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王金平“浦头”还想发挥余热?

105764893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5月13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罢韩案”迫在眉睫,从各种民调包括国民党中央自己进行的内部民调看,“罢韩案”有较大机率获得通过,国民党好不容易才收复丢失了二十年的南部重要都市,又将陷落。而在今年一月十一日的“立委”选举,高雄市八席“立委”全由民进党尽括囊中,连军眷较多本来是国民党票仓,因而在此前国民党“立委”候选人还可守得住的的左营、楠梓选区,也告失守之下,倘是高雄市也重新落到民进党的手中,就真正是台湾南部“一片绿油油”了。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面对此危机情势,日前指示秘书长李乾龙成立“罢韩案因应小组”,并由李乾龙亲任召集人,副秘书长李彦秀及柯志恩、文传会主委王育敏、组发会主委叶寿山、革命实践研究院长罗智强等人等人为小组成员。党中央每星期做一次民调,小组成员也前往高雄与韩国瑜当面讨论相关策略,可能会等待到“五二零”后公开宣布。

韩国瑜更是没有闲着,一边努力经营市政一边筹划反制“罢韩”。本月七日,在国民党不分区“立委”林文瑞安排下,韩国瑜与王金平餐叙。据说韩国瑜本身不好意思提及“罢韩”,但由其他人提出来。王金平表态说,他身为国民党员,有机会就会出来帮忙。“但是否出来帮韩国瑜说话,也必须看情势发展。”  王金平说,他已是一介平民,可发挥的力量可有可无;但他以前力挺韩国瑜选市长,找工总、商总帮忙,一路支持到当选,当然就是希望韩把高雄市长“做好做满”。况且只做一两年不会看出成绩,当然要继续让韩做满。

从这番话中可以看出王金平的矛盾心态。一方面,自“总统”和“立委”大选后,一直声称参选“总统”要“选到底”,但却取不到“入门券”的王金平,就很少露面,但似乎又不甘寂寞,希望有机会再战江湖。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展现身手”的机会,当然绝不会放过。然而,从“是否出来帮韩国瑜说话”这句话中,可以窥见他至今仍然对韩国瑜“夺爱”极不谅解。因此,他即使是出山帮忙,也是帮国民党,而不是帮韩国瑜。实际上,在“总统”、“立委”大选的后期,他就曾公开说过这样的话。

王金平对韩国瑜的不谅解,源于韩国瑜对王金平的“背信”。当初在高雄市长选举过程中,王金平协助韩国瑜发动组织“三山造势”,成功地将韩国瑜的“空军”(网络声量)转型为“陆军”(群众动员),是韩国瑜胜选的关键因素之一。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是有条件的,就是韩国瑜支持王金平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而韩国瑜也作出了承诺。王金平可能自己估计,由于在二零一六年的“总统”大选前夕,时任国民党主席的朱立伦因为怯战避战,曾两度请求王金平代打,因而才有“防砖民调”等小动作的出笼。因而朱立伦也将不会参加二零二零年的“总统”大选,他本人就可展现在南台湾的实力,再加上在政坛经营四十多年积累的充沛人脉关系,应可获得国民党提名,并进而当选“总统”。正因为如此,后来他就形成了强烈的“代入感”,无论客观外在形势是否对其有利,都在强调“参选到底”。 

但讵料韩国瑜当选并出任高雄市长后,无法抵挡“更上层楼”的巨大诱惑,并在身边人尤其是夫人的推动下,决定参选“总统”,这让王金平极为不满。如今韩国瑜不但输选“总统”,而且连高雄市长也将会被“罢免”,他可能会大有“你都有今日”的幸灾乐祸感觉。但撇开与韩国瑜的个人恩仇,当国民党遭遇“罢韩”的重大政治危机时,他作为国民党的老党员,又必须站出来为党分忧担愁。不过,为党不等于为韩国瑜,虽然国民党中央发动的反“罢韩”行动,其具体力保的人物,还是韩国瑜。

其实,王金平此次出来,可能还有另一层意图,就是要籍此为阶梯,再次踏上仕途。尽管他已经七十九岁,但身体精力条件尚好,不愿就此退出政治舞台。如果还有机会,绝对不会放过,还要“发挥余热”。

早在“总统”大选过程中,当时的党主席吴敦义就曾南下,与王金平等人商量,在韩国瑜当选“总统”后,必须辞去高雄市长职务,国民党必须推出候选人参加高雄市长补选。当时初步确定由高雄市副市长李四川承担此责任。

实际上,直到现在,仍有不少人认为李四川是适当人选,高雄市民对他有一定好感。李四川是技术官僚型人物,并非政客,埋头实干,在新北市副市长任内的表现为自己树立了“口碑”;他还曾出任过“行政院”秘书长和国民党中央秘书长,协调能力也强。更重要的是,在韩国瑜请假参选“总统”的过程中,他把市政事务做得较好。如果从选举的定义是“选贤举能”,并能做到乾净选举的角度观察,李四川胜选的机率是较高的。

但台湾地区的选举已经变质,不再是“选贤举能”,而是政党利益的混战,还祭出各种“奥步”手段。作为缺乏“机心”,老实忠厚的李四川,就显然将难以适应台湾内部的选战心态。实际上,直到参加高雄市长补选设籍最后期限的昨日,作为高雄市副市长的李四川,都仍然未将其户籍迁到高雄市,这就证明他已经完全放弃参加高雄市长补选了。而另两位高雄市副市长叶匡时、陈雄文,也同样是并没有将其户籍迁往高雄市。

值得注意的是,前段时间曾有呼声推拱参加高雄市长补选的江启臣、朱立伦,也是直到昨日仍未迁籍到高雄市,因而他俩也将不会参加高雄市长补选。 

因此,国民党内不少人认为,只能是在高雄市内找在地人了。不过,数尽能够“拿得出手”的政治人物,如前“立委”陈宜民、黄昭顺、现任不分区“立委”吴怡玎,还有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庄启旺、高雄市议员黄柏霖、黄绍庭等人,都并非是市长选举一级的战将,而且这些人也未必会有意愿。

不过,倒是民进党人为国民党支招,民进党籍“立委”王定宇前日在政论节目中指出,若韩国瑜被罢免下台,国民党前党主席吴敦义、前“立法院长”王金平可能会成为国民党推派的补选人选。王定宇还指出,江启臣若户籍迁到高雄,以后都不用选台中市长了;而李四川、叶匡时若户籍本来就在高雄,就没这问题,“可是平常不在,你现在给我迁来,你是当作老板快要挂掉了喔?”因此,只有做过高雄市长的吴敦义,及作为高雄在地人的王金平,可以承担起此责任。

但是,在二十一年前的高雄市长选举中,进行“市长卫冕战”的吴敦义,因为麻痹轻敌,被民进党“空降”于此的谢长廷,以其阵营一招“绯闻录音带”打得昏头转向,仅以四千多票的轻微差距铩羽饮恨后,就已经将其户籍迁离高雄市,虽然后来经过司法鉴定,这盘录音带是伪造的,但已经木已成舟,无法返回高雄市政府大楼,因而他已把高雄市视为自己的伤心地。实际上,据说直到昨日,他也未将其户籍迁往高雄市。

最后就剩下王金平了。实际上,他就是高雄市在地人,根本不用迁户籍。而且他具有在地优势,与当地地方派系势力关系密切,两年前高雄市长选举时发动“三山造势”的能量,令人亮眼,如能保持不散,说不定就是“韩国瑜第二版”。这正是对王金平充满诱惑之处。

正是有此背景,王金平才那么“关心”令他深恶痛绝对韩国瑜的“罢免案”,并答应出来帮忙。如果连“罢韩”都不出来表态,在国民党进行高雄市长补选的内部提名时,就将大为“失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