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党职选举导致派系此消彼长恩怨对决?

中评社香港5月26日电/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 本周日进行的民进党县市党部主委和“十九全”党代表选举,在整体而言还算是较为顺利的,但台北市党部主委因争执不已而暂时搁置,等待刚“回锅”的党主席蔡英文,运用其绝对权力进行协调。

这次选举党职,对民进党的未来发展关系重大。由于蔡英文以高票当选连任,而“立委”议席虽然不如上届,但毕竟也已过半,而且随着“监察院”的六年任期即将结束,新一届“监委”的提名权全由蔡英文掌握,因而民进党已经真正实现“完全执政”,成为稳固的执政党。而且国民党已经由超级大党衰落为中型政党,而且斗志失落,也严重缺乏青壮年接棒人才,难以对民进党产生威胁,因而民进党有机会在一个不短的时期内实现持续执政。因此,这次党职选举产生的县市党部主委及党代表,对新一届党中央的产生及结构,都将发生直接的影响。

其中,党代表选举中执委,由约五百名党代表一人一票选举产生三十名票选中执委,然后再由中执委选举产生十名票选中常委。至于县市党部主委,将从两方面发挥影响作用,一是在中执委选举中,配合自己所在派系,对本县市的同派系党代表进行“配票”协调安排,二是在进行二零二二年的县市长及县市议员初选时,扮演所在县市的“把关”角色。这是民进党内属于共通性的常态。

至于特殊性的情况,而且有可能会形成“新常态”的,则是党内派系呈现此消彼长的状态,以前彪悍的“新潮流系”,竟然选绩欠佳,而刚形成不久的“海派”,及“新潮流系”的对手甚至也可形容为“死对头”的“正国会”,却大获全胜。其中,“海派”拿下来新北市和高雄市两个“直辖市”的党部主委,“正国会”则拥有台中市、苗栗县、彰化县、宜兰县的党部主委。“新潮流系”只剩下桃园市和屏东县,可能台南市也算半个“新潮流系”。其余县市的党部主委,则分散由各个较小的派系瓜分。最令人感到震撼的是,新兴派系“海派”的赵天麟,竟然战胜了“新潮流系”的高闵琳。而高雄市曾经由“新潮流系”的“大姐大”陈菊经营接近二十年,“新潮流系”在此根深蒂固。但陈菊一旦北上升官,“新潮流系”就振作乏力,难道真的是“人一走,荼就凉”乎?而且更难堪的是,赵天麟原来是属于“谢系”,而“谢系”与“新潮流系”有“派仇”,因而可说是曾经在两年前的中常委选举中,助“海派”候选人“一”臂之力(实际上就是支援了一票)的“谢系”,今次在高雄市党部主委选举中获得“海派”盛情回报,帮助“谢系”打垮“新潮流系”。 

实际上,当年陈菊到高雄市参选市长时,“新潮流系”倾巢而出,组成强势的辅选团队,并运用了抢占舆论高地及近似“奥步”的手法,硬是战胜了具有最多党员的国民党的候选人,让陈菊能够实现早年在参与“桥头事件”所发之宏愿,及“弥补”在“美丽岛事件”后遭受军法大审坐了几年大牢的“损失”。远哥哥们的实力很大,成为“南霸天”。而这些辅选有功的“新潮流系”人员,也留下来在市政府任职,或是参选市议员。因而高雄市是南台湾的“新潮流系”重镇,并与也是属于“新潮流系”的台南市长赖清德及其团队,合组成“南流”,与先后出任“新潮流系”总召的郑文灿、段宜康为首领的“北流”,互为犄角。

但近年陈菊可能是年龄渐长,力不从心,市政建设落后于其他“直辖市”。韩国瑜也就是利用此作为切入点,喊出具有诱惑力的口号,而吸引了选民们的。而且,陈菊还衰敝到连扶持接班人也宣告失败。她本来是计划推出也是属于“新潮流系”的副市长刘世芳参加民进党高雄市长初选的,为此而专门出版了花妈有话说》一书。谁知弄巧反拙,在大爆内幕中得罪了党内其他派系的头面人物,尤其是其前任市长谢长廷,而闹得沸沸扬扬,刘世芳只好被迫自行宣布不参加高雄市长初选。

正因为有此背景,当被全党上下都认参加高雄市长补选的陈其迈,近来却似乎意愿不大,而在两年多前在高雄市长党内初选中得分第二,仅次于陈其迈的赵天麟表达有兴趣参加高雄市长补选时,刘世芳就好像是有所不悦,一方面强调必须等待“罢免”韩国瑜的投票有结果后,才讨论民进党参加高雄市长补选的人选问题,另一方面却又说自己支持陈其迈。

另一个热点,是台中市党部主委选举结果,对两年后台中市长选举的影响。现在当选台中市党委主任的李天生,是属于“正国会”。由于这个选举结果,使得作为“正国会”会长的“交通部长”林佳龙,再次萌生“杀个回马枪”参选台中市长的问题,并公开松口表达意愿。

此前,林佳龙为了参选合并前的台中县长,布局很久,进行真正的“下乡蹲点”。但仅当选县市合并后的一任台中市长,在争取连任时就被国民党动卢秀燕拉下来。因此,他希望能卷土重来,报仇雪耻。 

然而,在民进党内,觊觎台中市长的,大有人在。其中一位“大咖”就是现任“立法院”副院长的蔡其昌。而由于蔡其昌是“新潮流系”,林佳龙是“正国会”会长,这就将会在党内初选中,两大冤家直接对碰了。显然,“新潮流系”在丢了高雄市,而代表“新潮流系”参加高雄市长补选的,也不是“新潮流系”,导致原来拥有三个“直辖市”(桃园、台南、高雄)的“新潮流系”,到本届只剩下桃园市,及台南市算是半个“新潮流系”。因此,希望能够“堤外损失堤内补”,夺回台中市,既是为民进党争光,更是为“新潮流系”重焕光芒。

但这将在台中市爆发“新潮流系”与“正国会”的碰撞了。实际上,目前在民进党内的众派系中,“正国会”与“新潮流系”是两个最大的派系,而且还存在着“党仇”。最早可追溯到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长首次实行民选产生,当时同任“立委”的陈水扁,谢长廷,报名参加当年初选。而谢长廷因是台北人关系在第一民调中占优。但在第二轮民调开始前,原本支持谢长廷的“新潮流系”竟突然“转軚”,改为支持陈水扁。谢长廷眼见“大势已去”,而主动退出初选,成全了陈水扁。但谢长廷却因此而与“新潮流系”结仇。

而在两年前的“十八全”中常委选举中,谢长廷由于被派驻日本而长期不在台湾,无法发挥协调作用。“谢系”除了事先协商好支援“海派”一票之外,余下两票却各自投给自己,而导致“谢系”首次吃了“零蛋”。此后,“谢系”人马各散东西,有的加入“正国会”,有的依附“海派”。因此,在台中市长初选中,倘是林佳龙与蔡其昌对拼,就是“派系大战”了。

实际上,“新潮流系”与“正国会”的精神领袖、现任“立法院长”的游锡堃有仇。二零零七年,游锡堃任民进党主席,主持“总统”和“立委”党内初选。在“立委”方面,游锡堃力克“新潮流系”,痛剿“十一寇”,使得“新潮流系”推荐的参选人,除了李文忠之外,通通落败。就是侥幸过关的李文忠,也在“立委”选举中败给国民党的候选人。结果,“新潮流系”全军无墨,这是其首次“零鸡蛋”,视为奇耻大辱。

其实,谢长廷与游锡堃的关系也不佳。就在这一年的“总统”初选后,时任民进党主席的游锡堃,明知谢长廷是主张“一中宪法”的,却主持“全代会”通过《正常国家决议文》,令谢长廷担心会影响其选情,因而公开“干架”一场。这就使得翌日举行的民进党创党二十一周年酒会,作为“主角”的游锡堃却没有现身,作为刚获“全代会”提名为“总统”参选人大谢长廷,也以“脚痛”为由请假,让场面颇为尴尬。

类似这样的场面,会否在台中市长党内初选中重现?且拭目以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