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韩国瑜出任国民党中常委进退两宜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4月21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就在台湾地区“中选会”拍板决定六月六日进行“高雄市长罢免案”的投票之时,韩国瑜却接下国民党中常委,而国民党中央也予以接纳,并声称将增强国民党的战力。此显示,韩国瑜在“罢免案”穷追紧迫的情况下,正在寻求多一个安全阀,无论“罢免案”是否获得通过,他都可以增加政治资本,以利于明年五月参加国民党主席选举。 

事情是以一则报道而起。有媒体报道,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上任后,向“内政部”申请变更政党负责人登记,但“内政部”却指国民党未按其“党章”规定,聘任副主席及指定五位县市长为中常委,因而以退件处理。实际上,《中国国民党党章》规定,“本党置副主席若干人,由主席提名,经'全国代表大会'同意任命之。”“党章又规定,“指定常务委员七人,由主席指定本党籍政务官同志五人、本党青年团总团长及本党全国青年工作总会总会长担任。全国青年总会总会长选举办法另订之。”这种情况,民进党更是明显,按民进党“党章”规定,党籍“直辖市长”为当然中常委,另外,党籍县市长中也互选一人为当然中常委,一直都是严谨到予以执行。而国民党“党章”的规定则不够清晰,以“政务官”为规范,在执政时当然是在“总统府”和“行政院”中任职的政务人员,主要是部会首长;但国民党在野时,原来的政务官均已去职,因而“直辖市长”作为在野国民党的最高公职,可能就被视为政务官了。 

而江启臣在出任国民党主席后,可能来不及认真审阅“党章”,而未能执行这些规定。其实,他在竞选期间,就已经宣称,为实现党中央架构的扁平化。将不设副主席。当时并没有元老或老党僚告诉他,这是抵触“党章”规定的。实际上,倘是不设党主席,“党章”中有关“主席缺位时,由副主席依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之顺位代理之。”“主席缺位不足一年时,由副主席依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之顺位代理至次任主席就职之时止。”的规定,在有需要时无法执行,可能会酿成“章程危机”。江启臣要在“改革”中不设副主席,也要等到“全代会”召开时提出“修改党章案”将相关规定予以删除,才可实行。 

而“内政部”则澄清,国民党主席变更并无退件情形,并已予以备案。这等于是国民党已经办妥申请变更政党负责人登记的手续,“内政部”承认江启臣的国民党主席的地位。至于国民党未有执行“党章”的规定,可能是认为这是政党和人民团体的内部事情,并非是《政党法》和《人民团体法》的规定,因而公权力机关管不着。 

韩国瑜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当选,并于十二月宣誓就职高雄市长之后,一直没有提出过要按照“党章”的上述规定,担任国民党中常委的事。这可能是韩国瑜一方面不了解“党章”有此规定,另一方面正在参选“总统”,忙得不亦乐乎,无暇了解此规定。而且,在当选“总统”后,按照“党章”规定,就是当然党主席,还是家喻户晓的规范,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都是如此。既然如此,倘是能当选“总统”,就将是在中常会享有拍板权的党主席,而中常委往往只有“鼓掌通过”的“权力”,因而可能也有所不屑于中常委的职务也。 

但毕竟曾经胜选希望很高的韩国瑜,是落选“总统”了,因而也就当不成当然党主席。而现在经“国民党被退件”的新闻这么一闹,韩国瑜从中得知“党章”中有“指定中常委”之设,既然国民党已经在野,党籍“直辖市长”就是“党章”所指的政务官,而且还是最高职级的政务官。因而他就是当然的“指定中常委”,提出要接任中常委的要求。而国民党中央也是如此地理解“党章”的相关规定,因而也就接纳了韩国瑜的要求。 

韩国瑜此举,可说是为达成“一个方向,两种准备”创造有利条件。其中“一个方向”是明年五月参选国民党主席,并不排除此后还将会籍此再次参选“总统”。而“两种准备”,则是对“罢免案”的成败,拟妥两种不同的因应方案,力求进退两宜。 

从各种数据比照看,“罢免案”获得通过的机率并不低。当然,罢免案”投票不同于选举投票,一方面选民们的投票积极性,并不如选举投票那么高,“罢免案”可能会跨不过选民总数百分之二十五的“投票率门槛”。另一方面,“罢免案”并不像选举那样,有政党动员并进行竞选宣称,就以“高雄市长罢免案”为例,是由几个松散的团体发起,民进党出于各种原因,虽然支持并参与,但并没有明显地介入,因而可能不会动员及宣传的力道都不足。而且,目前是抗疫的关键时刻,防疫宣传要求“不群聚”,选民们的投票意欲可能不强。 

如果“罢免案”未过,韩国瑜当然可以继续做其高雄市长下去。,而且《选罢法》规定,未来三年内不得再次发动“罢免案”,而在三年后,韩国瑜的首任高雄市长任期也已届满,等于是披上了“金钟罩”,更为有于其争取连任。在此情况下,他所兼任的国民党中常委,“含金量”就更高,更为有利于他在明年五月竞选党主席。有了党主席的“法器”,再加上高雄市是台湾地区人口第三多的“直辖市”,比台北市的人口还要多,可而且到二零零四年,蔡英文已经不能再次参选争取连任,而他本人也吸取教训,努力善自己的个人作风,那就无论是与民进党的赖清德和郑文灿中的一人,还有柯文哲相拼,未必没有机会。 

倘“罢免案”通过,韩国瑜就不但不能参加高雄市长补选补选,也在一定年限内不能参加各种公职选举,因而他的最高职位,就是国民党中常委了。虽然没有大权,也没有薪俸,但却与其他有正业的中常委不同,在没有其他公私职务困身之下,以中常委的身份到处“趴趴走,以拉拢感情,积累人脉关系,并结合竞选“总统”时的经验,明年参选党主席。 

必须注意的是,韩国瑜在“总统”选举中,得票率为百分之三十八点六一;而国民党在“不分区选举”中,政党票的得票为百分之三十三点三六,因而可说是韩国瑜所拥有的民意,高于国民党的党意。因而他竞选党主席,赢面将会较大,朱立伦可能会失去这最后的机会。 

虽然也有人鼓弄侯友宜参加党主席选举,甚至还有人认为他有实力代表国民党参加二零二四年的“总统”大选,但侯友宜却是低调以对。而且并没有意愿出任国民党的“指定中常委”,而是埋头于市政事务及防疫。显然,他一方面是深明“枪打出头鸟”的道理,韬光养晦,避免夭折;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有部份深蓝党员对他的所谓“蓝皮绿骨”背景,仍然未能完全释疑。 

台中市长卢秀燕也没有接任国民党中常委。她的情况与侯友宜不同,她是感受到未来强劲对手压力的严重威胁。虽然林佳龙可能不再卷土重来,但有蔡其昌等人对她构成严重威胁。她必须努力做好市政,争取选民人心和支持。虽然中常委的表面权力很大,但其实并不有利于台中市政府的市政事务发展,因而她连党主席召集的县市长防疫会议也“懒得出席”。既然如此,不担任中常委,并不会妨碍她的市政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