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台湾能取代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吗

中评社香港6月15日电/大华网路报今日”本报专栏“谈到,随着港版国安法草案通过,台湾能否取代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又成为热门话题。但台湾的客观条件既不具备,两岸关系又每况愈下,要想成为亚太金融中心,即使不是毫无机会,至少也是遥遥无期。 

去年“反送中”事件爆发,导致香港陷于长期混乱,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也随之动摇,许多人因此幻想,台湾可以取而代之。一时之间,这个话题成为媒体焦点,但没过多久就烟消云散。 

按照金管会当时的分析,台湾有五个“本质上难以克服的地方”,包括: 

~香港是英美法系,台湾是大陆法系,台湾必须兼顾到法律授权明确性原则才能开放; 

~台湾非英语环境,若想吸引国际银行将总部移到台湾,英语环境很重要; 

~台湾税制与香港不同,香港是低税率环境; 

~香港推出风险性产品,不需要对个别消费者负责,因此有更多空间开放金融商品,而台湾若发生问题,将面对消费者保护原则; 

~台湾要考虑汇率稳定问题。 

显而易见,这些都与台湾金融产品创新与多元化不足、国际专业人才欠缺、赋税与法律独立性不够、产业结构失衡有关。要想在短时间内解决,当然没有可能;再加上台湾不像香港拥有广大经济腹地,又可以使用英语二十四小时交易,要想取代香港,谈何容易? 

如今,港版国安法草案通过,中国大陆对香港的管治势必趋严;而特朗普既已确定以“攻击中国”为竞选主轴,在选情不利的状况下,极有可能利用香港制造事端;在“境外势力”的鼓动支持下,香港本地的异议份子显然会兴风作浪。如此一来,未来半年香港又将动荡不安,金融中心的功能自然难免受到影响。 

但这是否意味台湾取代香港成为太金融中心的可能性提高?答案同样是否定的。因为去年存在的问题,今年非但没有解决,而且台湾当前的金融环境比起去年更糟。 

根据今年三月公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排名(GFCI)指数,香港虽从全球第三跌至第六;但台北却从全球三十四名跌到七十五名,在前一百名中,只有两地比台北跌的更惨。试问,国际金融业者难道会对台湾更有信心吗?再说,排名在台北之前的大陆城市就有上海(第四)、北京(第七)、深圳(第十一)、广州(第十九)、成都(第七十四),足见大陆各地的竞争力越来越强。 

事实上,大陆也很想扶植上海、深圳、澳门甚至海南岛,取代香港成为亚太金融中心,只是在短时间内不易实现。主要原因是大陆的法制与监管尚未获得国际充分信任,外汇管制、资本市场也没有完全开放;大陆法律还无法直接与境外进行无缝监管对接,这些都构成国际化的困难;尽管如此,只要大陆真的要做,就会排除万难,全力以赴,不仅有相当大的机会,成功的机率也远远大于台湾。 

就以英语能力来讲,据EF国际文教机构调查,在全球八十八个受调国家中,台湾的英语成绩排名第四十八,属于中间偏后,在亚洲排名第十,远远不如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香港、印度,也不及韩国;更可怕的是,最近三年,在以职场为导向的多益英检中,台湾大学生平均成绩竟然比高中生少六、七十分,显示大学生英语程度普遍不好。 

相对的,中国大陆虽然目前在整体英语平均能力跟台湾在伯仲之间,但是从大学到研究所考试,都要加考外语测验,大学毕业时必须通过四级英语检测,硕士要通过六级检定,博士要通过八级英语检定,才能取得文凭;这不仅是为何大陆学生在托福测验中,排名能够高居亚洲第四,远远胜于排名第十四的台湾的原因,也显示在高端人才的英语能力方面,未来大陆将比台湾越来越强。这当然对大陆城市成为金融中心有正面的作用。 

毫无疑问,如果未来香港动乱真的不可收拾,目前最有可能取代的固然是新加坡;但上海与深圳,在大陆的强力政策支持下,也未尝没有机会;至于台湾,与其幻想取代香港成为亚太金融中心,不如务实从培育金融人才、开发金融产品、积极松绑法令、调整税制着手,使台湾金融业能够真正迈向国际化。(作者汪诞平,台湾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