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罢韩过后 高雄未来何去何从?

105790365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6月9日电/大华网路报今天专栏说,高雄市民以超过比当初韩国瑜89万票还多出4万6千的同意票,罢免了韩市长,不仅超乎当初预估的票数,也创下台湾地方自治史上首位“直辖市长”被罢免的历史。不论民进党与罢韩团体多么宣称,这是台湾民主史上另一次里程碑,但在投票率只有四成二的情况下罢免市长,终究会在民主史上留下污点,更遑论“罢韩国家队”介入罢韩活动之深,让成功罢韩留下诸多污点。 

罢韩团体未在法定期间内开始展开罢韩连署作业,甚至在韩市长被动宣布参与“总统”大选之前,故其提出罢韩的理由,显然不是因为韩市长“落跑”去选“总统”背弃高雄市民的关系,而是2018年县市长选举后的延长赛。毕竟对民进党与罢韩团体而言,失去有如囊中之物的高雄市长宝座,是可忍孰不可忍,岂能不想方设法让韩国瑜不能久任市长! 

民进党擅长选举是台湾百姓众所周知的事,也是因为长于选举、拙于“治国”的政党特性,使得该党必须不断透过选举来累积政治动员能量。2020年1月台湾刚经历完大规模政治动员的“总统”选举后,政党理应让百姓有休养生息,并运用新的授权来专心“治国”。然而不擅长“治国”的民进党,自然要找到合适的议题来持续拼政治,这恐是对罢韩议题始终不愿松口的根本原因! 

高雄原本有机会在韩市府团队的带领下,脱离“又老又穷”的边陲命运,君不见在过去20、30年的高雄市长任内,有那位市长的媒体曝光度高于韩国瑜就任市长之后,包括许多名不见经传的高雄市议员都可以经常攻占全台性的媒体版面。如今韩国瑜被罢免成功,高雄市将重回过去20、30年的发展老路,怎不令人感到遗憾!除了尊重高雄市民的决定之外,又能如何? 

虽然不鼓励也不愿意见到,但或许就是高雄市议会议长许昆源,会一如驻日代表处横滨分处长苏启诚般,以最激烈的方式,向社会大众表达内心最深层的忧虑。面对此种不幸的悲剧,竟然还有民进党支持的网军,以及该党政治人物以“吓死人,是有赌很大吗?”来带风向,以转移其本身难以承担责任的焦点。如此说再多“彼此尊重、互相依靠,台湾社会就能很快团结起来”,又有何用?  

当然这不是第一次民进党在高喊团结,在发表“总统”胜选演说时,蔡英文就曾表示“希望所有支持者,绝对不要有任何刺激对手的言行。我们要拥抱彼此,因为,要打败这个国家的困境,所有人都必须团结在民主的旗帜之下。”不是不要有任何剌激对手的言行吗?在罢韩成功后的言论“我高雄、我骄傲”、“帮高雄出了一口气”,又算什么呢? 

罢韩成功后,高雄市民马上面临的就是要在三个月后选出新任市长,免不了又是一场大型政治动员。高雄市在不到一年的短时间内,就经历“总统”大选、罢韩投票及市长补选,试问会有时间治理市政吗?最后的输家恐怕还是高雄市民自己!“天佑高雄、天佑台湾、天佑“中华民国”短短十四个字的发言,对高雄、台湾及“中华民国”未来充满担忧溢于言表,不靠天还真不行! 

看到“行政院”继纾困之乱后,又爆发振兴经济三倍券之“三倍疲劳”,怎会让百姓对民进党政府的执政有信心?连发钱都不会,试问还会什么?尤其是“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只会在防制新冠肺炎疫情管制上超前部署,却无法在振兴经济上超前部署,放松管制上总是慢半拍,完全无视各行各业的咬牙苦撑已经到了最大限度,随时可能退出市场。 

当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已经考虑开放边境,让商务人士可以往来洽商时,自诩防疫优等生的台湾却不在各国首波开放名单内,怎不令人错愕!这一方面除了说明台湾防疫表现未如本身所宣称那样,得到各国的信任;另方面也代表执政党在对外交涉方面出了大问题,驻外代表只会分析为何台湾不在开放名单内,而不是确切掌握对方不将台湾列入的根本原因。 

在不断为了选举进行政治动员以累积当选能量的情况下,台湾终究只会原地打转,毕竟“治国”与选举不同。取得政权的首要任务应是为百姓谋福,而不是只专注在准备下一场选举,否则只有不断的内耗而已!大学生起薪退回到20年前,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