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李胜峰:现在不讨论统一,台湾就会面对“大问题”

【直新闻按】20日在厦门举行的海峡论坛上,与会的新党副主席李胜峰接受了深圳卫视&直新闻的专访。从台湾出发前,新党曾表示,国民党如果不担起两岸沟通的责任,那新党来担当,台湾不能没有这种角色。两岸局势如此险峻,此刻不破冰,更待何时?

李胜峰在采访中表示,新党为什么敢高举“统一”旗号,因为他相信不用过几年,大家就知道不面对“统一”、不讨论“统一”,最后台湾就会面对“大问题”。

对于美国近期频频打“台湾牌”挑衅大陆,李胜峰认为,台湾今天的悲剧就在于,将亲兄弟当做是所谓“可怕的敌人”,将利用自己当棋子的人认作“大哥”。而蔡英文只剩下三年任期,她不会过多思考台湾人未来会怎样,她只要抓住现在的荣华富贵,所以也乐得被美国人利用。

“当美国的‘小弟’,自己要去花钱买武器,当‘看门狗’,还要买‘狗粮’。给美国当黑社会大哥的‘小弟’,不但被人家气死,还会让你和大陆这个亲兄弟关系紧张。”

对于王金平取消海峡论坛之行,李胜峰也表达了遗憾。

“因为王金平最大的特点不只是代表国民党,是横跨蓝绿的。这一次王先生不能来,我觉得蛮可惜。所以我认为,政治也许会是障碍,但阻挡不了民间的沟通交流,真的挡不了。

新党前身为中国国民党内的次级团体新国民党连线,组成者都为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增额民意代表,大多为赵少康、郁慕明等所谓的“外省第二代”,少数为闽南籍成员。1992年底第二届民代选举,新国民党连线大获全胜。1993年新国民党连线在台湾南北举行数场批判李登辉的“问政说明会”,开始对李登辉的党政方向表达不满。同年8月10日新党成立,总部设在中国台湾地区台北市。李胜峰就是新党发起人之一。

全文共计6000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台湾甘当美国“看门狗” 还要自己买“狗粮”?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何王子彧:近来,美国不断打“台湾牌”,先是卫生部长访台,后又有副国务卿,难道蔡英文看不出来这是特朗普在操弄台湾问题为选举造势吗?蔡英文当局真的认为这是所谓的“战略机遇”吗?

新党副主席李胜峰:“老美”开支票,那你认为会不会开给你?就算开给了你,那会不会是空头支票呢?所以我们应该勇敢地去面对“统一”,不要逃避“统一”这个问题,好好地讨论。

我认为美国是比较带有“杀气”的。因为这是台湾正在走错的一条路,热脸贴美国冷屁股,把台湾人自己搞得实在太没尊严了。

现在台当局是一面倒,说什么两岸关系要崩溃了,这就是在胡说八道。

今天(20日)吴成典(新党)主席稿子里面,谈及在台湾我们顺差那么大,但大陆也从来没叫我们要平衡“贸易逆差”,还会让利给我们。而美国呢?他就是那种要利用你的酒肉朋友,而大陆是台湾的亲兄弟。

所以我就讲个“笑话”,比如说我们常常会说“小弟”。在美国人眼中,台湾是“小弟”吧?台湾跟大陆的实力相比,叫大陆是“兄”,不为过。但是当美国的“小弟”,第一个,自己要去花钱买武器,当“看门狗”,还要买“狗粮”;第二个,美国对台湾这个“小弟”,就像是黑社会老大哥指挥“小弟”,今天买“毒牛”,明天就叫你买“毒猪”。

可是大陆和这个“小弟”是有血缘的亲兄弟,就是哥哥跟弟弟。所以说,弟弟可以撒娇,可以跟大陆“要”东西,大陆也就无奈表示“算了”,反正“我大你小”,就给你多占一点便宜。这几年台湾不就是在占大陆的便宜吗?

一样是当小弟,跟着大陆好太多。而且给美国当黑社会大哥的小弟,不但被人家气死,还出现什么?还会让你和大陆这个亲兄弟关系紧张。所以你想想,一样是小弟,你要当贤兄的小弟,还是要当黑社会大哥的小弟,这就是他们的选择。

蔡英文是怎么想的呢?因为蔡英文只剩下三年的任期,她不会过多去思考台湾人未来会怎么样。她只要抓住现在的荣华富贵。所以美国人要利用蔡英文,她也乐得被美国人利用。台湾今天的悲剧就在于——有一个要把你当亲兄弟的人,你却把他当做是“可怕的敌人”;有一个你明明知道他是在拿你当棋子的人,他是在利用你,可是你还心甘情愿被利用。因为心甘情愿被利用,可以使蔡英文“度过危机”,赢得政权,享受荣华富贵,然后大家鸡犬升天。可是台湾人民的明天会怎么样呢?那就不是蔡英文思考的事情了,她已经在享受荣华富贵。受苦的是谁?是台湾下一代。美国人完全是在玩弄你。

你看美国卫生部长来台湾,这个时候他来台湾干什么?全世界防疫最烂的就是美国。难道他来台湾是要学习防疫?不是,人家是来当老大哥,一个把疫情搞得如此烂的国家,还在台湾当老大,然后台湾还把他当老大捧着,还要不要脸?这是把台湾的人踩在地上。

这一次美国副国务卿来台,说白了,本身就是一个政治动作。美国人可以说是玩弄国际政治的高手,一直在红线边缘试探,最好让大陆再生气一下,再加个谈判筹码。

台湾被人家拿去当变数,那谈判结束了,你觉得美国还会在乎台湾吗?还会在乎蔡英文吗?还会在乎台湾人民的生命吗?不会的。至于台湾的未来是不是受到伤害,跟它无关。

台湾“民主政治”:使命只是嘴巴说说,选票是要“做”的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何王子彧:那我能否这样理解,蔡英文就是一个“活在当下”,只看个人利益的人?

新党副主席李胜峰:只是她个人吗?民进党上上下下的政客,不都是如此吗?不仅如此,国民党的政客又有多少人是活在历史的眼光中,而不是活在当下的呢?因为4年一次的选举,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选票就是王道。使命只是嘴巴说说,选票是要“做”的,这就是台湾民主政治今天展现出来的,让我们感到很恶劣的地方。

但中国大陆不一样,你能看到一种使命感。我就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今年中国大陆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精准扶贫。在目前这样的氛围下,尽管经济大受疫情影响,但仍然怀着对人民的神圣使命,也要咬紧牙关去把它完成。

我就是要告诉大家,全世界哪一个国家把扶贫当做国家的战略目标和政策?所有做到的社会福利好一点的国家,特点——小国寡民,税金高。不然就是资源很丰富的国家,比如文莱,它资源多到大家可以分钱。除了这两类国家外,有哪些国家把扶贫当做目标,贫穷人对它们来讲,只是选票的计量工具。算一算,我不要这些人也可以当选,那我理你干什么?或者对待这些贫穷的人,用收买的方法,比如说给你一些小利益、小恩惠,然后让他们那个时候投票给我就可以了。我干嘛去承担那个责任,因为选举要大批的钱,钱从哪里来?监管谁做?大老板的利益跟贫穷人的利益是一样的吗?不一样。

精准扶贫需要全国一盘棋,是要全国齐心出力,用全国的力量去做。只有像中国大陆这样的体制,全国一盘棋才可能做得起来。从这个就能看得出来,政治体制不一样,思维的方式不一样。一个是有使命感地去追求;一个是下一届选举,我的票在哪里?我只要得到50%加一票,哪怕50%减一票,都无所谓,因为我当选了,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

现在不讨论统一 台湾就会面对“大问题”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何王子彧:去年时任新党主席郁慕明在参访大陆前,开了一场发布会。我注意到您也进行了发言,当时您身后的背景板上写着“和平统一,两岸愿景”。在如今的岛内政治生态中,您认为新党承担的是怎样一个角色?

新党副主席李胜峰:基本上有信仰,就会有力量。我不敢讲我代表其他人,但至少我可以说,我自己以及我比较熟悉的新党同仁,我们都是民族主义者,期待中华民族复兴的民族主义者,这是一个很基本的态度。

“台独”是一个“假议题”,统一是“真压力”。台湾人民是怎么说的呢,说“台独”可说不可做。“统一”可做不可说。那问题就来了。不可做的事天天说,那可做的事情为什么不可说呢?所以新党的立场,就是站在民族主义角度。既然不可做,那就不要乱说了,那就是在“打嘴炮”。所以从这样的角度来看,新党今天主张“和平统一”是基于台湾的背景之上。

也许会有很多人会说,台湾社会好像支持“统一”的力道并不大。我认为应该从多角度来看。新党刚成立的时候,就被人说是“中共代言人”,这是因为中国大陆说不可以搞“台独”,搞“台独”会有战争。新党在27年前就告诉大家,不可以“台独”,“台独”会有战争。

现在我们一样要告诉台湾同胞,要面对“统一”这个问题,要去解决它。重要的是,这就是一个事实。台湾不能活在“台独”、不敢“统一”的想法下。所以新党为什么敢高举“统一”旗号,就是如同二十几年前告诉大家的,我也相信不用过几年,大家就知道不面对“统一”、不讨论“统一”,最后台湾就会面对“大问题”。

国民党整个党派心态出了问题?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何王子彧:新党对今后的两岸关系有着怎样的展望?去年选举,蔡英文高票连任,韩国瑜遗憾落败,最后连高雄市长也没能保住。对于岛内的政治生态,您如何分析?

新党副主席李胜峰:应该分两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这一场之所以说是“战败”,基本上是有客观因素的。我请问最近一年多来,民进党究竟改变了些什么?民进党把台湾的什么做好了?换言之,这些年民进党是没有改变的。

而韩国瑜先生也选择错了,你刚当选高雄市长,大家希望你为高雄好好做贡献的时候,你却什么样子?国民党也犯了一个错,以为“天下”是你的了,所以什么都不做,就躺在那里,只要我被提名我就能当选了,每个人都在做春秋大梦。

另外有一个客观因素,那就是民进党炒作“修例风波”成功了。长期跟中国大陆有往来的国民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明明“亲中、友中是利台”,可是谁敢站出来说?这究竟是一个人出了问题,还是整个党派心态出了问题、整个党的论述出了问题,这就值得细品了。

谁有权力筑政治高墙,让台湾年轻人失去选择机会?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何王子彧:我对于您在今年参加海峡论坛行前记者会上所说的一句话印象特别深,您说“政治有障碍,民间可先行”。您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新党副主席李胜峰:首先,王金平没有来海峡论坛,在我看来是太可惜,太可惜,太可惜了!王金平是有个人信仰的人。虽然我跟他不同党,在政治上,我们可能也是不一样的。但不管怎么样,民进党的人基本上对他是蛮尊重的。两岸形势严峻的当下,国民党愿意请他出来,然后他也愿意来。

其实我个人的看法是,民进党的心中也认为,或许这是一个“破冰”的机会。所以你们注意看,这一次在发生了一些纷纷扰扰的时候,民进党“没出手”。然后国民党是什么样?一群人就好像吃错药一样,把一个难得的好机会给破坏了。因为王金平最大的特点不只是代表国民党,是横跨蓝绿的,代表民间基层的。可是很可惜,这一次王先生不能来,我觉得蛮可惜。所以我认为,政治也许会是障碍,但阻挡不了民间的沟通交流,真的挡不了。

类似于今天现场上发表演讲的这些台湾年轻人,我知道他们的演讲内容,大概又会让台湾网络“键盘侠”出征了。延伸一点来看,今天看到这几个年轻人,我感慨万千。

我们说年轻的时候,创造你人生的辉煌。可是台湾的年轻人想到了没?中国大陆未来的改革开放30年,是再创辉煌的30年。我记得今天有一个年轻人演讲说到,只要你做一个正确的决定,你就是选对了一个机会。我们这一代在台湾能成功,是因为那个时候台湾正在“起飞”的阶段。我是台南东山乡人,我们从乡下到台北,真的是不管是骑三轮车的、当大学教授、当老师的,还是做中小企业的,那都是做一行赚一行。因为跟上了时代。

同样的,台湾的年轻人也有这样的一个时刻可以抓住机会实现奇迹。我就要请问谁有权力去筑一个政治的高墙,让台湾的年轻人失去选择的机会。究竟是谁有这么可恶的心去提供错误的信息,让年轻人不能做正确的选择。

两岸之间多一点人道 少一点政治算计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何王子彧:我注意到今天的论坛大会以“乡愁”拉开序幕,我当时深有感触。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句话是:“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您如何理解“乡愁”?

新党副主席李胜峰:今天来到福建,我是感慨万千,我的祖先是乾隆年间从福建漳州平和县到了台湾。我们在台湾落地生根,也有将近300年。也许“乡愁”对于土生土长的台湾人而言,感受可能没有那么强。我们常说“父母在,不远游”,对于1949年来台的人而言,意义不一般。

在我有机会当上台湾民意代表的时候,当时刚好是老兵要求返乡的前夕。我就全力支持、推进这件事情。我当时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当时有台湾人当日本兵,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因为台湾是日本的殖民地,这些台湾人被抓到大陆来作战,但是战败后,日本人拍拍屁股就走了,“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我父亲来到大陆,幸好他保住了性命回到了家。我有个叔叔去了菲律宾,也非常幸运,保住了性命,回到了家,但还有太多太多人是有去无回的。

我们不讲“民族主义”,就讲“人道”。所以我那个时候就不断告诉我自己,假如有一天我有能力的话,我一定要为这部分台湾人争取这一份权益。当然,不是我一个人在努力,也有很多人参与。可是我把它当做是我的一个使命,我交出来的一张成绩单。

同样,我也看到一些外省老兵。因为我的姐夫是四川人,他们来到了台湾,凭良心讲一下我自家家事。在那个时候女儿要嫁给这样一个“外省人”,压力是颇大的,但是两人有感情,我父亲也是赞成了他们的婚姻。当时在台湾的乡下里,对这种婚姻是“诅咒”的。可是时光辗转,也没有几年的时间,所有这些嫁给“外省人”的女儿,会发现这个女婿是最好的女婿。因为他在台湾没有亲人,唯一的亲人就是太太的家人。

1949年战乱,200多万人跟随国民政府来到了台湾,这是他们人生原本没有的计划。他们的人生规划里面,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到一个小岛上,然后度过一辈子。所以到了上世纪90年代时候,老兵要求要回乡的热潮很强烈。有一幕感动到我,就看到一个老兵在台湾当局领导人办公室被抬走了,因为他穿了一个衬衫“想家、想回家”。他只是想回家而已。但他少小离家,老大却不能回。所以我那时候就尽全力要来为这件事情努力。

最近马英九先生写这一段的时候,他写到有三个民意代表是很认真的,一个李胜峰,一个赵少康,一个洪昭男。有一天台当局就问了我,他说你本省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我说他们是跟着国民党来到台湾,当时你告诉他们要带他们回家,3年过去了,5年过去了,结果一来就是一辈子,他在台湾娶妻生子。有个情况,你们可能不知道,当时很多老兵娶的要么是残废的,要么就是痴障。那这些老兵为什么会娶呢?就是想传宗接代而已。

我印象很深的事情就是在立法机构开会时,时任秘书长李先生笑眯眯地对着我们几个努力推进这件事(老兵回乡)的人说,蒋先生同意了,都回去,明天就会宣布。两岸之间多一点人道,少一点政治算计。我们太多政治算计,少了人道。所以为什么我会讲“政治有障碍,民间可先行”。因为民间的考量很简单。

来源:深圳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