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新潮流系成大赢家惟也将树大招风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7月21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在周日举行的民进党第十九届第一次“全代会”,主要功能是换届选举。结果,“新潮流系”成了大赢家。由于在三十席中执委选举中,“新潮流系”配票精准,推荐的九名候选人吕林小凤、李昆泽、梁文杰、许淑华、陈大钧、林俊宪、许智杰、周春米、黄世杰全部当选;这就保证了在十席中常委选举中,“新潮流系”规划的三名候选人梁文杰、许淑华、李昆泽,刚好是平均每人都可获得当选“门槛”的三票,而不用与其他友好派系进行换票,自然当选,无需欠下其他友好派系的“票情”,当然也没有多余选票支援其他友好派系。

由于“党章”规定,党主席、党籍直辖市长和“立法院”党团三长是“当然中常委”,而桃园市长郑文灿和“立法院”党团干事长郑运鹏、书记长锺佳滨也是属于“新潮流系”,这就使得“新潮流系”拥有六席中常委,虽然后三席是随着职务变换而调整,但毕竟在第一个年头,“新潮流系”在十七席中常委中(另五席当然中常委是:党主席蔡英文,“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台南市长黄伟哲,假定当选高雄市长的陈其迈,还有一席是由作为当然中执委的党籍县市长中互推一人)占有百分之三十五度份额,倘再加上与“新潮流系”有合作关系的黄伟哲,就是百分之四十一;倘再以“新苏连”计算,就是已经超过半数,几乎是掌握住民进党的命脉。这对“新潮流系”在二零二二年的地方公职选举的党内初选,影响至大。虽然每届中常委的任期只有两年,但如果在两年后的换届改选仍然能够保持此一优势,就将必然会直接掌握对二零二四年“总统”和“立委”选举的党内初选,尤其是“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安排的主导权。

意想不到的是,“新潮流系”不但在中执委和中常委选举中所向披靡,而且在中评委选举中,也是大显神通,在十一席中评委中拿下了四席。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本来是中常委的“英系”大首领陈明文,因为受“高铁遗箱案”之累,而被蔡英文安排改为参选中评委,并规划参选中评委主委。但在中评委互选主委中,竟然败于并不太知名的高雄市议员康裕成,让“新潮流系”再下一城,连蔡英文也“冇面俾”。当然,这更是以按照“党章”规定,中评会的职权是监督中执委推行党务工作;对党内规及预算进行备查;审议党的决算;决定对党员及各级组织的奖惩;对党员及各级组织作奖惩决定时得解释党章及相关规定。而陈明文“高铁遗箱案”虽然已经做出合理解释,但毕竟以中评会主委的高标准比照,似乎是“德不配位”,因而中评委们也就无需看蔡英文的“脸色”。这与蔡英文在提名“监察院”人选时,提名争议性较大的陈菊、黄健庭一样,均是忽略被提名者的个人品德,因而又一次遭受挫败,而且反对意志还是来自党内。 

此显示,“新潮流系”已经抛弃了自创“流”以来就一直奉行的“老二哲学”,从“抬轿者”的角色,要演变为“坐轿者”。实际上,现在民进党台面上的“二零二四储君人选”,赖清德和郑文灿,以及“正国会”会长林佳龙,前二人都是属于“新潮流系”。而从各种因素综合考量,林佳龙的可能性正在逐步消淡;赖清德虽然具有“第一顺位”优势,但似乎是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如郑文灿。一方面是郑文灿的个人表现优于赖清德,不但执行能力强,而且广结善缘,甚至蓝绿通吃,政商和融,从其母亲丧礼的“虚撼”场面,就已折射出各方人物都在心目中认可他是未来“总统”的据位人,因而提前籍着“丧礼内交”进行“肢体语言”式的表态。

另一方面,郑文灿不但是蔡英文的私人挚友,而且也被蔡英文视为接班人。二零一四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有多人当选直辖市长,其中连任的是陈菊、赖清德,新当选的有郑文灿、林佳龙,但在他们的就职礼举行时,蔡英文只是亲到致贺郑文灿,其实在选举过程中也多次为其站台助选。在今年十二月郑文灿的桃园市长任期过半后,蔡英文可能会任命他为“行政院长”,让他积累更多的政绩,及在“中央”任职的经验。相信,在进行“总统”党内初选时,有“第一顺位”之便的赖清德,应是不如郑文灿。实际上,在台湾地区实行“总统”直接民选产生后,就一直没有“副总统”可以当选“坐正”的传统。

但是,可能也将会应了“树大招风”的规律,必会惹起其他“非新潮充系”的抵制以至围剿。实际上,当年民进党“全代会”通过“解散派系”的决议,就是冲着“新潮流系”而来,其他派系宁愿赔上自己派系“陪葬”,也要与“新潮流系”“揽住一齐死”。后来更是发动“手术刀行动”,围剿以“新潮流系”为主的“十一寇”,令“新潮流系”参选人在民进党“立委”党内初选中全军尽墨。不过,既然蔡英文本人乐于操控派系势力以达致恐怖平衡,从而巩固自己的权力,但却又缺乏驾驭派系的能力和魄力,因而党内各派系今次要遏制“新潮流系”,并不容易。何况,蔡英文也需要“新潮流系”为自己“保驾护航”。 

“新潮流系”作为民进党内一个真正刚性的派系,不但具有鲜明的理念,而且,其组织完整,纪律严密,成员同质化高,凝聚力大,排他性强,被形容为“党中之党”。一旦“流”内的领导机构“政协”作出决策,每位“流员”都必须严格遵照执行,体现了执行决议的“集中性”。而且,“新潮流系”强调派系内的“集体生产、资源共享”的集体意识,并反对“个人英雄主义”,实行“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使“新潮流系”在对外的斗争中保持整个派系的一致性,被称为“是一群踢着正步进去开会的人”。因此,在对外的斗争中,“新潮流系”展现了团结一致的面貌,能够对自己掌握的票源进行精确的计算和评估,做到滴水不漏,在党内公职的提名选举中无往不利。只要是经由“新潮流系”提名担保的,一般都不会出现意外,稳定当选。

但“新潮流系”的“流员”不多,到目前为止也仅有不到三百人,还有一些没有曝光的“地下流员”。这是因为“新潮流系”采取了严格的加入派系的标准,宁愿坚持少而精的原则。任何人要加入派系,需要经过一整套严密的程序。先要进行观察,瞭解此人平常的表现,以确定其一贯的立场、态度和品行;然后再进行考核和审查,考核其对“新潮流系”“台湾独立”、群众路线和社会民主主义这三大主张的理解深度和坚持决心。还需要两位本系干部的推荐,填写申请表格,要写明对其操守、能力、专长及派系忠诚度的审核意见。最后由区会送交“政协”进行讨论通过,这样才算走完加入派系的程序。“新潮流系”严禁自己成员跨派系,因此,加人该系后,就不能加入其他派系;如果原来是其他派系的,也必须退出来。“新潮流系”这一套加人派系程序比加入民进党还要复杂、还要艰难,以此来保证“新潮流系”成员的理念的“纯洁性”和行动的“一致性”。

为了保证派系成员在理念上和行动上对派系的忠诚,“新潮流系”针对加入派系的新成员制定了一套人才的长期培训计划。每个加入派系的新人都必须接受派系的课程训练,然后依个性、专长等将他派驻基层磨炼,或到海外深造。正是在这样精心的计划磨炼和培养之下,使得“新潮流系”的人才济济,组成强大的人才后备军,形成了十分完整的接班梯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