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谭德塞一箭三雕令台出席世卫大会没戏

105732952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4月10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在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特别会议,其中一项重要议程是讨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而安理会的某些理事会成员国在美国的啜弄之下,有可能或提出一份声明草案,其中有指责作为联合国下属专门机构的世界卫生组织,及中国的内容,要求讨论表决通过,刚以今年一月才上任的安理会非常务理事国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作为台湾当局的“邦交国”,也将会在会议是提出台湾当局常态化地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的诉求的前一天,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于四月八日在世界卫生组织总部举行例行记者会,除了是报告新冠肺炎在全球大流行的最新态势发展,及向各国各地区提出新的抗议措施之外,在被问及来自特朗普等国家领导人的指责是否令世卫组织的行动变得更加困难时,以三分钟的时间颇为激动地例行回应说,网络对他的人身攻击超过三个月,包括媒体评论,给他冠上各种称号,说他是黑人等等,并直接点名台湾:“大概三个月前,这些攻击从台湾出现”,台湾岛内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他进行包括涉及种族歧视的人身攻击,并直接点名民进党当局也牵涉其中。

作为联合国下属专门机构的世界卫生组织的“一把手”,谭德塞这样的表现,确实是罕见,可见他已经憋郁了好久,终于在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特别会议,讨论新冠肺炎在全球大流行的事项的前夕,爆发了出来。

因而可以说,谭德塞此举,既是为自己和世界卫生组织伸张正义,反驳以特朗普为首,包括台湾当局参与的一些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的职责,也是对联合国安理会特别会议可能会讨论表决对他本人及世界卫生组织不利的文件,进行“危机管控”。而且,他这是“一箭三雕”。

其一是抢在联合国安理会特别会议召开之前,进行“危机管控”,并为自己辩护。实际上,在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大流行的现实,尽管主要责任是欧美各国没有珍惜及利用中国作出极大牺牲而为他们争取到的两个月时间,做好做足预防工作,而世界卫生组织作为联合国的专门机构之一,也是国际上最大的公共卫生组织,及国际上最大的政府间卫生机构,就必须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的宗旨,“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尽可能获得高水准的健康”,并执行“促进流行病和地方病的防治;提供和改进公共卫生,疾病医疗和有关事项的教学与训练;推动确定生物制品的国际标准”等的职能,因而在客观上,对新冠肺炎的爆发流行,也负有一定的责任。 

而美国等西方大国,在自己根本无法应对如此大规模的疫情,打破其“高贵先进”形象之下,就以“甩锅”来掩饰自己的失误。因此,世界卫生组织就与中国一起,成了这些“甩锅”的对象。因此可以想见,在昨日的联合国安理会特别会议上,作为安理会常务理事国之一的美国,及在四月一日联名致函四月份轮值主席多明尼加,要求尽速召开会议,商讨抗疫对策的德国、比利时、多米尼加、爱沙尼亚、印尼、尼日利亚、圣文森及格瑞那丁、突尼西亚和越南等共九个非常任理事国,可能会在会议上不同程度地指责谭德塞及世界卫生组织,甚至迫使谭德塞“引咎辞职”。因此,谭德塞就抢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特别会议召开前一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向全世界回报世界卫生组织在抗疫斗争中所进行的各项工作,并揭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流行的真正原因,以图以此方式,为自己及世界卫生组织进行“危机管控”。

其二是进一步阻止特朗普意图“砌低”世界卫生组织的图谋。特朗普在侮辱谭德塞“以中国为中心”,并暗示他接受中国的“好处”的同时,声称拒绝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捐款及缴交摊分的会费。而且更险恶的是,美国正在策动“政变”,要罢免谭德塞,迫使其辞职,并换上自己的人。倘“政变”失败,美国则“另起炉灶”,另行成立一个国际性的卫生组织,尽管未必能得到联合国的承认,但在特朗普的眼中,这算不了什么。这位极为反对全球化,声称“美国优先”的孤立主者,就已经陆续退出一些由联合国主导的国际组织或国际条约,以及有“小联合国”之称的世界贸易组织。甚至还一度放言,美国要退出联合国,或要求联合国总部搬离美国。因此,谭德塞“先下手为强”,抢先揭露特朗普等人三个月来对他个人的攻击污蔑。这一次,谭德塞可是“豁出去”了,打出了“种族歧视”这张牌,虽然很险,但却有效,首先就获得占全世界绝大多数人口的有色人种及其国家的同情和支持。因为谭德塞抢先占领道德高地,因而这些安理会理事国成员,尤其是也是有色人种的国家,在要“发炮”攻击谭德塞时,就不得不有所顾虑。

其三是提前粉碎台湾当局要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今年度世界卫生大会,并将之常态化的图谋。应当说,在今年谭德塞要挡住蔡政府的攻势,有些吃力。因为一方面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威胁全人类的生命和健康安全,台湾地区二千三百万人民也不能置之度外。而且,蔡政府自吹自擂说台湾地区的抗疫工作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也引发美国等国家的正面回应。因此,蔡政府就认为台湾当局出席世界卫生大会,并向大会代表介绍台湾地区的抗疫经验,具有正当性。在此“有利情势”下,蔡政府撩拨一些国家的政客及媒体,大造舆论,甚至连中华人民共和国直辖的香港特区政府所有的香港电台的记者,也在专访节目中为台湾当局“说项”。这确实是形成了一种“声势”,对世界卫生组织形成了压力。另一方面,美国国会通过,特朗普签发了《台北法案》,其中有协助台湾当局“扩展国际空间”,维持“邦交关系”,加入某些国际组织等内容。因此,在是否邀请蔡政府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的问题上,谭德塞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其蔡政府也在进行系列的推动工作,包括发动“口罩外交战”,向一些国家捐赠口罩,但主要是在国际社会有“话语权”的欧美国家,而且也果然得到正面的回应。反而“邦交国”获惠却不多,因为按照过去的经验,这些又穷又小的“友邦”,在国际社会没有什么话语权,只能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而且,今年的事态也确实是让蔡政府有空可钻。由于世界卫生组织所在的瑞士日内瓦,也有不轻疫情,而世界卫生组织自己也已向全世界作出“不群聚”的抗疫指引,因而今年五月下旬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极有可能是不会像往年那样举行实体大会,而是以视讯会议的方式进行。实际上,昨日举行的联合国安理会特别会议,就是以视讯会议的方式进行的。

在此情况下,台湾当局提出“加装”一条网络线路,让蔡政府的“卫福部长”在台北,以“观察员”的身份,参加世界卫生大会视讯会议的要求,谭德塞将难以拒绝,因为不像实体会议那样,还有一个“进入会场”的问题。

因此,谭德塞前日以相当激烈的情绪谈论台湾岛内对他进行的人身攻击,就带有提前“出手”,消解台湾当局出席世界卫大会的“正当性”之意,以堵死台湾当局出席世界卫生大会之路。而蔡政府的强烈防疫反应,更正是谭德塞所“需要”的,他就大可以此为藉口,拒绝向蔡政府的“卫福部长”发出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