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两岸怎破冰?刘必荣:蔡不必否认是中国人

中评社台北4月13日电(记者 黄筱筠)对于蔡英文第二任期的两岸关系,台湾东吴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刘必荣接受中评社访问分析,两岸关系跟中美关系一样回不去,但是冲突点不太一样,美国就是换民主党政府,还是会存在中美问题,谁在美国当家都一样,这是新兴强权的问题。但两岸关系如果执政党换党或是换一个人执政,就像“行政院长”苏贞昌换成桃园市长郑文灿,两岸关系就不会这么激烈,说不定会有回旋空间。他建议,蔡应换掉苏贞昌,老人家不要一直占着位子。他也主张,蔡政府不必否认“我是中国人” 。

刘必荣,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维吉尼亚大学国际关系博士。研究专长为国际政治、外交政策与东南亚研究等,并专研谈判理论、孙子兵法与冲突解决等。目前除任教于东吴大学政治学系,也是台北市谈判研究发展协会理事长与和风谈判学院主持人。 

刘必荣对中评社表示,蔡英文第二任应该有机会在两岸关系上往中间路线走,因为蔡不用选举,不用被绿营基本教义派带着走,让两岸有更多回旋空间。他建议,蔡可以找心腹唱和,抛出两岸缓和的一些想法,连任后两岸应该要有“密使”,一定不是体制内,要能和中国大陆说明连任的两岸论述。

刘必荣也说,蔡英文其实有很多小地方可以缓和两岸关系,像是农历春节,蔡其实可以提这是中华民族过年,不必将台湾置身于中国之外,这本来是一个很好机会,但今年过年也错失这个机会。蔡政府不必否认“我是中国人”。或是连任时先接受与中国大陆关系较好的媒体专访,就也是讯号,政治人物都是可以利用小事情传达讯息。

他表示,也可能是因为疫情发生,让两岸关系持续恶化,但是权力在蔡英文手上,他认为还是有办法去回旋,就看蔡英文有没有意愿。就像亚太基金会董事长许信良等人出面呼吁,蔡政府可以将“武汉肺炎”名称改成“新冠肺炎”,“这一改就是一个讯号”,两岸的机会还是有,就看蔡能不能迈开步伐,要对她自己身处的位置要有自信。

刘必荣也说,过去都认为国民党是处理两岸关系的优势政党,如果民进党也可以处理好两岸关系,“那不是更能获得选民信任吗?”呼吁蔡政府要把握危机,现状都是枷锁,只有甩掉现状,决策空间就会整个豁然开朗,不要浪费掉危机,每个危机都是转机。

他表示,准“副总统”赖清德曾经强调自己是“务实“台独”工作者”,但是很多人听不懂,赖表达他是“台独”支持者,但是务实的状况是不能“台独”,赖讲的话就比苏贞昌好。他建议,蔡英文要对中国大陆释出善意可以把许信良的讲话当成参考, “520当天就开始改口,不要再称武汉肺炎”。

刘必荣观察表示,蔡政府现在这么靠近美国,看起来是放弃两岸关系。但心平气和来看,台湾防疫做不错,但是还是有意识型态。苏贞昌当时说口罩不出口,表示要“超前部署”但其实就是“反中”,“就是不给大陆”,苏当初就不应该这样讲,应该讲说够用情况下,才会出口,这样就不是针对中国大陆,但苏就是意识型态,每个政治人物这时候讲话要更加小心。

他表示,就像是视讯系统ZOOM不能用,可以能存有资安问题,就其实也是因为公司在中国,意识型态影响判断。

两岸关系在疫情后会怎么发展?刘必荣表示,台湾只是要争取以观察员身分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当年中共愿意逐年同意让台湾参与,是有一个回旋的空间。但是蔡政府上来,没有要缓和两岸关系的趋势,国际氛围又带着蔡政府走,既然国际氛围对中国大陆这么差,蔡政府也会认为为什么要缓和?但蔡政府没有谋略,“越是这时候,缓和两岸关系,越是值钱”。

他表示,两岸关系不能缓和,美国使劲围堵中国,若中国要出气,一定会找台湾出气,现在陆生就趁机不来,两岸交流会越来越少,因为疫情关系两岸航线已经不怎么飞了,后疫情时代两岸关系比较难期待。

  他分析表示,两岸关系已经出现质变,已非国民党政府刚退到台湾的两岸关系,从族群、省籍等都已经改变了,两岸关系必须要有新的论述,不管国民党、共产党或是民进党,都要因应新情势。疫情之后大家意识型态变成要对抗中国,台湾或是蔡政府认为“捡到枪”,要跟美国走更近,疫情之后,中美关系不好,两岸关系也不好,蔡政府如果不会玩“两手政策”,就是这样被牵着走,加上国民党若长时间无法执政,那就不会有钟摆效应,跟中国大陆关系更不会好了。
 

这样的发展,两岸关系会有冲突发生吗?刘必荣对中评社分析表示,马英九执政是亲美友日和中,民进党说马英九舔共,但是中国大陆也不见得喜欢马,认为马“独台”。马英九的行为也不是中共喜欢,现在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上台,民进党已经污名化“九二共识”,中国方面提到九二共识是一国两制,让国民党有点进退两难,所以国民党必须要有新论述,必须中国大陆接受,“但不能是“台独”的论述”。大陆如果没有弹性,两岸关系就会被卡住,如果中国内部有压力,加上两岸氛围不好,两岸关系很难预测,当中国政权在面对内部压力太强大时,“那台湾可能成为祭品”,但现在相对来说还算稳定。

他进一步表示,大陆从中美贸易战开始,就有很大压力,加上对蔡政府这么温和,让台湾这么多声音越走越远,以及国际对中国的形象批评,会让中国内部民族主义声音更加强烈,如果中国觉得美国无法在太平洋上有足够军力,两岸关系确实有点危险。

他呼吁蔡英文应该先退到第二线,苏贞昌也可以下台了,苏贞昌叫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谭德赛道歉,但是谭才不会理你,反正苏可以下台,那唱黑脸就可以,而蔡其实可以不用主动要求谭德出来道歉,应该持续扮演白脸。

对于蔡政府疫情的处理,刘必荣表示,蔡政府一开始可能是运气好,但是没有每天运气都这么好,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卫福部长”陈时中应该要扩大决策圈,当然有一种说法是民进党拿陈当挡箭牌,但是有说法是陈建仁在背后也有下指导棋。但是决策背后是不是小圈圈决策,这样高度不确定性的疫情发展,就几个人做出的决定,会非常危险,不管是不是普筛或是包机决策等都不是纯理性的,目前看起来都有意识型态,这对于台湾会有点担心,如果陈时中神话破灭要怎么办?陈时中压力其实很大,这时候陈一定如履薄冰,应该要给一点压力让别人分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