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民进党当局将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烧烤

中评社香港10月26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将于今日召开“中天”新闻台换照听证会。这是“NCC”成立十四年以来,首次因为电视台换照召开听证会。这次听证会将逐一检视将于十二月十一日证照届期的“中天”新闻台,这六年来对马政府发照时的附条件承诺执行和违规情况,并邀请当事人、利害关系人、鉴定人与其他参与人陈述意见。由于这次听证会对“NCC”决定是否为“中天”新闻台续发证照具有关键作用,而“NCC”本来就已经先入为主地对“中天”作了“有罪推定”的“自由心证”,而且据说在七名鉴证人中,有六人认定“内控失灵”,因而“NCC”作出“关台”裁定的机率较高。这就引发了各方面的高度关注,并将会有团体前往“CNN”大楼及“立法院”游行示威。

旗下包括有“中天”新闻台、“中天”综合台、“中天”娱乐台三个台湾境内频道及“中天”亚洲台、“中天”北美台两个境外频道的“中天”电视,原是一九九四年九月一日由于品海创办,后来因为经营不善,亏损严重而几经易手,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由旺旺集团总裁蔡衍明以个人名义注资入主中时集团,“中天”电视于二零零九年连同整个中时集团成为旺旺中时媒体集团成员。

由于蔡衍明在大陆经商有成,而中时集团名下则拥有两家电视台(另一家是“中视”)及《中国时报》系列多张报纸,在台湾地区舆论界拥有重要地位,因而引发亲绿社运团体不满,他们曾经发动“反媒体垄断运动”,声称要“拒绝中国黑手,捍卫新闻自由”。此运动成为近年来台湾地区各种“名白实绿”社运的发端。尤其是在二零一八年中及之后,中时集团带动起“韩流”,成为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及出选“总统”、反制“罢韩”的重要舆论阵地,因而导致民进党当局“恨得要死,怕得要命”,陆续采用各种有理或无理的“理由”,予以开罚。而对比其他媒体,尤其是那些亲绿的电视台,却是一样的问题新闻、一样的裁罚原因、一样“违反事实查证原则”,但却不罚款,仅用“发函改进”四个字予以警告。

籍着“中天”新闻台的证照到今年十二月十一日到期,对“中天”新闻台的迫害提升到了“关台”的高度。去年六月十八日,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打响“第一炮”,发函“NCC”要求废止“中天”新闻台的执照。在“立法院”通过《反渗透法》等独裁式法律之后,要废掉“中天”新闻台“武功”的行为就越发升级。这当然是为了保证民进党能够长期执政,而要赶尽杀绝不同意“台独”立场的媒体的“试水温”之作。如果成功,可能还会有有其他的不赞同“台独”的媒体受害。由于电视台占用频道资源,可能是民进党当局籍故“修理”的重点对象。而那些赞同“台独”的媒体,则将继续以各种方式提供资源,让其养肥喂大。 

但在民进党内,也有不同声音,陈水扁就在日前针对“中天”新闻稿证照期满问题,在脸书及LINE群组贴出和郑南榕的合照,以“追求百分之百言论自由的代价”表示,台湾不能只有一种声音,政府可以更迭,但新闻自由是民主价值。他说自己在“总统”任内没关掉“TVBS”,原因是他不希望威权政府箝制新闻自由、打压言论自由历史重演。陈水扁说,没关掉“TWBS”,不是对T台没意见,而是基于“倘若要由我来决定应该是报纸不干涉政府运作,还是政府不干涉报纸运作,我立刻可以决定后者比较好”。

另外,民进党政府内部近日参考一份由亲绿智库所做民调显示,仍有半数民众对政府用公权力将媒体“撤照”,持反对态度。因而有党政高层对此直言,“中天”新闻台是否撤照,对蔡政府来说,“不关台内伤,关台受伤”,是两边都不讨好的议题。

民进党内似乎都将此问题,还有陈同佳赴台投案等问题的最后决定权,寄望于蔡英文,并认为只有她才可以“一锤定音”,解决纷争。但蔡英文却三缄其口,至今没有开腔。

然而,民进党内有不少人认为,这些事态可能会戕害蔡英文的形象。尤其是“中天”续约问题,涉及到新闻自由,将会导致美国对她“有看法”,将她推往火堆上烧烤。实际上,新闻自由是美国基本价值观,即使是极为痛恨左派媒体的特朗普,尽管经常予以痛斥,但却一直没有施以“制裁”以至“撤照”处罚。

既然如此,为何蔡英文却不出声?可能是她已经感到,其实这些事态都是有心人在制造她已经开始“跛脚”的“既成事实”,以便于浑水摸鱼,提前部署“接棒”。但又不能过早反制,因而只能是在有人“冲冲冲”冲过头,引发社会反面反应之后,才趁势逆转局势,出面喊停。倘果如此,就是有意采取“引蛇出洞”的手法,不过却又不是主动“引”,而是被动地“等”。 

其实,现在包括林锡耀在内的“新潮流系”骨干,都也没有对此吭声,看来似乎是在冷眼等着看,有“二零二四”潜在竞争对手犯错,使得威胁“新潮流系”推派人选代表民进党出选“总统”的障碍“自动消失”。

然而,此一事态的破坏性,已经不单止是将会令蔡英文的形象受损,而且也可能会危及民进党全党及其长期执政的愿景。实际上,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日前就提到,国民党年轻人的支持度已经从他三月上任时的百分之十提升到逾百分之四十,是因为国民党有做很多调整。而朱立伦则追加了一句,这是因为现在的民进党“太嚣张”了。

此情景,颇为相似于二零一八年的“九合一”选举的前夕,由于民进党的嚣张跋扈,滥用“党产会”、“促转会”等公权力机关,要赶尽杀绝国民党,而导致民意反弹,最终成为民进党惨败的重要原因。再过两年,又将举行一次“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是否将会重蹈覆辙?且拭目以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