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李清潭:两岸是终须一战?还是终须一谈?

105935397

中山大学企业管理学系专任教授李清潭。(中评社 高易伸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高雄11月20日电(记者 高易伸)台湾无法加入RCEP究竟有多大影响,中山大学特聘教授李清潭接受中评社访问认为,一般都用边缘化来形容台湾所处的困境,他认为用“非正式化"(informalization)形容会更贴切。台湾再一次被摒除在国际社会之外,失去了“正式化”角色,这才是最严峻问题。两岸究竟是“终须一战”?还是“终须一谈”?值得深思。 

李清潭表示,台湾2001年加入WTO时,过程并没那么坎坷,且两岸都同时入会,之后为何演变迄今会这么尴尬困难?若用当年的WTO来衬托今天无法加入RCEP或CPTPP的窘境,无非就是凸显台湾在地缘政治上的迂回空间或沟通管道是失灵的。 

李清潭,台湾台中人。英国伦敦政经学院法学硕士、英国华威大学法学博士,曾任中山大学学务长、管理学院院长,现为中山大学企管系专任教授、中山大学特聘教授。并担任社团法人台湾全球化商务管理学会理事长、中华财金高阶管理人协会常务理事等职务。 

RCEP对台湾冲击如何?李清潭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国际贸易就是“TAKE & GIVE”。有些能给、有些不能给,台湾纵使没能加入RCEP,不会全赢、但也不会全输,他认为真正损失的是台湾无法在国际政治上扮演较多角色。 

不过,李清潭说,他不认为台湾在经济和贸易上会更被“边缘化”,因为台湾始终都在全球高科技、创新组合与新兴科技的供应链内。自2008年金融海啸过后,很多企业早就西进或南进部署了。除非全球断链,例如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事件,如果台湾在供应链的生产和制造过程,还是处于供应链之中且保有代工角色,就不会有边缘化的问题。他客观认为,台湾在经贸上的受损没有外界论说的那么巨大。 

台湾高科技产业可能不受RCEP影响,传统产业如钢铁、纺织、工具机或石化产业、农业呢? 

李清潭分析,后面的这些基础和民生工业,本来就受到保护,自然不太可能开放让其他国家轻易进入,况且台湾这些 传产,能出去的早就出去了,留下来的,市场也浅薄,冲击自属有限。 

李清潭指出,印度没有加入RCEP也是这类原因,因为印度的产业结构多在基础跟民生工业,而这是每个国家都有能力竞争的,印度不会想把这些基础工业开放让给国外竞争者,印度若想加入,还需思考有哪些廉价商品能够对抗纽澳农牧农业或中国大陆的廉价制造业。 

再者,李清潭认为,今天的结果其实就显示台湾在当前地缘政治的困境,或许台湾高科技仍有竞争力,但在政治上能够扮演的“正式角色”会更弱化。台湾争取了这么多年,但不论是RCEP或CPTPP,都仍在门外。 

李清潭分析,台湾被排除在RCEP之外,“不是统独、或蓝绿的问题”,而是全体必须面对的情势问题;正是执政者有没有能力寻求替代性“对外政策”的问题?假使今天不要“九二共识”、不要“一国两制”或“台湾独立”,那么领导团队的对外政策究竟是什么? 

李清潭认为,这可有正面的解决方法?这是台湾所有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学者专家都想问的!两岸究竟是“终须一战”?还是“终须一谈”?朝野大家都说有“十八般武艺”、“有N套剧本”,但怎么都没看到正向发展? 

最后,李清潭指出,台湾无法加入RCEP他不能说影响过大,毕竟民间企业、私人商业早就超前部署,但台湾没办法参与国际政治舞台、经济组织上的角色会更弱化。“正式角色”也会越来越薄弱。台湾20年前还能加入WTO,但现在连区域或双边都没有角色可扮演了。台湾领导人有没有办法说出一个对外政策或出路方向,就是台湾要往哪里走? 

台湾对外关系只靠着情绪在走吗?为什么越走空间越窄呢?台湾执政者一直强调中、日、韩三者仇恨和矛盾很深,可是为什么这一次东北亚的自由经贸区成型了?中、日、韩在经贸上面可以拥抱在一起呢?台湾朝野不是应该有所深思吗? 

李清潭质疑,那就代表台湾朝野双方都在打“迷糊仗”,大家都是靠着新闻氛围的感觉在走。两岸沟通从有“正式”管道,到增加了“非正式的”迷茫困局,这两者间的隔阂让很多沟通、合议、协调消失。两岸互动已经越离越远,这才是真正影响台湾的关键,而不是RCEP的出现表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