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于强:台北法案套路,美国十几年前败过多次

  中评社北京5月11日电(作者 于强)2020年的《台北法案》,说美国要支持台湾取得不以主权国家为资格的国际组织会员与适当组织的观察员身份,但是,《台北法案》并未明确提到世卫组织和世卫大会的名字。

与《台北法案》不同,2009年前,美国国会通过的,关于台湾地区和世卫组织、世卫大会的法案一共有5个。这5个法案每一个,都在法案中明确提到“世卫组织”或者“世卫大会”。而且,这5个法案,每一个都是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每一次都是总统签署成为法律。但是事实证明,这5个法案最后都是空文一张。

我们整理了5次法案的相关信息,如图所示。

从内容上看,第1次的重点是“写报告”,要求国务卿给国会提交个报告,说明 “美国如何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第2、3、4、5次的重点是“支持台湾成为世卫大会的观察员”(endorse and obtain observer status for Taiwan at the annual week-long summit of the World Health Assembly)。细究起来,第3次与第2、4、5次又有点不一样,增加了“延期”的内容。为什么会“延期”,这与总统签署法案的时间有关。

从时间上看,美国国会参众议院通过“支持台湾成为世卫大会的观察员”的法案,是在世卫大会召开之前。但是总统都是等到世卫大会闭幕之后,才签署法案。也就是说,法案成为美国法律的时候,世卫大会已经开完了。这才有第三次提案(H.R.2739)的“延期”。

2001年的H.R.428提案让台湾参与2001年的世卫大会,结果美国总统2001年5月28日签署的时候,第54届世卫大会早已于2001年5月22日闭幕了,也就是说虽然总统签署了,但是这个法案注定无法落实。因此2001年8月2日,美国众议员谢罗德•布朗再度提案H.R.2739,把“支持台湾成为世卫大会的观察员”的年份从2001年改到2002年,这个法案参众两院通过后,送到白宫请总统签署。不过,虽然总统在2002年世卫大会召开前签署了这一法案,但是台湾依然无法参加2002年的世卫大会。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延期”也就这一次,此后2003年、2004年两次提案,继续延续了法案“国会在世卫大会召开前通过,总统在世卫大会结束后签署”的模式。

另外,从参与联署的法案议员数(Cosponsors)看,呈现了一个逐渐递减的情况,2001年提的法案,联署人数有92人、24人,到了2003年、2004年再提案的时候,联署人数就下降到10人、13人。

另外,除了国会立法之外,美国政府的官员、国会议员还曾使用发表演讲、给世卫组织总干事写信等方式表达“支持台湾成为世卫大会的观察员”的想法。

发表演讲方面,2002年5月14日,美国卫生部长汤普森在日内瓦世界医学会发表演讲,表示“美国支持台湾成为世卫大会观察员”,这是美国卫生部长首次做这样的公开表态。2003年5月21日,美国卫生部长汤普森在日内瓦世界医学会发表演讲,再度表示“支持台湾成为世卫大会的观察员”。2004年5月17日世界卫生大会开会,美国在总务委员会发言,表示“美国支持台湾成为世卫大会的观察员”。

写信方面,2003年5月14日美国卫生部长汤普森写信给世卫组织总干事布伦特兰,2004年5月1日美国卫生部长汤普森写信世卫组织总干事李钟郁,2005年5月美国卫生部长莱维特写信世卫总干事李钟郁,表达“支持台湾成为世卫大会的观察员”的想法。国会议员方面,2003年5月5日,四个美国国会议员给世卫组织总干事布伦特兰写信,2005年十几位美国国会议员给世卫组织总干事李钟郁写信,表达“支持台湾成为世卫大会的观察员”的想法。

当时,美国还不像今天这样拒不缴纳世卫组织会费,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不断则指责世卫组织及其总干事。但是十几年前美国的行为,卫生部长写信也好、国会议员写信也罢,卫生部长发表演讲也好,美国代表在总务委员会发言也罢,都无法让台湾成为世卫大会的观察员。

十几年来,中国和美国的实力对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十几年前,台湾方面不可能借美国的支持成为世卫大会观察员,十几年后,当然更不可能。

(作者系国际关系学院公共管理系教授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