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郁慕明谈保钓:固有疆域,一寸都不能少

105936675

新党荣誉主席郁慕明。(中评社 雷明正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1月21日电(记者 雷明正)新党荣誉党主席郁慕明在“保钓运动发起50周年纪念研讨会”中,针对钓鱼台问题,他表示,还有待继续努力,但是固有疆域,一寸都不能少,这是我们的任务,也是我们代代相传的。 

由台湾钓鱼台光复会所举办的“保钓运动发起50周年纪念研讨会”21日在师范大学举行,由理事长刘源俊主持,与会人有前“总统”马英九、新党荣誉主席郁慕明、钓鱼台教育协会理事长陈美霞及退休石油探勘研究员陈赞煌等。 

探讨主题有3个,首先是回顾70年代的保钓运动,由刘源俊主持,与会人有保卫钓鱼台运动发起人胡卜凯、清华大学电机学系教授李雅明、“中研院”人文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钱永祥;接着是90年代的保钓运动,由常务理事习贤德主持,与会人有辅大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何思慎、“国防部”资深谘询委员宋兆文、前台北县议员金介寿、理事殷必雄、退休空军中校王仲年;最后一场是展望未来,由理事纪欣主持,与会人有前公视董事长邵玉铭、前“立委”钱达、自由作家郑鸿生及媒体工作者张钧凯。 

郁慕明回忆,半百五十年,代表人生一半过程,我们曾经努力过这件事情。而这件事情还有待继续努力,保钓工作室追随大家,因为当时我还在军中服务,但我是追随大家进行保钓工作。固有疆域,一寸都不能少,这是我们任务,也是我们代代相传的。 

刘源俊表示,当年留学生参加保钓最主要理由是,反对美日霸权,赃物必须归还原主,50年来这一个理性诉求始终没有改变。他指出,2017年“美日峰会”声称《日美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台海域,这是霸占赃物的行为。”希望台湾年轻一代看清楚,不要为强权与媚外的当局蛊惑“。 

陈美霞则感概,台湾保钓运动陷入断层。她表示,钓运曾经是近代华人知识份子最广阔的一次集结,却很难建立历史的延续与发展。她希望保钓种子在台湾社会生根发芽,保钓才能传承与永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