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美台关系不易变 黄介正:台湾被选边

中评社台北5月25日电(记者 郑羿菲)针对中美台三方关系,前陆委会副主委、淡江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25日上午在座谈会上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把世界政经情势狠推到决策品质与国家体质的竞赛,在可预见的未来,台湾被选边几乎已成定论,短期内中美台的关系不容易改变,许多情势都不容许大家做完整性的战略转弯,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连任成为台湾政策取舍的第一个参考点,即便特朗普连任,对中态度会否改变也都存有变化,毕竟执政8年,但家族事业是永久的,可能会影响到特朗普,这些都有可能变化。

国际关系学会25日举办“后新冠肺炎时代的国际政经新格局”座谈会,由国际关系学会会长苏宏达主持,并邀请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张登及,台湾师范大学东亚系教授王冠雄,中信金融管理学院讲座教授、台湾大学经济系荣誉教授林建甫,国际商贸文化交流基金会执行长胡天盛与谈。

黄介正在座谈会上表示,新冠肺炎是世界政经情势的催化剂,选边站是我们老早就有的压力,不是等新冠肺炎才感受到华为等到底该怎么处理,大陆对台政策也不是疫情发生后,也酝酿了一段时间,新冠肺炎是把这些趋势用力的狠推了一把,这一把推到决策品质与国家体质的竞赛。

黄介正说,美国对华、对中政策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利润导向,以特朗普为主、一派则是意识形态导向以国务卿蓬佩奥、与副总统彭斯为主,从前年10月4日到去年10月24日,彭斯两度讲说台湾对民主的实践是为全体华人提供更好的路径,蓬佩奥从去年演讲更直接切割共产党与中国人民,且出现在媒体或谈话中的频率越来越高,这些切割的方法到底会不会在下一任选举变成更大的声量与主流?当然要看特朗普是否胜选。

黄介正认为,先不看美国民主党的拜登,我们注意在台湾面对共和党无论是特朗普占上风,还是中美持续竞争拉回到过去熟悉的反和平演变,也就是说意识形态斗争,去看美国决策过程中,特朗普高官中有很多撰稿人,加上政策分析的人,他们对于中国大陆更有意识形态的切割,认为共产党一党专政才是所有问题所在,而在中国反而认为特朗普才是问题所在,当双方都认为彼此是问题所在,台湾就很容易被边缘化。

黄介正指出,我们现在每天看到的新闻、研究报告,好像感觉美国有点不寻常的重视台湾,而中国大陆有点不寻常的轻蔑台湾,明明知道台湾是中美两国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但大陆尽量不提台湾或矮化台湾,这两个过渡会不会让台湾政府做重大决策时,面临一个很难的困境,若没有完整政策辩论或兵棋推演,可能很难去做好的判断。

黄介正表示,在目前可预见的未来,尤其在疫情后台湾被选边几乎已经是定论,也因为习近平的决策断了一部分空间后,加速台湾不得不选择美国的发展。短期内中美台的关系不容易改变,因为美国总统选举卡在那,明年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达标,今年下半年的十九届五中全会要把中共十四五规划出台,明年两会要通过,这一切都不容许大家做完整性的战略转弯,必须等这个变数。

黄介正说,现在包括台湾的政治任命,到一些政策取舍,很可能第一个参考点是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特朗普若连任的话是不是照样之前的四年,也必须要再考虑,毕竟执政八年,但家族事业是永久的,伊凡卡会不会要跟中国大陆脱钩断炼,也可能影响特朗普,所以特朗普连任后如何看待未来的美中关系,是走向意识形态或甚至连贸易上的极度施压,都有可能会有变化,这是我们大家要共同观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