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傅慰孤:战机失事原因不外乎气候机械人为

105935426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新竹11月20日电(记者 黄文杰)空军退役中将傅慰孤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共机不断绕台不必然会造成空军战机失事,要知道没有一位飞行员会希望出事情,他把战斗机飞行员比喻赛车手,赛车手也是用极大速在开车,一不小心碰撞就出事,本身也是高危险,飞行员是三度空间,体力跟精神力高度集中,当然任何训练中都会有问题,好比运动员跑步也会受伤,但是没有人愿意看到飞机失事。 

他说,空军的战力是三军里面最好,共机绕台数量,其实都是在空军可允许的范围能量,应该不是“疲于奔命”出事,只是如果对方来十八架,我们也“伴飞”十八架,双方又不能开战,目的无非就是展示同等兵力,但是两岸军力悬殊,怎样取得“国防安全”又要兼顾自己战力,才是努力方向。 

傅慰孤,浙江镇海人,空军官校第46期、三军大学战争学院正规班、兵学研究所毕业,1997年1月出任首席副参谋长,1998年1月晋升中将,前后担任“国防大学”空军学院院长、“国防部常务次长”,2002年3月任空军副总司令。退役后陆续完成元智大学机械研究所硕士、台湾大学EMBA学位。现在是元智大学校友会荣誉理事长、两岸华孙文化艺术交流基金会董事长,中华文化孙子兵法研究会创会长。 

台空军第五联队26作战队队长蒋正志上校17日傍晚驾驶1架F-16单座战机进行夜间飞行训练任务时,在起飞2分钟后,约在花莲北面8海浬处突然从雷达光点上消失,军方与海巡漏夜搜寻仍未发现蒋员踪迹,陆海空搜救任务马不停蹄进行。 

空军出身的傅慰孤表示,看到20天内空军发生第二起意外,很难过,他翻农民历,17日是初三,月出时间可能要到很晚,大约下午5点半就天黑,F-16是晚上6点多起飞,所以是全黑夜,全黑天气晴朗,天上星星跟海面的船是一个样子,海天不分,飞机一起飞要右转出海,如果稍微不小心,明明想说飞机是爬升,结果飞机往下走了,会有飞行错觉。 

傅慰孤说,他以前夜训通常下午要睡觉,精神养足了才飞,眼睛也做保护,以前飞行训练还要把卫生纸带在身上,白天可能看不出灰尘影响,但是晚上座舱玻璃灰尘会影响视线,拿卫生纸再擦乾乾净净,夜间视力跟视线要保持在最佳状况,另外失踪的蒋正志是中队长,行政事务是否太多?当天下午是否跑去开会没有办法休息?当天的精神体力有没有调整过?都要进一步瞭解,毕竟飞行非常消耗体力,体力跟精神力高度集中。 

他解释,其实夜航训练,每个月最少是一小时,菜鸟跟老鸟都一样,保持夜间战斗的过程,现在初步研判飞机没有异状,照道理不会是因为共机绕台次数太高影响,目前训练阶段每天不会超过3批次飞行训练,即使因应共机在防空识别区出任务也不会超过这个数字,会轮流上去,因此机械与飞行员疲劳应该是没有问题。 

傅慰孤强调,没有一位飞行员会希望出事情,这是基本原则,都是做好最完整的准备,但是训练过程,免不了会出现疏忽,他把战斗机飞行员比喻赛车手,赛车手也是用极大速在开车,一不小心碰撞就出事,本身也是高危险,飞行员是三度空间,每次飞行都要做最好准备。 

他说,失事原因不外乎三项;气候、机械、人为,如果怪罪马政府时代不更换战机,这叫“推卸责任”,马政府也试图努力,但是三代飞机一晃20多年,严格说来空军的飞机只能算2.5代,美国最新卖我们F16V也只是三代机,根本买不到四代机。 

操练频繁会导致这样结果吗? 

傅慰孤分析,任何训练都会有问题,运动员跑步也会受伤,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如何把这些可能因素降低到最低,不会影响空军战力,飞行员出事,对“国家”部队都是严重打击损失,军方会努力进行失事预防,目前共机绕台数量,其实都是可允许的范围能量,只是对方来十八架,我们“伴飞”十八架,双方又不能开战,目的无非就是展示同等兵力,但是两岸军力悬殊,怎样取得“国防安全”又要兼顾自己战力,才是努力方向。 

被问到,空军战力是否人员短少,造成飞行员“疲于奔命”? 

傅慰孤认为,空军的战力是三军里面最好,不至于发生飞行员“疲于奔命”,但是也要凸显“无昔日英雄,就无未来英雄”,如果政府对昔日英雄不尊重,现在的飞行员,怎么可能拼命呢?以前劳苦功高的人,一旦退役都被打成米虫,现役军人会怎样想,未来保障在哪里?这不是说不爱“国”,不愿意牺牲奉献,而是怎样提振军队士气与人员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