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郭育仁:中美未来主要争端在南海

105773801

中山大学中国与亚太区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中评社 蒋继平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高雄5月23日电(记者 蒋继平)针对目前亚太地区的情势,中山大学中国与亚太区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美国虽然受到航母染疫因素还是加强海空战力,而解放军到台湾东部海域进行远洋航训对美国仍威胁不大,未来主要争端还是在南海。他认为,传出中国在南海设置防空识别区(ADIZ)主要是进行威吓与心理战,实际上难以执行,台湾在安全上就是做好万全准备不要松懈。

郭育仁,1973年生,台南人,美国南加州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山大学中国与亚太区域研究所教授、财团法人“国策研究院”文教基金会执行长。研究领域:亚太安全议题、美日关系与军事同盟、日本国防政策与国防工业。

美国近期布局第一岛链最近有何改变?

郭育仁指出,最近美军在亚太地区大改变,第一是四艘航母染疫,亚太地区没有美航母是罕见情形,改部署黄蜂级两栖攻击舰,属于轻航母,还是保有一定海上空中武力,舰载机战力仍远远高于辽宁号。第二是从关岛把B-52“同温层堡垒”轰炸机撤走,取而代之的是B-1B超音速战略轰炸机,优点是速度快、载弹量大、雷达匿踪性能高,典型用空中优势武力来压制中国的海军。

另外,第三是美国最近几个月在南海、东海、第一岛链与第二岛链之间有许多军事演练,和以前例行性不同的是,假想敌明显针对中国,譬如B-1B超音速战略轰炸机在台湾周边绕行。

有关美国、中国在台海周遭较劲,郭育仁表示,美军过去在台海通过很正常,只要没有开启敌我识别,代表就是不明军舰无害通过,也是国际惯例,没有政治意涵;打开敌我识别就是刻意让中国知道,但本质并没有改变。中国之前在台湾东部海域进行演训,中国虽然没有针对台湾,但对台湾就是武吓,具有政治效果。

至于台湾的反应,郭育仁表示,台湾红线画得很清楚,第一时间选择拍照并且即时监控,意涵是若解放军有不该有的动作,台湾也会有相对应动作,警告解放军不要有不理智行为。

郭育仁又说,很多军事行为有军事意涵,中国若以成为世界一流军事大国为目标,长航演训是一定要做的,加上中国对民进党政府采取高标准看待,也会有文攻武吓效果,但中国和台湾两边都清楚底线在哪里,都没有理由做不理性行为,他认为,久了就会变成骚扰的反效果。

针对传出中国大陆将在南海设置防空识别区(ADIZ),对台湾有何影响?

郭育仁认为,中国在南海有很多动作,譬如要画设南海识别区、既有西沙群岛的永兴岛和永暑礁有更多军事建设等等,这个发展方向会让中、美两国军事关系越来越紧张。

他解释,因为中国在北边施展空间有限,朝鲜半岛牵涉6国家包含俄罗斯,所以太复杂,东海有美日、美韩同盟,冲绳也有美国部署重兵,解放军都是被锁定的对象,台海是更敏感,中国唯独在南海有施展空间。

郭育仁说,中国解放军到台湾东部海域进行长航远训对美威胁性低,反倒中国如果在南海有进一步动作,才会造成中美关系一直不断紧张。

他认为,要画设南海防空识别区,毕竟重迭太多国家,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要认真执行还是有困难,目的就是进行威吓与心理战,且以目前东海防空识别区来说,重迭这么多国家也没有确实在执行。

郭育仁强调,台湾的“国防”建设本来就是要因应任何可能性,不能理性判断不会就完全不准备,都要推测可能的后果,因此就是做好万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