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评社评:高雄补选整合破局 蓝白合作尚待契机

中评社香港7月1日电(评论员 金裕超)自民众党主席柯文哲不久前抛出“蓝白合作”构想后,即将举行的高雄市长补选被视为重要观察指标。但在6月23日,国民党与民众党分别宣布将征召市议员李眉蓁、吴益政参选,形同宣告此次补选“蓝白合作”正式破局。“罢韩”通过后国民党已痛失高雄府会龙头,士气本就低落,而民众党推派出身亲民党的吴益政投入补选,无异于泛蓝分裂,再加上民进党挟“中央”执政优势全力辅选,以及陈其迈在地方长年深耕经营,国民党丢掉高雄执政权几乎已成定局。

其实由柯文哲主动提出“蓝白合作”已属不易,柯身为228受难者家属,家族背景长期偏绿,2014年市长选战遭蓝营猛打器官移植、MG149案以及“皇民后裔”,让柯怒轰“最讨厌蚊子、蟑螂,还有国民党”,然而时空转换,在民进党为最大敌人的公约数下,柯阵营竟也愿放下往日恩怨与国民党携手。但蓝营内部却对此意兴阑珊,并未给柯阵营积极回应,究其原因,国民党与民进党差异甚大,“蓝白合作”也不能等同于当年“绿白合作”,若想通过与国民党组在野联盟的形式来对抗民进党,恐不如想象中容易。

从政党文化来看,民进党作为街头政治起家的选举型政党,“拼选战如猛虎下山”,为胜选可以使出任何招数,当面临国民党“一党独大”、艰困选区久攻不下时,为实现先拉下国民党的目标,不惜在最重要的台北市长选战中礼让柯文哲,以在野大联盟形式中断台北连续16年的蓝色执政,并将这股反国民党浪潮扩散全台,进而在2016年实现政党轮替。但国民党则是长期养尊处优的执政党,即使已沦为在野党,仍放不下架子与其他在野力量合作,在长期绿大于蓝的选区如台南、嘉义、高雄、屏东,即使推炮灰参选也不愿与其他阵营合作,导致连选连败、灰心丧气,此外国民党“内斗内行、外斗外行”,虽全面在野但各路山头仍在明争暗斗,在内部都没有形成统一意志前,与其他阵营合作更是困难重重。

从理念论述来看,“绿白合作”时期的柯文哲自称“墨绿”,与绿营意识形态高度一致,过去长期挺扁的背景也令绿营相当放心,而柯对国民党火力全开,批大陆也毫不客气,在与绿营有相近政治理念以及相同政治对手的情势下,“绿白合作”自然水到渠成。但“蓝白合作”却不尽相同,虽然柯近几年打蓝力度有所减弱,甚至不时还与蓝营遥相呼应,在两岸论述上也喊出“两岸一家亲”向蓝营靠拢,但传统蓝营支持者仍视柯为“绿底”,对与柯合作存有戒心,而柯阵营招降纳叛的做法也被讽“拼装车”、“缺乏中心思想”,在缺乏共同理念论述的基础下,“蓝白合作”要形成气候尚需时日。

从过往经验来看,“绿白合作”一举将柯文哲推上政治神坛,声势如日中天,但柯就任台北市长后却与民进党渐行渐远直至分道扬镳,还另组民众党形成与蓝绿相抗衡的第三势力,并在2020大选中斩获五席不分区“立委”,让不少绿营人士惊呼“养虎为患”。而在蓝营支持者看来,柯依托民进党坐大后又自立门户,在难以从绿营讨到便宜后,又转向国民党寻求合作,实质是想藉助蓝营力量壮大自己,“蓝白合作”将侵蚀蓝营支持基础。此外,在国民党内仍为两岸路线争执、大陆对蓝营抱持高度疑虑时,柯的“两岸一家亲”论述俨然已成为通关密码,双城论坛更成为其显着政绩,此时推“蓝白合作”将被柯阵营在两岸议题上牵着鼻子走,恐将令国民党丧失两岸优势。

回顾过去在野合作例子,较为重要的包括2004年国亲联盟角逐“总统”“副总统”、2008年国亲合作提名“立委”,以及2014年“绿白合作”选台北市长,都能最大限度整合在野战斗力,对执政者构成巨大挑战。但合作绝非易事,需要综合考量各方因素,尤其在岛内政坛风云变幻、不同势力各怀鬼胎的情况下,要想实现“蓝白合作”难度不小,此次高雄补选合作破局就是例证。

不过政治是妥协的艺术,随着形势变化与各方实力消长,不排除在特定契机下有任何形式“蓝白合作”的可能性,若能真正实现“蓝白合作”,将是岛内政治情势出现前所未有的新变化,也将对民进党“一党独大”的局面产生重大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