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黄清贤:美国打“台湾牌”成本低 台湾风险高

105773849

黄清贤受访。(中评社 李其桦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南5月23日电(记者 李其桦)美国近期不断打““台湾牌””升高中美对抗态势,前中国国民党大陆事务部主任黄清贤接受中评社访问分析,美国打““台湾牌””是因为廉价而且风险最低,但对台湾却是风险最高,因为台湾美国推上前线,两岸随时面临擦枪走火的风险。

黄清贤曾任中国国民党主席特别顾问兼大陆事务部主任,现为中华两岸新时代交流协会理事长。

谈到当前中美对抗形势,黄清贤表示,过去美苏冷战是政治、军事和意识形态的对抗,现在中美的新冷战除了上述三者之外,更扩展到经济、文化、科技、媒体、网路层面的对抗。因中美实力对比的改变,美国为抑制中国崛起,尤其是过去以西方为主的话语权受到中国崛起挑战,所以必须拉高危机意识,把中国塑造为敌人。

黄清贤进一步分析,当一个国家出现动乱或内部问题,如美国最近疫情失控,特朗普不能说自己治理无能,必须甩锅给中国,指控中国疫没有控制好疫情、没有透露消息,特朗普更进一步把中国塑造为敌人,无限上纲升高对抗态势,让美国人民觉得选到有为的“总统”,因为他帮助美国解决危机。

黄清贤表示,民进党不是不知道美国的算盘,但没有选择空间。也许在今年11月前特朗普会亲自对蔡英文发出贺电,继续拉高对抗层级。

黄清贤强调,打““台湾牌””对美国而言是风险最低的,但对台湾而言风险最高,美国只要在后面讲几句话,成本比派军舰巡航南海更安全便宜,但是被推到前线的台湾,跟中国大陆随时有擦枪走火的危险,如果两岸因此发生冲突或战争,美国可藉此向全世界宣传,中国挑起战争就是侵略者。

黄清贤认为,台湾盘算错了,民进党的两岸关系上的无能和无法前进,只能跟美国国家利益挂勾,如此将为台湾带来风险,风险来自于和地缘政治和实力的对比,首先,美国距离中国有一万公里,再者,两岸实力对比差距太大。第三,美国特朗普强调美国第一,以美国人的利益优先,失去台湾确实对美国的利益影响很大,影响整个西太平洋的战线,可能往后退缩到关岛,但还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但对中国而言是核心利益。

为何民进党没有选择与大陆交往的空间?

黄清贤表示,民进党确实想要两岸和平,但他们要的是国与国关系的和平,但那对大陆而言是不可能的。大陆很清楚就是一中原则,国民党在九二共识上跟大陆可以有模糊性共识,民进党把它清晰化就没有退路,全世界基本上会站在中国这边,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中华民国”更没有存在地位。

黄清贤说明,因此民进党希望寻求美国的帮助,让“中华民国”在国际的地位能够凸显,但是美国也不是笨蛋,不会让台湾用国家的名义出现,说鼓励台湾加入国际组织,但在美方所有的官方文件里面都看不到。

为何美国不愿帮助台湾建立实质性国际关系?

黄清贤解释,因为会让中美对抗成本变高﹐例如这次WHA世卫大会,美国一旦帮助台湾提案,就会涉及中美之间的冲突,与中美三公报抵触,就会变成中美之间的外交危机,这时不是美国想要断绝跟中国的外交关系,而是中国想要跟美国断交,因此美国不想走到这一步,基本上中美一直在玩”斗而不破”的游戏。

未来中美关系会如何发展?军事对峙常态化是否有可能引发战争?

黄清贤表示,中国有庞大的采购能方,纵使特朗普11月连任,也要修复中美关系,把经济给平衡回来,虽然美国对台湾友善,不代表在政治上要放弃自己的国家利益。如果未来美国愿意改善中美关系,2021年两岸关系可能会有转机,这是两岸比较正面的发展。

黄清贤认为,对两岸比较负面的发展是,只要大陆没有在贸易上给美国合理想要的答案,基本上美国会继续打““台湾牌””;其次,中国只要军力不断提升,在南海的影响力愈来愈大,任何人只要选上美国总统,铁定会继续对抗大陆,但即使是对抗,还是一种”斗而不破”的关系,因为中美双方都有毁灭性武器,牵一发而动全身。

黄清贤表示,中美在南海有可能发生冲突,但顶多像1999年的中美军机对撞,那已经是最严重的了,那已经是擦枪走火,再继续下去双方都会设立停损点。假使民主党拜登当选,中美关系会相对必较和缓,会回到奥巴马时代的印太战略,会用采用围堵来对付中国,而不像特朗普是用对抗的方式。反之,特朗普如果连任,中美还是会维持对抗态势,这与他个人特质有关。 

黄清贤向中评社表示,中美回不去过去的关系,只要中国一直在崛起,中美的对抗会愈来愈强,台湾的地位会愈来愈重要,但相对风险也愈来愈高。至于风险要如何避免?“中华民国宪法”是很好的护身符,能够稳住大陆的质疑,只要台湾遵循“宪法”,大陆就会觉得台湾没有急独或往独的方向走,因此会在一个中国底下让台湾有一定的空间;否则单方面往美国方向走,对大陆而言不仅是“台独”,更是结合外力对中华民族大复兴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