫厘疏失之外,更重要的是,是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在第一批滞鄂台胞返台时,因为有一位确诊病人“混”进客机,而导致陈时中在记者会上哽咽流泪,引发各方“哗然”的事件。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而连蔡英文也表达理解宽容,指出这是“两岸双方对于防护标准的认知落差和不同作为”,并强调“没有政治考量,只有防疫考量,这是我们始终坚持的原则”,似乎是对“党政人士”只顾“政治挂帅”,将政治凌驾于人道之上,有所不悦。 

值得注意的是,直到昨日,苏贞昌仍然在坚持“三大原则”,而蔡英文在脸书上却只提“防疫优先、弱势优先”原则,没提“接受能力”。显然,这除了是人道主义,“应接尽接”之外,也感到以“接受能力”来阻扰滞鄂台胞回台,其实是“高级黑”,亦即否定台湾地区的抗疫能力。更重要的是,是“打脸”曾经亲自下令抢建检疫所的蔡英文。 

由此可见,“行政院”与“国安”团队对两岸事务的态度,出现了微妙的差异。实际上,陆委会已经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及跟随大陆方面的定名,称之为“新冠病毒肺炎”;蔡英文昨日在脸书上干脆连疾病名称都不提,只提“防疫”。但包括“指挥中心”在内的“行政院”团队,尤其是苏贞昌,却仍然是“武汉肺炎”不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