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曾铭宗:蔡政府纾困三大缺失如“瞎子摸象”

中评社台北5月5日电(记者 倪鸿祥)中国国民党“立委”曾铭宗接受中评社电话访问时指出,这次疫情影响,如何照顾台湾147万家中小企业以及1千万个劳工非常重要,苏贞昌提各种纾困政策有三大缺失,一是没全面盘点受创产业与行业;二是没有整体策略与方案;三是申请、发放繁琐复杂,因此政策一提出就像“瞎子摸象”。

曾铭宗61岁,台北大学企管系博士,曾任合作金库总经理、金检局长、“财政部次长”兼“国安”基金执行秘书、台湾银行董事长,“金管会主委”;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代理秘书长,现为党改革委员会财经组召集人、不分区“立委”,长期担任“立法院”财经委员会委员。

苏贞昌的行政团队连续几周以来,各自公布各种不同纾困政策,有的是业者申请,有的是劳工申请,但都得附相关证明,连绿委都抱怨“看得到吃不到”。苏贞昌昨天(4日)又亲自宣布扩大纾困方案,提出两种发放现金1万元的对象,估计共170万人受惠;一是凡有工作但无军、公、教、劳工等保险者,例如举广告牌、卖玉兰花、流动摊贩,个人接案者等;二是农渔民报税所得在新台币50万元以下、未领3万元纾困金者。

曾铭宗接受中评社电话访问时表示,民进党政府的纾困政策,理应好好调查、盘点、规划,如何妥善照顾台湾147万家中小企业及1千万个劳工,他不愿批评个人,但这次的纾困政策有三大缺失,看起来好像杂乱无章。

他分析,第一,这次整个疫情的发生,到底哪些产业受创比较严重?哪些行业受创最惨?民进党政府没好好全面盘点,没有系统的调查,现在看起来是针对服务业、制造业及其底下的员工,可是到底哪些行业受灾最重?没有说明,因为没有系统调查,所以提出的纾困政策又多又杂,让人感觉像是“瞎子摸象”、今天想到哪里就做到哪里。

第二是纾困政策没有整体策略与方案。各部会有不同的补助,到底什么行业、雇主与劳工该向哪一个单位申请纾困补助,容易让人搞混,感觉各部门“踢皮球”。

政府看很多人领不到补助而抱怨,又提新的纾困方法,像是昨天说要将没有职业保险、无雇主的劳工、报税所得在50万以下的农渔民纳入纾困,这就是纾困政策没有整体策略与方案。

第三是申请、发放方式繁琐复杂。各项纾困补助、贷款,业者或劳工都得申请,各需不同资格条件与证明,但很多经济受创严重的小型家庭商家、店家、摊商都难出证明,这就造成真正需要纾困的人“看得到吃不到”。

他指出,国民党早就建议用报税金额来排富,直接主动发放现金,这样才会快又有效率,也能真正救急到排富以外的大多数民众,但民进党政府不愿采用,一开始还批评报税排富有问题,可是现在他们又说要用报税所得来排富、直接发放现金,所以慢慢可以看得出来,民进党政府悄悄在“发夹弯”,但无论如何,总是乐见他们做调整。

曾铭宗指出,政府提出酷碰券方案,编列预算只有110亿元,而且限制太多,海外没人这么做,不管是美国、日本、韩国都是发放现金,或者发放等同现金的消费券,但民进党政府的态度看得出来,就是不愿采用国民党过去发消费券的作法,一开始也不愿采用国民党建议直接发现金,坚持要采用他们的酷碰券,其实民众受影响都没有钱了,怎么愿意先拿一笔钱出来消费再领只有1千元的酷碰券?这个政策的效果真的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