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评社评:美国选后美台关系的"变"与"不变"

105911210

美国大选辩论会(中评社资料照)

中评社香港10月27日电(评论员 束沐)美国总统大选已进入倒计时。虽然“中国牌”在两场辩论会的言辞攻防中无所不在,“抹红”也成为本次选举策略之一,但迄今为止,竞选双方都没有明显操作“台湾牌”的动作,而近段时间外界热议的所谓“台海十月惊奇”也尚未出现。

作为中美关系中最敏感的台湾问题,并未成为此次美国选前的“爆点”,这一方面说明“台湾牌”在美国政治竞争中其实没有那么重要,另一方面也说明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解放军在台海周边地区的“亮剑”有力震慑了美台双方相互利用、制造事端的躁动,台海和平稳定的主导权牢牢掌握在大陆手中。

不过,我们也要冷静地认识到,美国对华政策路线的转向是具有长期性、结构性和朝野共识性的,未来无论是谁赢得选举、主政华府,美国对台提升政治、经贸、军事安全领域关系的需求和诱因都会升至近40年来最高,而这又迎合了岛内政治势力的谋“独”企图,势必转化为日后美台关系继续走近、升级的预期。

可见,此次美国大选结果对中美关系一定会带来短期效应,也必然会牵动两岸关系的敏感神经,但中长期美台关系的演进轨迹似乎已经有迹可循。故我们有必要从近期美国朝野政界、智库、媒体对台海局势、美台关系前景的判断和谋划中,进一步把握选后美台关系的变量与常量。

若特朗普胜选连任,美台关系“畸形化”将彻底走上一条不归路。尽管目前拜登民调领先,但四年前民调失准跌破眼镜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尤其是特朗普上任后把民粹治国推向极致,再加上今年以来疫情、BLM运动等突发因素影响,美国的民意结构是否已经产生结构性突变,尚不得而知,选情仍然扑朔迷离。但可以确定的是,特朗普任内已经开启了美台关系“畸形化”的进程,而这一进程将随着其胜选连任而进一步加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台湾将彻底沦为美国“反华大外宣”基地,美台右翼极端民粹合流将招致极其危险的结果。据民调机构Yougov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台湾民众对特朗普支持度达到42%,在亚太高居第一,也是特朗普支持率高于拜登的唯一亚太地区。上述结果“归功于”美国反华鹰派分子与“台独”势力唱和,塑造岛内“亲美反中”民意的政治操作。若特朗普胜选,这股民粹很可能驱动岛内谋“独”行为升级,台海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战争风险。

第二,美台“以钞票换门票”的失衡关系,将转化为2300万台湾民众身上的沉重负担。特朗普执政四年来,“交易性格”与非建制做派在美台互动模式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例如,特朗普背后军工复合体的庞大利益,是刺激台海地区备战氛围飙升的重要因素,而这又和蔡当局鼓吹的“国机国造”、“国舰国造”相契合,仅仅是玩弄和炒作“美台军工产业链”概念,就可以带来巨额利润。再以美台经贸谈判议题为例,特朗普团队透过私相授受的方式“对接”岛内既得利益集团,非常符合长期以来民进党的政治口味,而这背后的佣金、回扣、游说费又会是多少?一定是由全体台湾民众埋单。

美台关系走向畸形,并非是特朗普一手造成,而是源于冷战以来美台扈从关系的本质。所以,假如特朗普败选,民主党人执政,近年来动荡波折的中美关系可能迎来一段较为缓和、稳定的窗口期,美台关系也将随之重返“建制派”所青睐的互动范式。但是,正如前文所述,美国对华政策路线的转向,以及西太平洋地区军事力量的结构性变化,都会让民主党手中的“台湾牌”仍然带有浓重的冷战色彩,也决定了今后美台关系及其互动模式将呈现出“本质目标不变、手段形式有变”的特征。

首先,即便民主党重返执政,美国对台“一中政策”的空洞化趋势也不会改变,美方将在对台“战略模糊”与“战略清晰”之中寻求新的平衡点。特朗普任内美方将对台“六项保证”原件首次公开,这虽然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动作,但朝野对这一动作并无异议,再加上近年来多项“友台”法案在国会高票或无异议通过,均说明美方对虚化、弱化“一中政策”是有基本共识的。

不久前,美国涉台智库界曾就“战略模糊”议题展开辩论,各方均认为美国虽不应为台湾问卷入和中国大陆的战争,但对台湾安全及其制度的“保护承诺”不应改变。因此,相较于特朗普“交易性格”虽具有不确定性,却增加了“弃台论”的可能性,民主党执政下“弃台论”或“交易台湾论”的可能性将大幅降低,拜登将寻求一个更加稳定、信任、可持续的“准同盟”美台关系。

其次,民主党重返执政也不会改变“豪猪”政策,即加强对台湾再武装化、再堡垒化,令大陆“武统攻台”付出更大的成本,今后美国售台武器的侵略性、先进性将继续提升。尤其是在“疫后经济复苏”成为亚太各国政府最重要施政主题的背景下,韩国、日本、菲律宾、越南等周边国家出于对华经济关系考量,料都不会完全配合美国在该地区增加对华针对性军事部署,而台湾在其中的角色必然相对吃重。最直观的例子,莫过于具备军事、情报功能的AIT台北新馆,该馆虽然在特朗普任内竣工启用,但其开工建造都是在奥巴马任内进行,证明两党在美国在台长期部署的目标一致性。

此外,特朗普任内美台在经济、科技、“外交”领域的一系列合作项目,也不会随着此次大选结果而出现明显变动。如美台在5G和网络领域针对大陆的技术研发、“资讯战”合作,再如美台经贸协议或在民主党政府倾向重返CPTPP的框架下出现突破,还有美国协助台湾拓展对印度的关系、继续支持台湾在国际非政府组织参与和发声等。

当然,若拜登上台,为了凸显与特朗普动辄施压、敲诈、威胁作风的不同,拜登或支持和鼓励各方展开有意义的对话,透过和平协商方式处理争议。而这也可以在部分程度上理解蔡英文在今年“双十演讲”上抛出“两岸有意义对话论”的动机。对美做好“两手准备”的民进党当局,与其看美国的脸色亦步亦趋,不如从根本上反思当前台海动荡不安的源头,以实际行动改弦更张,回到两岸和平发展的共同基础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