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侯友宜有自知之明行韬晦之术?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7月29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李眉蓁涉嫌硕士论文抄袭事件,再次暴露国民党“后继无人”的问题。实际上,在国民党确定高雄市长补选提名人选的过程中,由于受各种主客观原因限制,其中包括本来具有战力可以南下参战的“大咖”,因为担心将会被视为对韩国瑜所面临的“罢免案”缺乏信心,而没有在规定的期限将其户籍迁移到高雄市,导致国民党无人可用,因而只好打出“年轻,在地”等旗号,“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找了个年轻的“廖化”李眉蓁参战,不求当选,只求能够保住国民党在高雄市的基本盘。

其实,国民党曾经人才鼎盛,撇开跟随蒋介石撤退到台湾的文武百将不说,就说是蒋经国的晚年,就努力推动“崔苔青(催台青)”策略,培养提拔了大量人才,曾经叱咤风云,各领风骚。似乎是到了马英九时期,可能是一方面采用“从镜子里找人”的用人方式,要求人才都必须相似自己,导致人才来源狭窄;另一方面或许带有“武大郎开店”的狭隘妒才心理,凡是比自己优秀的人才都不用,因而令到国民党开始出现“人才断层”的现象。

面对未来,国民党除了是“立委”和县市长之选举,还有一些可用之才之外,在二零二四年的“总统”大选,缺乏可以出战尤其是能够夺回大位的将才。本来是最具条件的朱立伦,继在二零一六年先是怯战避战,后又“换柱”并仓皇出战,毁了自己的形象及战力之后,在二零二零年“总统”大选前的国民党党内初选中,一方面是被私心自用的吴敦义“玩死”,另一方面自己也继续爱惜羽毛,而未能展现“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气,等于是“再衰而竭”,看来在二零二四年也将会是“没戏”,自己毁了自己。江启臣在这几个月的表现,已让人们认定并非是可造之才。韩国瑜虽然仍有余勇可贾,但其个人的作风品格并非是“坐龙椅”的资质。马英九即使是有意“梅开二度”,可能也不受待见。王金平已是“颇廉老矣”。

难度在二零二四年的“总统”大选中,国民党也像高雄市长补选那样,随便推出一位人选,只求保住国民党的基本盘,不求当选乎?这就难怪,许多人都对国民党的未来前景悲观。也正是在此“车到山前疑无路”之际,却突然豁然开朗,“柳暗花明又一村”,新北市长侯友宜,受到不少人的注意,甚至被私底下认定是国民党唯一可以出战“二零二四”并有机会能赢得人。 

实际上,最近的几分民调,侯友宜都名居榜首。其中东森新闻云民调中心进行的民调,以年满二十岁的民众作为调查对象,让他们在台湾地区目前最有知名度以及影响力的三十五个政治人物名单中选出十个,依据挑选次数进行排名。结果显示,新北市长侯友宜排名第一,他被认为是“横跨蓝绿的非传统国民党政治人物”;赖清德列第二,是绿营接班的有力竞争者;“卫生福利部部长”陈时中因防疫排名第三,现正投入高雄市长补选的陈其迈排第四,前新北市长朱立伦因财经专业突出排名第五。第六到第十名依次为桃园市长郑文灿、国民党“立委”蒋万安、台北市长柯文哲、“交通部长”林佳龙以及民进党智库“新境界文教基金会”副执行长吴怡农。若以政党来划分,蓝绿比例为三比六,柯文哲是唯一一个以“白色力量”挤进排行榜的政治人物。现任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排名第十五,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排名第十九。

而《美丽岛电子报》公布的最新民调,则就新北市民对“五位政治人物好感度”进行调查,结果是侯友宜百分之七十六点七、陈时中百分之六十六点八、苏贞昌百分之三十八点八、苏巧慧百分之二十一点二、韩国瑜百分之十八点四。至于新北市长适任度,民调结果依序为侯友宜百分之八十二点四、陈时中百分之三十六点八、苏巧慧百分之十二、韩国瑜百分之十点九。因而有媒体惊呼,以现在的态势看来,侯友宜时代的国民党快来了。

实际上,就连民进党籍的《美丽岛电子报》董事长吴子嘉也直言,侯友宜已然是国民党的救世主。他在政论节目《关键时刻》上指出,如果侯友宜在“二零二二年没有犯错的话,一定会连任成功,民进党内没人可挑战他。所以民进党有高层人士私下和他联系,看到这民调就发现侯友宜是民进党二零二四年“最麻烦”的一件事情,只要这个民调挡不住,侯友宜就会一路上去,民进党如何挡住侯友宜?吴子嘉更表示,侯友宜之所以能得到这么多选民认同,就是因为他不像国民党,甚至连绿营或是民众党的支持者都支持他,所以台北市长柯文哲搞不过他。吴子嘉直言,侯友宜必然是国民党的救世主,民进党是不会放过他的,绝对现在就开始锁定侯友宜。

正因为如此,侯友宜深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因而一直低调地“夹着尾巴做人”。不但是避免在社会上过于张扬,而且也与国民党中央保持距离,虽然挂着党籍却走自己的路做孤鸟。昨日他在受访时直言,“谁说我一定要连任”,强调长期在第一线工作,明天身在何方都不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握当下,如果一直想连任,就会有选票的压力。侯友宜还表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事情做好,永远不会去想未来一定要做什么工作,把握当下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一直想要连任,一定会有选票的压力,事情做好才重要,完全不要考虑政治和选举的问题。 

但仍然有人将他那句“谁说我一定要连任”,解读为“可以直攻大位”。因此,侯友宜可能将会更为韬晦,尽量收敛自己,避免成为“众矢之的”,“枪打出头鸟”。

其实,侯友宜目前最大的危机,并非是在社会上,而是在国民党内。因为他背负着“蓝皮绿骨”的“原罪”,可能无法获得国民党内深蓝党员的接受和支持。尤其是二零零四年发生发生“两颗子弹案”,时任“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局长的侯友宜率队调查,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下,调查结果当然是泛蓝群众不接受,并指责侯友宜袒护“自导自演”的陈水扁。而后来陈水扁将当时仅四十余岁的侯友宜提拔为“警政署长”,是历来最年轻的“警政署长”,硬生生地挤走了任职期内整顿台湾治安做出成绩的“非我绿类”谢银党。因此,台湾政界和媒体都普遍将此视为陈水扁的赏赐,将他归类为“泛绿”。

也正因为如此,二零零八年马英九一就任“总统”,就将他调任中央警察大学校长,而将自己的亲信王琸中接任“警政署长”。显见,马英九是不信任侯友宜的。到了二零一八年“九合一”选举前,国民党进行新北市长初选时,就更是党内“深蓝”质疑侯友宜是“蓝皮绿骨”了。

因此,侯友宜如果真的有意参与“二零二四”,或是在风口浪尖中被动地卷到“二零二四”,他就必须“侧着身子作战”,在正面反击民进党的截杀的同时,还需提防背后自己人射来的暗箭。这也正是侯友宜“低调”的原因及策略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