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刘必荣:美国一年就牺牲三个政权 说丢就丢

中评社台北4月13日电(记者 黄筱筠)最近蔡政府一连串动作,像是口罩外交或是痛批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谭德赛等,都与美国非常靠近。台湾东吴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刘必荣接受中评社访问指出,美国近期内对于库德族、塔利班政府谈判、对委内瑞拉领导人瓜伊多态度转变,都发现美国对支持的政权“说放弃就放弃”,台湾现在不应该这么靠近美国、一面倒向美国。

刘必荣,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维吉尼亚大学国际关系博士。研究专长为国际政治、外交政策与东南亚研究等,并专研谈判理论、孙子兵法与冲突解决等。目前除任教于东吴大学政治学系,也是台北市谈判研究发展协会理事长与和风谈判学院主持人。 


刘必荣分析指出,美国从去年以来,有三个明显被牺牲的政权。第一个是,叙利亚库德族曾与美国并肩作战对抗“伊斯兰国”,美国去年宣布即刻自叙土边界撤军,且不会介入土耳其进攻叙利亚东北部的军事行动,美国背弃库德族。第二个被牺牲的是,美国与塔利班谈判,亲美的阿富汗政府被牺牲了。第三个被牺牲的是委内瑞拉的反对派领袖瓜伊多,美国一开始支持瓜伊多,但是为了让国际能够支持委内瑞拉改变政策,并形成过度政府,瓜伊多就莫名被牺牲了。

他指出,现在美国打台湾牌?台美现在这么靠近,但是美国说放弃就放弃,这些例子都是近期被美国牺牲的例子。他认为,台湾必须要根据我们最大利益,而不是一定要跟美国保持距离或是亲密关系,而是要看每件事情,特朗普政府执政下的美国外交政策,充满不确定性,近期就牺牲掉三件事件,“台湾看到还学不会吗?还要一面倒吗?”我们要追求一定利益,不是要跟谁好或是不好。

刘必荣说,从过去就有一股势力在遏制、围堵中国,美国印太战略打“台湾牌”,后疫情时代两岸关系也是这样,不会变好,加上台湾刚好是民进党执政,如果是国民党就会有尴尬的情形,但民进党趁势“去中国化”,这对台湾有风险,如果中国想要出气,是可能找上台湾,加上美国航空母舰染疫,军力部分减弱,台湾要看清楚局势。

他进一步指出,蔡政府的政策是走钢索政策,那就需要黑白脸,东南亚国家都是有人呛声,有些人是温和,像是印尼外交部长唱黑脸,国防部唱白脸,必须要有黑白脸才能平衡,蔡政府目前陆委会起码还是白脸,“外交部长”吴钊燮则是黑脸。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就曾说过,他不能改中国大陆的称呼,陆委会要是一改,两岸关系就翻掉了,那白脸就是陆委会。

他认为,蔡英文因疫情下的两岸关系,有很多高度不确定性,她不要站到第一线讲话,才能有空间诠释两岸关系,蔡需要退到第二线。蔡目前还算克制,做得还不错。对但是对于WHO谭德塞事件,蔡可以不要出来讲话要求道歉,只是谭德塞讲话,第一时间可能真的让大家有点生气。

美国不论讲什么台湾目前都是力挺,刘必荣对此表示,台湾表现不是这么沉稳,疫情当下更要沉稳。台湾可能没有自信,像是美国艺人芭芭拉史翠珊讲台湾是一个“国家”,就让台湾高兴这么久吗?我们这么没有存在感吗?芭芭拉史翠珊又不是国家领导人,一个明星的讲话,台湾就这么自嗨。

他也指出,另外,虽然特朗普一直推动奎宁治疗新冠肺炎,但连美国医界都还在辩论,如果把奎宁都拿去治疗新冠肺炎,那需要用到奎宁治疗的其他疾病,反而没有拿到药。因为特朗普在推动,蔡英文就宣示3个月内将量产1500万颗奎宁,台湾跟着美国走,这么快表态,这件事情蔡英文是马失前蹄,讲得太快,什么都捧美国,但若最后发现奎宁治疗效果不佳,蔡政府不就白表态了。

目前美国疫情严重,是否影响国际局势?刘必荣对中评社分析,中国大陆一开始疫情严重,马上考量中美贸易谈判无法执行,那是第一阶段;但是进入第二阶段,美国疫情也严重,中美交相指责,欧美国家一副好像发生“黄祸”的感觉,中美从过去贸易谈判变成意识型态对抗,过去是地缘政治的对抗,现在加上意识型态。

刘必荣说,美国疫情严重,在太平洋地区航母也染疫,军事动员力量减弱,美国担心中国趁机卡位,后疫情时代正在扭转军事力量,原本认为疫情过后会不会中美关系变好?但是该打的架继续打,并没有改变,有些学者认为中美关系“回不去”,他也是这样观察。

他表示,中美贸易谈判本来在后期感觉上有趋缓的态势,但是疫情发生后,大家指责中国,中国现在积极用医疗外交,希望可以修补形象,但没有这么顺利。当欧美国家持续指责中国,台湾也会受到池鱼之殃。


刘必荣指出,中美关系不管是协议的履行、供应链南移,或是地缘政治、意识型态冲突升高,都是后疫情时代的国际趋势变化。而疫情过后中美关系恶化,感觉上不会好,虽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会有些影响,若拜登打败特朗普,那预测性比较高,如果特朗普连任,一样是不可预测性很高。

他观察表示,现在是疫情爆发阶段,各国内部政治权力起伏。进入紧急状态,让很多强人领导者出现,当强人越来越多享受权力滋味,很难把它放下,这个过程造成的冲突就会更大。各国会巩固自己的经济、贸易,都会发生某种程度的质变。国际上来看,全球化会受影响,关税壁垒会不会又出现?及右派民粹的影响,或是移民人口流动等。后疫情时代每个国家都想发展经济,都着眼自己的本身利益,国际会有新秩序要谈,目前还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尘埃落定。

刘必荣认为,疫情发生,决策过程政府权力不断扩张,每个国家内部都在变化,就像政府给人民、企业纾困,希望民间企业不要资遣员工,那工资由政府发放,往后政府跟民间企业关系变化,民间政府要不要听政府的话?几乎每个国家都变成大政府。中央收拢权力,是一个很大的诱惑,疫情过后政府权力若不还回去,那会是什么现象?民主倒退、自由贸易倒退、各国冲突持续存在,这些秩序都会有一段时间改变。

他也说,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还会不会这么顺利?“一带一路”往丝路方向那些国家有多少染疫?中国投资都希望当地透明管理,但权力垄断是不是黑箱作业更多,这些不一定完全配合中国发展,“一带一路”还能顺利走下去吗?疫情之后,国际政治满目疮痍,要怎么收拾?也需要一段时间。

至于疫情过后,哪些强国能主导国际局势?刘必荣观察说,美国看起来是一个强国,应该带领对抗疫情,但特朗普似乎不愿意扮演这个角色,医疗上好像也不行,美国丧失领导的可能。而中国因为是疫情发源地,西方国家也不可能接受中国,又怕中国后疫情时代卡位。至于欧盟国家表现也非常让人失望,义大利染疫几乎帮不上忙,勉强德国算是能扮演新角色,但德国总理也要面临换届,英国又刚脱欧、英首相还染疫,欧洲也面临没有领袖的状况。

他表示,每一次一有战争冲突,就会有新领袖出现,现在是大家找寻英雄的时候。例如美国纽约州长可能是一个英雄,因为敢提与特朗普不同的意见,变成言论上的英雄。至于哪些国家会冒出来?台湾这次国际声量有点上涨,不管酸或是称赞都让台湾在国际场合上冒出来,谭德塞骂台湾,也提高台湾能见度;韩国新冠肺炎普筛之后,能见度也窜出,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支持度也增加。后疫情状况世界不太一样,已经不是过去习惯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