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议员讽郑文灿男版陈菊 桃园债务翻2倍

105764306

牛煦庭要送“桌上型市债显示器”给郑文灿,但是郑最后没有收下。(照片:撷取桃园市议会直播)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桃园5月12日电(记者 黄文杰)无党籍桃园市议员牛煦庭上午在议会总质询说,桃园市长郑文灿在2014年底上任,桃园债务新台币260亿元,现在翻了整整两倍,预估到2022任满时会接近四倍,可能超过千亿元,他引述网路形容郑花钱是“男版陈菊”,并当面送“桌上型市债显示器”希望警惕,不过郑最后没有收市债显示器。

郑文灿解释,主要是遇到桃园重大建设陆续开工,“万箭齐发”,但是公共举债上限不会超越,建设支出也会滚动检讨,债务进行调配,中间建设期有五年,经费支出比较多,但是五年后,桃园市财政会更好。

牛煦庭上午以“大桃园、算总帐”为题目,在议事堂就教郑文灿,双方数度交锋,好比议员恭维“长袖善舞,朋友多多那一型政治人物”,在争取预算当然有利,但是前瞻补助桃园两千亿?是不是事实?已经匡列吗?还是选举语言,听听就好。郑立刻澄清,“没有长袖、也没有善舞,朋友多多,敌人少少”,收到补助函一千多亿元,但是总工程经费超过两千亿元,选举语言仍然是承诺,也没有跳票,如果“拆了我的台,当然会找市籍“立委”抗议”。

牛煦庭引述郑文灿日前谈重大交通建设,有感而发,还吟诗作对,说“交通建设要超前,规划设计需要钱”,但他认为打油诗还缺两句,如果“中央”再亏待桃园,应该补上“分配资源挺桃园,文灿入主“行政院”,传唱整个桃园,让“灿院长”把桃园的两千亿讨回来怎么样?

接着探讨老人领敬老金,牛煦庭先向郑文灿抱歉,先试算郑到达老年人口标准是2032年,那一年,全台湾老年人口一共588万人,假设桃园市老年人口占比与现在相同是7.6%,那将会有44万7千多人,每人发9500元,一年就是40亿,按照同样的模型,桃园从现在发到那个时候,会发掉456亿,恐怕花掉一条轻轨建设经费,多么令年轻世代汗颜的剧本? 

牛煦庭建议,三节礼金、重阳敬老金本来就是要讨老人家欢心,这完全没问题,不赞成排富,但站在年轻世代的立场,要求桃园市政府有所节制,也就是规定总额支出的“天花板”理论,钱照发但是金额会调整或下降,不是无限制发钱,到2032年,可以为桃园省下整整一百亿元。

进一步探讨市债议题,牛煦庭引述网路形容郑文灿花钱就是“男版陈菊”,认为要摆脱这个恶名,要认真思考2022年桃园市长任满,桃园会背多少债务?会不会超过1000亿?作为治理者,您认为桃园市应该至少保留多少举债额度?还是借好借满借到爆?

牛煦庭说,郑文灿在2014年底上任,桃园债务260亿元,现在翻了整整两倍,预估到2022任满时会接近四倍,然后还有一大堆开出去的支票,会有多少潜藏的负担,我们就不细算了,最后送郑文灿“桌上型市债显示器”,但是郑文灿并未当场收下。

郑文灿解释,在他任内,桃园建设有史以来最多,“万箭齐发”,很多是“中央”补助、地方也要配合款,如果考量地方债务,自然会进行滚动式检讨,就有可能建议的建设,没有办法全部承诺,债限上限有规定,也没有任何一届市长可以用完,中间建设期有五年,经费支出比较多,但是五年后,桃园市财政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