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杨建平语中评:台湾想稳住巴拉圭是一大挑战

中评社新北5月18日电(记者 黄文杰)巴拉圭参议院日前投票表决要求和台湾断交,以25票反对、16票赞成遭到否决。台湾致理科技大学拉丁美洲经贸研究中心研究员杨建平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中国的“防疫外交”不能说没有效果,尤其拉丁美洲24个邦交国已收到中国医疗物资,美国对自己疫情自顾不暇,也没有看到对“后院”国家,提供任何抗疫协助。他分析,台湾想继续稳住南美洲唯一“邦交”国巴拉圭,是一大挑战。

杨建平,国防大学政战学院政治研究所硕士、萨尔瓦多三军指挥参谋学院、瓜地马拉马若金(Francisco Marroquin)大学资源管理研究所硕士、巴拉圭战争学院战略班、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博士,远景基金会拉美暨非洲组召集人。研究专长:中国对拉丁美洲政策、中国与拉丁美洲经贸关系发展、拉丁美洲区域整合、中美洲与“中华民国”关系演进,1990年曾出版“尼加拉瓜桑定主义”专书,现为宏都拉斯国防大学(UDH)荣誉教授、致理科技大学拉丁美洲经贸研究中心研究员。

巴拉圭为台湾在南美洲唯一“邦交”国,由于是内陆国,经济发展落后,与台湾地理位置相距遥远,对外交通运输不便,这次疫情更因为防疫物资援赠问题,外交可能生变。但是蔡政府多次强调,台湾与巴拉圭长年邦谊密切友好,巴国阿布铎“总统”(Mario Abdo Benítez)也多次在各种不同场合公开力挺台巴深化外交关系。

杨建平指出,台巴外交危机,要从近年来国际及拉丁美洲区域情势的大环境变化来观察,国际情势当然是美中两大强权的对抗,从贸易战、科技战到目前新冠病毒的论争。

他分析,进入21世纪后,拉丁美洲在国际关系层面上有两个重大的改变:首先是911事件后,美国的战略重心转向“反恐”,忽略了对拉丁美洲“后院”经营,美国对拉丁美洲的影响力明显下降。特别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执意斥巨资修建美墨边境围墙、以粗俗轻蔑言语羞辱中美洲非法移民国家,更于2018年4月临时缺席在秘鲁举行的第八届美洲国家高峰会议。

杨建平说,反观中国经济崛起,对进口南美洲原物料的需求大增,中拉经贸与投资关系高度发展,中国成为拉丁美洲第二大贸易伙伴,中拉经贸关系的成长并“外溢”至政治甚至军事层面的合作,一旦接受或承认“一中原则”,将可获得中国大陆远高于台湾的援赠、政策投资及进口产品,就会看到昔日在拉美最坚定支持台湾的国家,相继选择北京政府。

他说,巴拉圭是台湾在南美洲唯一“邦交”国,面对北京政府的积极外交攻势,蔡政府当然也要以经贸来稳固邦谊,虽制定奖励企业赴“邦交”国投资政策,但巴拉圭台商大多仅开店从事“贸易”,而无意设厂进行“投资”,1990年代出资设立的“东方工业区”,虽经大力宣导,但无法吸引企业进驻,终告失败。

杨建平认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台湾自豪于“口罩外交”,但是中国大陆也在拉美大力推动“防疫外交”,3月24日与拉美政府官员及专家举行视讯抗疫工作会议,并派江苏省组建8人抗疫医疗专家组于3月30日抵委内瑞拉,援助检测试剂盒、防护衣、护目镜等医疗物资,并援赠厄瓜多、阿根廷及乌拉圭等国家医疗物资。

他告诉中评社,当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赠送中国大陆在拉丁美洲阿根廷、巴西、智利、古巴、厄瓜多、多明尼加、萨尔瓦多、秘鲁、巴拿马等24个邦交国200万个口罩、40万个检测试剂及104具呼吸器,而且马上送到。相对于台湾捐赠口罩数量与医疗物资给巴拉圭,当然会“有所比较”,接着就看到巴国提案跟中国建交,以争取中国提供医疗防疫物资及巴国农产品直接外销中国市场。

该提案经参议院于4月17日临时会进行表决,全数45名参议员中计有41人出席,25票驳回,16票赞成,巴国参议院依据表决结果正式驳回左派大阵线党团的提案,并予以存查。

杨建平表示,拉美也是中美对抗的战场,中国大陆大力推动“防疫外交”,举行抗疫视讯会议、结合中资企业及侨界捐赠抗疫医疗物资,甚至派遣医疗专家组,此同一时期,美国似乎对自己国内疫情自顾不暇,未见对“后院”国家提供任何抗疫之协助,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台湾想继续稳住南美洲唯一“邦交”的巴拉圭,是一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