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李眉蓁断尾求生 国民党弃补选保大选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7月24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李眉蓁在自己的硕士论文涉嫌抄袭事件闹大后,昨日终于举行记者会正式面对,除了是道歉之外,还宣布放弃自己的硕士学历,并会向高雄市选举委员会申请删除《选举公报》学历栏内的这项学历,只是保留正修技术学院附设专科部五年制化学工程科毕业的学历。但六十万份《选举公报》今日就将会印制完成,因而高雄市选委会表示,是否重印要再研议;而“中选会”则乾脆表示已经来不及重新印刷,这就等于是拒绝为李眉蓁拔掉“定时炸弹”,在即将开始的高雄市长补选的竞选宣传期间,让“学历抄袭”问题成为“主轴话题”,李眉蓁随时处于被“摁着打的境地,这分明是要“趁佢病,攞佢命”,进一步显现民进党和蔡政府在选战中的“狼性”。

李眉蓁的道歉及宣布放弃硕士学位的做法,被陈其迈竞选团队形容为“断尾求生”,并进一步延伸为断李眉蓁自己的“尾”,为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求“生”。不过,说是李眉蓁为自己求“生”,也可以说得过去。她这是一求高雄市长补选的“生”,希望不要输得一塌糊涂,不但未能保住国民党在高雄市的基本盘,而且还被民众党和亲民党组合的吴益政爬头,国民党沦为“老三”;二求自己政治前程的“生”,即使是毁掉了自己进军“立委”选举的前程,也要保住高雄市议员,除了是为有可能会发生的“李眉蓁高雄市议员罢免案”提前进行“灭火”之外,也希望不会影响自己今后继续参与市议员选举的前景。

但是,李眉蓁要求撤销自己在《选举公报》上硕士学历的注记,就等于是承认自己过去在历届高雄市议员选举的《选举公报》中的学历一栏“做假”,这是属于“妨碍民主选举”的犯行,可能会受到已经被民进党控制的高雄市选委会检举,而当地已经“绿化”的司法机关也将不会“手软”。另外,高雄市的泛绿民团,也将会“趁佢病,攞佢命”,在民进党的支持下,发动对李眉蓁的“罢免案”。反正,在“立法院”修订《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降低“罢免案”的“门槛”,并已经成功罢免韩国瑜之后,提起“罢免案”已经成为有赚无赔的“生意”,目前正在运行中的“罢免案”就有近十个,不差在多此一个。而且,目前正在连署中的“罢免案”,目标人物多是属于绿营,民进党也需要寻找标的,以求心理平衡,而李眉蓁的涉嫌论文抄袭,就是“送上门来”的机会,又岂能轻易错过。倘此,李眉蓁所在的选区,今年内就将会进行四次投票,亦即继“总统”和“立委”选举,“罢韩案”投票,高雄市长补选之后,还需为是否罢免李眉蓁进行一次投票。该区的选民正是“烦过何非凡”,不胜其扰。 

在国民党而言,则是“弃补选保大选”。对高雄市长补选,国民党本来就知道不能赢,即使是没有发生李眉蓁的论文抄袭事件,也是如此,因而推举李眉蓁参加高雄市长补选,目的是为了保住国民党在二零二二年十一月高雄市长及议员选举,及二零二四年“总统”和“立委”大选的基本盘。现在,发生了李眉蓁论文抄袭事件,就更需要放弃李眉蓁,亦即放弃高雄市长补选,也仍要保住基本盘。

为何会在李眉蓁的竞选总部将于本周六成立,国民党的“大咖”还有韩国瑜将会南下,为李眉蓁站台造势的前夕,爆发李眉蓁论文抄袭事件?有人说是国民党内李眉蓁的竞争对手“爆料”的。这个说法似乎是站不住脚,反而暴露了可能是民进党“借刀杀人”的机率较高,以此说法来掩饰自己。当然,现在电脑印证软件很多很精准,要查验李眉蓁的论文是否属于抄袭,很容易就能做到。因而媒体自行查找,并不是难事。

不过,民进党确实是有过掌握了黑材料却是“盘马弯弓故不发”,留待他人揭发的历史。那就是在二零零零年的“总统”大选中,民进党也拿到了“兴票案”的材料。但陈水扁竞选总部在讨论何时“出击”时,“新潮流系战略之神”邱义仁却提出,由于陈水扁与宋楚瑜是属于两个政治光谱完全相反的人物,故而由陈水扁团队就“兴票案”对宋楚瑜发动袭击,将会事倍功半,反而激发泛蓝选民“弃连保宋”;而由与宋楚瑜同属泛蓝阵营的国民党抛出,反而对陈水扁有利。因而可以合理推测,现在李眉蓁涉嫌论文抄袭,可能又是一次“兴票案”式的计谋运用。

倘果如此,就可折射出,民进党已经充分吸取教训,即使是高雄市长补选必赢,也不敢有丝毫的散怠大意。这是陈其迈吸取自己在高雄市长选举中的教训,当时不但是轻视了对手,以为“躺着选也能赢”,因而各项竞选工作都进行得并不充分,而且还主动“示弱”,担心自己父亲的腐败案,以至自己在出任高雄市代理市长时的“泰劳暴动案”会成为污点而被对手穷追猛打,因而就与韩国瑜达成“文明选举”的默契,在竞选过程中互不揭爆“黑材料”,这样就未有将韩国瑜的黑材料爆出来,而让韩国瑜轻松当选。

其实,民进党是早就已经搜罗了韩国瑜的大量“黑材料”,尤其是“扁迷”,对于韩国瑜在出任“立委”期间猛击陈水扁巴掌事件极不忿气,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却在高雄市长选举中要服从参选主角陈其迈的主轴,而忍憋在心中。但却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些“黑材料”在“总统”大选中充分发挥了作用。

这也是在二零一九年国民党“总统”初选时,民进党认为“韩国瑜最好打”,并制定“有瑜点鱼,无鱼吃菜”教战守则策略运用的背景,而且也果然发挥了重大作用。尽管李眉蓁的“分量”远不如韩国瑜,但既然李眉蓁与韩国瑜的关系密切,而且也将自己出战高雄市长补选,视为“为韩国瑜复仇”,民进党将使用在韩国瑜身上的计谋,再次运用在李眉蓁的身上,就是很自然的事。

现在,李眉蓁要以放弃硕士学历来“断尾求生”,也已来不及了。因为依照《学位授予法》规定,论文、作品、成就证明、书面报告、技术报告或专业实务报告有造假、变造、抄袭、由他人代写或其他舞弊情事,只有“应予撤销,并公告注销已颁给的学位证书”的处分,而没有“自行放弃”的规定。因而受到极大压力的中山大学宣布,李眉蓁的学位不能自行放弃,仍会继续学术伦理审查。而“教育部”也表示,有关学位论文撤销及学术伦理疑义,尊重大学依《学位授予法》规范处理。

在此情况下,明日李眉蓁的竞选总部成立,原本规划都将会前往站台的党主席江启臣、前主席朱立伦、前高雄市副市长李四川,还有韩国瑜等,是否按计划出席,就将会成为是否压垮李眉蓁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