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美选后蔡政府须慎谋应变

105917832

特朗普与拜登白宫宝座争逐战,进入短兵相接的白热化阶段。(资料照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0月31日电/大华网路报今日时评文章,距离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投票仅剩4天,共和党特朗普与民主党拜登竞争愈趋激烈;综合各家民调显示,两人全国性支持度快速拉近中,白宫宝座争逐战进入短兵相接的白热化阶段,鹿死谁手犹待美国选民的最终抉择。而全球的目光正聚焦在即将揭晓的大选结果,包括四年多来力挺特朗普总统、也期待他胜选连任,并僵硬坚持“联美抗中”路线的蔡政府。 

依据美国保守派民调公司“拉斯穆森报告”(Rasmussen Reports)公布的最新数据,拜登以49%对上特朗普的47%,双方差距缩小至2%,显示自拜登儿子杭特的“电邮门”丑闻疑云传出后,双方的支持度互有增减;另一家曾经在2016年大选期间,唯一精准预测特朗普最后将赢得密西根州的“特拉法加公司”(Trafalgar Group)所做的民调,更呈现出48.4%支持特朗普、47.6%力挺拜登,被一些舆论看作两人已出现黄金交叉,有可能导致2016年希拉蕊决战特朗普的历史重演。 

不过,向来被特朗普视为眼中钉的媒体如CNN、纽约时报等,依然认为拜登民调持续领先特朗普10%以上,将获得最后的胜利,纽时还发表社论呼吁选民踊跃投票,“让美国有史以来最糟糕(没有之一)的总统下台”;路透社/Ipsos所做的调查也显示,拜登的全国性民调持续超前,只是在决定胜负的部分摇摆州中,拜登领先幅度缩小,与特朗普激战拉锯。不过,NBC新闻网日昨报导,指近来网路流传关于杭特在中国事业的六十四页调查报告,可能涉及造假;若属实,杭特“电邮门”丑闻对拜登的杀伤力可望减弱,有助其顺利迈向白宫之路。 

拥有现任总统连任优势的特朗普,为什么在这次大选中陷入苦战?除了新冠肺炎疫情惨重、防疫不力之外,更重要的是美国多数民意普遍认为,特朗普上任4年来,不但未能实践“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MAGA)的竞选愿景,反而制造了美国的国家危机,遑论这次的竞选主轴“让美国维持伟大”(Keep America Great/KAG)。美国主流媒体纽约时报所发表的“结束美国国家危机”(End Our National Crisis)的专文中,即归纳出特朗普以下缺失: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时,的确点出了国家面临的种种沉屙,引发了选民共鸣,终能击败对手希拉蕊入主白宫,但各方论见以为,特朗普4年来非但无法解决国家紧迫的问题,反而让自己成为“国家最紧迫的问题”。特别是,特朗普滥用职权,否认政治对手的合法性,打破了几代以来将美国团结在一起的传统,把公众利益和他的商业利益与政治利益挂勾,对美国人的生命和自由表现出令人震惊的漠视,“不配担任总统的职务”。 

∎煽动种族主义。据美国媒体观察,自特朗普上台后,一系列激进言论与相关政策,使得种族主义和白人身份认同变得活耀,排外情绪也渐趋浓烈。这几年,美国发生多起枪枝暴力以及警察执勤过度使用武力枪杀黑人事件,舆论多将矛头指向经常口不择言、发表刺激性论调的特朗普,助长了“白人民族主义”(White Nationalism)与“白人至上主义”(White Supremacy),严重破坏历任总统所建构的多元文化价值。例如:特朗普曾经发表一系列推文攻击民主党及少数族裔国会女议员,声称“如果她们在美国不幸福,不如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这就是典型“白人民族主义”的思维,遭舆论痛斥“将白人民族主义的语言带进了主流政治,造成美国的分裂”。 

∎孤立主义还魂。特朗普上台后不久,即在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与“巴黎气候协定”(The Paris Agreement);2018年退出“伊朗核协议”(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与“中程飞弹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INF);2020年又退出“开放天空条约”(Open Skies Treaty),甚至在新冠肺炎疫情延烧之际,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这些全球“退群”的一连串举动,被冠上了“新孤立主义”(Neo-Isolationism)的称号,对习于自居世界警察的美国霸权而言,犹如在国际政治体系中的战略大撤退,也使得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口号沦为空谈。 

以上所举数端,正是反映了美国主流媒体敦促选民11月3日出门投票,力阻特朗普连任的背景。惟大选决胜因素复杂,加以拜登个人的政治魅力稍嫌不足,公开发言偶现口误引发健康疑虑,又爆出儿子杭特扑朔迷离的“电邮门”传闻,因此,尽管拜登在过去几个月民调一路领先,但许多选情观察家从股市释出的讯号分析,特朗普还是有可能胜选连任。 

特别是,特朗普提名的巴雷特(Amy Barrett)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事案,日前在参议院以52票赞成、48票反对,顺利过关,被媒体形容是特朗普赢得大选前关键的一场胜利,使得即将登场的选举投票,更呈现55波的紧绷态势。对向来诡谲多变的美国总统大选来说,就算进入倒数几天,仍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戏剧性变化,例如1980年加州州长雷根竞选总统时,在投票前夕民调还落后卡特8个百分点,最后雷根却获得压倒性胜利。这是在观察及臆测此次美国大选,不能不列入的重要参考指标。 

对台湾而言,此次美国大选,不论是特朗普逆转连任或是拜登胜选变天,美台关系持续紧密合作的主调应不致发生重大改变,但美国反中大战略极可能进行适度调整,逐步回归过往“竞争/合作”的互动架构。被多数美国学者专家批评“中国政策彻底失败”的特朗普即使连任,恐怕也不得不改弦易辙;而拜登如能顺利入主白宫,势必重新修正对中国政策,建立新的架构处理美中紧张关系,换言之,拜登虽会持续对中国的强硬立场,争取盟邦加入联合阵线,挑战中国近年来的强势作为,但也将在符合美国利益的领域与中国合作。因此,美国大选结果与美台关系发展之间,必然无可避免会产生连动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当美国对大陆强硬派在华府外交圈占绝对上风之际,一群主张继续与中国接触的美国学者集体投书“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驳斥鹰派强硬遏制中国的论调,认为“特朗普政府反中过了头,侵犯是对北京的错误回应(Aggression is the Wrong Response to Beijing),只会适得其反”。可以预料,11月3日选后的美国新政府(无论特朗普连任或拜登胜出),在经过两派论辩后,将回到与中国大陆正常交往的轨道;这也是4年多来自甘随特朗普起舞,强行“反中仇陆”路线的蔡英文政府,不能不务实面对、并重新思考调整战略的美中台三方互动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