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评社评:猪内脏之役打下中国国民党内造化根基

中评社台北11月30日电(评论员 林淑玲)中国国民党11月27日在“立法院”泼洒猪内脏反瘦肉精美猪,蓝委把腥臭不堪的猪肝、猪肺、大肠丢在绿委身上,女蓝委手拿血淋淋的猪心当手榴弹砸,惊悚画面登上国际媒体版面。被边缘化许久的国民党终于重新找回声量,这一战也奠定国民党内造化基础,主席兼蓝委江启臣气势冲天。 

法国政治学者莫里斯.杜瓦杰(Maurice Duverger)将政党分成大两类:一,内造政党:在议会中透过联盟关系所逐渐形成的政党,权力中心在“国会”,党的发展与走向亦是由议会中的菁英来决策。二,外造政党:透过社会运动逐渐发展出的政党,党的决策权力并不完全操控在议会菁英之下,党的行政体系主导党的决策与走向。 

国民党过去是偏外造政党,党的权力在党中央,尤其是执政时领导人兼党主席,集党政大权于一身,议会党团须听命于党中央指挥,党中央握有提名权,议会党团不敢不顺从。2016国民党在野后,党中央严重弱化,没钱没人,也指挥不动“立法院”党团,形成一盘散沙。江启臣今年3月在党主席补选击败郝龙斌当选,国民党终于进入内造政党的轨道,但也经过半年的磨合才在“猪内脏之役”一战成名。 

国民党之所以终于走上内造化之路,有以下几个原因:一,国民党支持度仍偏低,国民党智库日前发布民调支持度为2成,台湾民意基金会的民调为21.2%,在这么低的支持度之下,国民党无力走街头路线,透过街头运动带起风起云涌的气势发挥政治影响力。以11月22日有6万人参与秋斗反莱猪大游行为例,蓝军只是参与,并非国民党主场。国民党也是因没信心,才采并场的方式上街反莱猪。同时,街头运动长期以来并非国民党强项,不像民进党不论执政或在野,都能保持街头动员能量,维持外造政党由党中央领导议会党团的型态。 

第二个原因,国民党在野后拥有最大实权的就是“立法院”党团,上任党主席吴敦义虽贵为前“副总统”也因无实权指挥不动党团,最后只好黯然下台。江启臣成为党主席后迅速让党与党团完成一元化领导,不论是资源、动员都能快速有效率,就像这次的“猪内脏大战”。同时,江启臣本身也不是街头型政治人物,从议会发动革命不论是对党内或对外都有利于他,打赢这仗他将会更有信心,更强化党团的攻击火力。支持度高达7成的反莱猪议题给江启臣抓到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会全力拚下去。 

国民党走向内造政党对明年主席改选,将产生决定性影响。 

被点名可能角逐明年党主席选举的蓝军大咖有马英九、韩国瑜、朱立伦,以及争取连任的江启臣。现年70岁的马英九除了扮演蓝军长老角色,有事情时出来说说话,要再重出江湖可能性相当低。韩国瑜因有众多死忠韩粉支持,动员能力超强,被视为热门人选;但韩国瑜问题出在色彩鲜明、民间爱恨两极,蓝委对他的支持度并不高,韩是否复出还很难说。与韩家交情深厚的蓝委许淑华日前受访即透露,韩国瑜无意愿参选党主席。过滤掉这些因素,明年国民党主席选举,最可能的情况是江启臣与朱立伦对决。 

江启臣和朱立伦的背景与路线其实非常接近,都是留美且极度亲美、与大陆保持距离,这两人明年要PK党主席就是看两人手中的资源。朱立伦目前没有任何正式政治职务,虽然造势活动不断,但人气并不特别显着,形势比人强,这一点对朱很不利。相较之下,江启臣有“立委”身份,能带着党团造势,蓝委也会挺他,优势比朱立伦强很多。 

而且,以国民党支持度不如民进党,无法从街头创造能量,明年如果非蓝委出任党主席,还要看能否带动得了“立院”党团。如果指挥不动,甚至形成党团与党中央不同调,光是打内战就好了,根本无法对外。 

江启臣现在努力型塑党与党团结合的优势,巩固明年能蝉联党主席大位,意在仰攻2024;现实上,只要让江启臣连任党主席,朱立伦2024想卷土重来参选的机会就大减,除非他能结合蓝军“人气王”侯友宜。然而,侯虽曾是朱立伦新北市长副手,但现已非吴下阿蒙,不太可能去当朱的副手。侯跳出来竞逐2024甚至是有可能的。 

国民党创党至今从未真正“内造化”,这次的猪内脏之役对党的影响不可小觑,极可能让国民党从此走向执政与在野双轨发展,在野即换轨为内造化政党,由蓝委担任党主席,党中央与党团一元化领导,以利奋起重返执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