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评社评:时力涉贪背后的“小绿轮回魔咒”

105846379

时代力量前党主席徐永明(中评社资料照)

中评社香港8月12日电(评论员 束沐)近期台湾政坛最热事件,无疑是朝野“立委”涉入SOGO献金弊案。相较于民进党“立委”苏震清涉案后引发的持续人事震荡、派系斗争,此案“亮点”反而是时代力量党主席徐永明涉案。舆论普遍认为,不仅时力将遭遇“灭党”重创,“第三势力”版图也出现重整迹象。

时代力量向来标榜清正廉洁、勇于揭弊、守护“主权”。但这次从岛内媒体不断放出的侦办讯息来看,无论是作为党主席的徐永明大喇喇索贿,还是案发败露后时力高层紧急灭火、搓圆仔汤触发退党潮,监守自盗、贼喊捉贼的嘴脸跃然纸上。时力通过长期作秀所苦心经营的形象,一夜之间彻底崩塌。

长期以来,台湾“第三势力”的立足点只有两个,一是个人魅力,二是理念认同。时力之所以从原本太阳花学运组织“岛国前进”,转型成为一个有能力斩获超过100万票的政党,就是因为其两个立足点都踩得很稳,抓住了岛内年轻人“本土意识”和“厌恶蓝绿恶斗”两大诉求,再辅以明星式政治领袖,在岛内政治市场中自然能分到一杯羹。

然而,时代力量“眼看楼起,眼看宴客,眼看楼塌”,这不是偶然,而是台湾政治生态下的必然结局。走不出“小绿”格局的时力,只不过重复着过去20年来其他“小绿”政党的宿命,从民进党的侧翼、变为民进党的威胁,最后沦为蓝绿政治下的牺牲品。

梳理台湾民主化以来的代表型“小绿”政党,排除那些“短命”或自娱自乐式的小型政党团体,从早期的“建国党”、台联党,到近些年崛起的时代力量、基进党,基本可以梳理出这样一个主脉络。有趣的是,这就如同一排多米诺骨牌,小绿政党“前赴后继”地重复着生死轮回,时力在此时倒下“只是刚好而已”。

小绿政党的“巅峰期”基本都在前五年,也就是创党后的第一个选举周期。继承李登辉势力、蓝营本土派和“独派”衣钵的台联党,2004年狂扫12席“立委”,2012年不分区拿下117万政党票,标志着其“黄昏期”的开启,短短四年后即宣告泡沫化。时力看似稳扎稳打,18年斩获一些地方议员,今年选举政党票比4年前还多出30万,但此次涉贪形同“灭党”,让时力向上走势戛然而止,距离其正式组党也不过5年时间。

民进党操纵小绿政党,这是众人皆知的。但相较于过去人们常把民进党的干预喻为“看不见的手”,随着近年来民进党“绿色恐怖”、“绿色专制”的不断坐大,那只“手”已经不再忌讳舆论视线,更加赤裸裸地介入小绿斗争。时代力量被民进党玩弄于股掌之间,在组织人事上不断掺沙子、扶植暗桩,在舆论上甚至拿出对付蓝白阵营的“抹红”大棒伺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此次徐永明案,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便没有爆出此案,时力也迟早被民进党“折磨”到日薄西山。

小绿政党之所以出现“轮回魔咒”,归根到底,还是大小绿之间的政治利益矛盾使然。在民进党眼里,小绿就是伪装成“清新小党”,帮民进党吸纳中间、青年、知识分子、都会市民阶层选票的工具,同时也配合民进党干一些“脏活累活”,尤其是在“台独”、“反中”方面挑起民粹。若小绿表现不错,力助民进党保住权位,必然有封官鬻爵之赏。

但正如那句经典台词“朕不给的你不能抢”,时力壮大后不想被民进党支配,不仅再也“抢不到”,之前“给的”也要统统收回,民进党还会把资源转移给新的、更“听话”的小绿侧翼。这一年多来,一边是林昶佐、洪慈庸等人的退出,另一边是以陈柏惟、高雄“罢韩”团体领衔的基进党崛起,恰好展现了民进党和时力关系质变的全过程。

时力与民进党矛盾激化以来,黄国昌、徐永明、邱显智等人都表达出时力不愿再做“小绿”的企图心,但这无疑是天真的幻想。时力的“小绿”地位,不是由他们自己的主观言行所界定的,而是其顽固坚持“台独”分裂立场所决定的。成立以来,时力站在“反中”前线,更是“五独合流”的推手。这样的立场、这样的格局,决定了其支持者光谱的有限宽度,时力只配做“小绿”。

时力创始人之一、也是对民进党最不留情面的黄国昌,在此次徐永明涉贪案引发的党内大崩盘中,似乎展现出一种沉默的姿态。如果他正在思考时力的未来,自己的未来何去何从,其实台湾民众党是一个可以借鉴的案例。

柯文哲成立民众党,就是不愿做“小绿”,最关键是在两岸关系上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之前参与基层选举屡战屡败后,原本外界担心民众党也会遭遇“灭党”危机,结果柯文哲接连在压力下举办双城论坛、成功召开党员大会,成立一年的民众党似乎站稳了脚跟。不少分析调查显示,“柯粉”和黄国昌支持者存在较大重迭,都反映出岛内中间民意希望跳出蓝绿恶斗、揭露政坛黑箱的诉求,但“柯昌合作”的障碍始终卡在两岸路线,点出了黄国昌和时力的死穴。

轰轰烈烈的时代力量,还是掉进了“小绿轮回魔咒”。这再次证明“台独”不仅是黄粱一梦,更是政客操纵愚弄人民的工具。对此,时代力量的党羽们应该深刻反省、改邪归正,那些曾经被“台独”蛊惑的台湾年轻人,也应该从中有所启发、迷途知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