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高雄市民将决定台湾的命运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7月28日电/大华网路报今日专栏文章说,在台湾经济突飞猛进的时代,高雄市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不论是从早期的加工出口区、拆船业、航运,到后来十大建设的中钢、中船、中油石化业,在在都可看到高雄在台湾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可取代的地位。不仅在经济发展上有许多贡献,在民主政治发展上,高雄亦功不可没。若没有1979年发生在高雄的“美丽岛事件”,台湾民主化的进程不会如此顺遂。

然而在台湾政经发展曾扮演不可或缺角色的高雄,市民却未充分享受此种政经发展的成果,否则“重北轻南”、“北漂”议题,不会成为市民极为关注的焦点。民进党二、三十年在合并前后高雄市的执政,看似改变了高雄作为台湾尾的地位,但空气污染、饮用水、路不平、水沟不通、路灯不亮等等问题,迟迟未能得到有效解决,终于让市民决定给前市长韩国瑜一次改变高雄的机会。

“货出去、人进来、高雄发大财”,是2018年县市长选举中让民众印象最深刻的竞选标语。不过,由于韩国瑜在上任半年左右即起心动念选“总统”,最后被高雄市民以超过当选市长得票数还多的选票罢免,创造首次“直辖市长”被罢免的历史。这让高雄市民在不到2年内要投票3次来决定市长是谁,在“中华民国”选举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情况。

若非韩国瑜具非典型政治人物的特性、有参选“总统”的可能性,高雄市政会否引起全台媒体的关注、高雄市议员会否纷纷成为全台知名,殆有疑问!什么时候高雄市长候选人的辩论会,受关注程度会超过首善之都的台北市,更遑论其他四都。韩国瑜可谓是彻底让原本属于台湾尾的高雄,摇身一变成为台湾头的关键,否则媒体为何会天天讨论高雄?

当高雄市民在2018年未选择陈其迈,不就已经代表市民不认为陈其迈担任市长,会为高雄带来新的改变吗?曾经担任过代理市长的陈其迈,难道不需要为民进党在高雄执政留下的3000亿新台币的债务负责吗?为何陈其迈能如此理直气壮地回到高雄再次竞选市长,就认为会为高雄带来改变?陈其迈2018年落选后有留在高雄,继续为高雄打拼吗?

为何陈其迈选后离开高雄去担任“行政院副院长”,就不是落跑?前有谢长廷,后有陈菊任期未满即前往“中央”任职,都不被视为落跑?独独韩国瑜想要让高雄获得更多预算来解决3000亿新台币的债务而去竞选“总统”,就被视为落跑?这恐怕已非双重标准的问题了!关键在为何民进党的政治人物能把这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这难道不是高雄市民把民进党宠坏了的缘故吗? 

“行政院”最近编列了2100亿新台币的所谓纾困3.0预算,要送到“立法院”审议,不料竟传出“回补数”(即未经“立院”核准已经支用)高达1235亿元,实际可用金额仅余800多亿元。尽管“主计总处”澄清实际回补数为223亿元,仍有1877亿元可用于防疫纾困振兴项目,但是在明显违反预算法情况下,还能如此理直气壮地解释回补数,还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不是选民把民进党宠坏了,让他们有全面执政的机会,试问“行政院”敢在预算没通过情况下就开始乱花钱吗?更何况还不断造成民众排队买口罩、买酒精、申请纾困金、购领只有二倍的“三倍券”,台湾民众对此怎能不生气!但是当大部分媒体监督在野党的力道比执政党还要强,试问民众要如何瞭解执政失能的真相,不瞭解真相又如何能汇集民气上街抗议!

看到“行政院”美其名是为振兴经济而“超前部署”,实际上就是没有计划地乱花钱,如此就能明白高雄负债3000亿是怎么回事。乱花钱也就罢了,好歹也让老百姓开心点,偏偏除了排队外,民众申请各部会五花八门的各种券,还要受系统当机的气,犹如在玩整人游戏。如果不是百姓把民进党宠坏了,他们会如此漫不经心地施政吗?会如此不把百姓的时间成本当一回事吗?

面对如此多的执政乱象,行政部门不但没有苦民所苦,对造成民众的不便致歉,还一幅是民众本身不瞭解其德政所致,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媒体及在野党监督能力有限,距离2022年选举还有些时日的情况下,只有高雄市民在补选市长时用选票教训民进党,才有机会使其反省施政。过去台湾政经发展靠高雄,如今高雄市民再次有机会改变台湾,千万要好好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