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医师黄义霖:台湾防疫做假球 三大问题

105856815

高雄市医师公会理事、执业32年医师黄义霖。(中评社 蒋继平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高雄8月20日电(记者 蒋继平)针对台湾防疫引起外界讨论,高雄市医师公会理事、执业32年医师黄义霖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从外国验出确诊案例以及彰化县卫生局检测自美返台少年确诊,均显示台湾政府筛检非常不确实,这两事件突显台湾防疫的荒谬成为引爆点,台湾至今仍不进行普筛或广筛,进入冬季会不会大流行,实在令人担忧。

黄义霖又说,最近各国陆续验出从台湾入境的人确诊,不可能都是作假攻击台湾,凸显只有台湾政府对防疫沾沾自喜。譬如,欧盟边境管制不让台湾入境,更点出台湾防疫缺失,第一、公共卫生调查不实在,第二、防疫工作受到质疑,第三、双边没有互惠。可见国外看得很清楚,台湾防疫做假球。

黄义霖,1957年生,高雄人,中国医药大学医学士,曾在台大及阳明及彰基等医学中心训练,为外科专科和家医科专科医师。在高雄执业32年。在SARS期间曾是第一线防疫医师、也是前高雄市府医疗卫生顾问。黄义霖也经常在youtube直播评论时事。

新冠疫情持续延烧,自台湾回到各国的非台籍民众自6月起即传有人确诊,且8月有激增的态势,6月23日一女赴日本、7月25日一男赴泰国、8月1日一男赴比利时、8月5日一男赴日本、8月6日一女赴香港,入境后都被通报验出确诊,到了这周更密集传出,17日一例赴马来西亚,18日1例赴越南、19日两例分别赴上海、寮国为确诊案例。

另外,彰化县卫生局主动采检自美国返台、无症状的少年,但“中央”规范有症状者才须采检,“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要求政风调查,引起医师反弹及外界讨论。

对此,黄义霖表示,这两起事件为何引起台湾社会共鸣,问题还是出在台湾到现在仍然不愿意做普筛、广筛,而查不出感染源也不承认有社区感染。广筛是指针对特定对象族群,普筛则是更广泛性的检查,可以找出不确定的感染源。

除了广筛和普筛是针对的对象不同;快筛和RT-PCR“即时聚合酶连锁反应(Real-Time PCR)”则是速度快慢之分,RCPCR准确率可高达9成5以上,快筛准确率也可达9成以上。

黄义霖表示,也没有说要全台湾2300万人都要做快筛的普筛,愿意做广筛就够了,因为假使都不做就是零,但是有做就可以找出无症状感染者。为了更精准防疫,全世界先进国家不管有无症状都要做,至少做了可以防止传染给其他人。也没有规定一定要用成本高的RT-PCR来做,像美国用快筛来做,新台币400元就搞定。

黄义霖指出,台湾只有从医师通报有疑似感染新冠肺炎才做RT-PCR的筛检并且做疫调追踪,但疫调后都没有验出阳性,会让大家怀疑是否有黑布盖着,不是真实数字。

针对彰化卫生局的情况,黄义霖强调,去查美国来台的小孩子,这个做法非常专业,查出阳性,也反映出之前台湾政府筛检做的不够彻底。

黄义霖表示,外国验出从台湾入境的确诊案例,台湾都说没有本土感染源,“你相信吗?”他叹,台湾至今没有大爆发,是因为有SARS经验都戴口罩,并非政府政策有多厉害,所以一旦解封就很危险。为了呈现台湾疫情的真相,他还是建议应该要做方向拟定或是目标拟定的筛检,不能让政府错误的政策一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