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无愧” 感怀一代儒将的消失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4月2日电/大华网路报今天专栏文章说,郝柏村上将离开了人世,他的一生反映了时代的变化。此时此刻,或许我们能够更公允地来看待他的时代意义。郝柏村一生可以大分为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在大陆,主要是以抗战为主,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场战争,最后得来的胜利虽赶走了日本,但并没有换来国泰民安,反而变成了流亡台湾的“中华民国”。  

文章说,对“台独”者而言,蒋郝那代人把“中华民国”带来了台湾;但对蒋郝来说,台湾本来就是“中华民国”的领土,他们不是把“中华民国”带来台湾,而是只剩下了台湾还在自己的治权之下而已。郝柏村的第一个时期,是一种苦涩而难以吞咽的光荣,相信这种感觉也折磨了他们的一生。也因此,他对于中共抢夺抗战功劳一事,耿耿于怀,据理力驳。  

郝柏村的第二个时期是在台湾。这一段时期长达七十年,不仅时间更长,意义也更丰富。首先,他在台湾民主化的推动上,也有贡献。从世界不少国家民主化的历史来看,军人政变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尤其是在中南美洲及非洲。蒋经国逝世时,郝是参谋总长,手中握有军权,当时各界,甚至包括李登辉,对郝柏村的军人角色心中恐怕都有顾虑。这样的顾虑是想当然尔的反应,但郝柏村反而表达对三军统帅的效忠,从后来的发展来看,他不仅辞去了军职,也断了军人干政的可能性。然而,台湾民主化一路走来,虽然断了军人干政这一条岔路,却走上了另一条统独之争的岔路。  

其次,郝柏村不论是军人或政治人物的角色,均是有为有守。他与李登辉似有争执,但他都是本于“宪法”之职,但两人不论如何斗争,皆未露出丑态,不像民进党今天展现的那种刀刀见骨式的斗争。在他担任“行政院长”任内,推动六年国建,而且任人不亲,用人不疑,也是今天所少见。就这一点来讲,民进党政府实应该以郝柏村为镜子,让自己的政权不至于如此吃相难看。  

最后,郝柏村一路走来,始终如一,不掩饰,不矫情,展现的是儒将风格。郝柏村第一次到大陆,上海台办曾接待他,他也毫不客气地对台办说,我反对共产主义。在台湾,他忠于他以生命捍卫的“中华民国”,从不讳言他反对“台独”。令人伤感的是,在他离开政坛之后,却看到“中华民国”被“台独”日渐侵蚀,最后竟然变成了“中华民国台湾”这个令他啼笑皆非的名字。  

从某个角度来看,郝柏村在台湾的大半辈子,都是在为台湾的生存安危而奋斗。八二三炮战,他亲身参与,后来军队的改革与换装,大部分也在他手中推动完成,这是台湾安全的根本。离开军职后,担任“行政院长”,也是推动六大建设。从这一点来说,郝柏村是用他的生命灌溉台湾,他对得起台湾,对得起“中华民国”,他可以无愧地离开了。一九九四年天下文化出版了他的政治之旅“无愧”一书,这两个字应该就是他最贴切的墓志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