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取消台美交往限制 刘泰廷:台湾好处待观察

105982468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中1月13日电(记者 方敬为)美国国务院宣布取消美台交往限制,被视为特朗普卸任前的反中疯狂之举。中兴大学国际政治所助理教授刘泰廷接受中评社专访表示,该宣告看似震撼,但细看说法,强调解除的是“Self-Imposed”,类似于国务院的外交“内规”,也就是说,解除限制内容不只模糊,更没有法源依据,特朗普看似疯狂,但仍遵守“一法三公报”、《台湾关系法》范畴,美中台大框架仍在,台湾能否获得实质好处,有待观察。 

刘泰廷,中兴大学国际政治学研究所博士,兼任兴大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日韩总合研究中心研究员等职,研究专长包括国际关系理论、国际政治经济学、东亚国际关系、中国外交政策、两岸关系等。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日宣布,取消美国政府各部门长年以来的复杂对台交往限制,声明指出,台湾是美国可信赖的合作伙伴,但数十年来,美国国务院制定复杂的内部限制措施,规范美国外交、军事与其他官员和台湾官员互动,未来将取消所有自我施加的限制。蔡政府驻美代表处对此表达感谢,认为该声明充分反映台美关系的强劲与深度。台“外交部长”吴钊燮也对此表达感谢。 

针对美国宣告取消对台交往限制的政治效应,刘泰廷表示,就台美关系而言,当然是进一步深化,台美的伙伴合作可望藉此更加稳固,以蔡政府当前的外交路线及政策而言,绝对是一大利多,被称为特朗普卸任前给台的“大礼”也不为过。但就美中关系、两岸关系而言,美国此举必然是负面效应居多,不过短期内也不会掀起政治波澜,因为美国正在政权转移阶段,真正牵动美中台三角关系变化的关键在于,继任的拜登政府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刘泰廷指出,假如拜登政府承接相关政策,上任后持续对台热络,并且逐步挑战“一法三公报”、《台湾关系法》框架,届时美中台关系将走向非常严峻的情势,而台湾处于两强的夹缝之间,安全风险的压力相对庞大。 

拜登承接特朗普路线的机会大吗?刘泰廷认为,可能性较低,虽然特朗普政府国务院宣布取消对台的交往限制,但可以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其实也没有完全疯狂,不留余地给拜登政府。而未来执政的民主党政府,不只掌握行政机关,连立法机关也即将迎来多数席次,更让拜登有能力脱离特朗普遗留下来的泥淖。 

刘泰廷指出,有一派说法认为,美国务院的宣告基本上是国会共识,拜登继任之后,为了不得罪立法机关,难以反悔。但事实上,美国三权是分立的,从过去美国的行政体系来看,立法跟行政两个部门之间的不和,已行之有年,两者不同调并非新鲜事。确实,假如该宣告是经由国会审理后实施,拜登当然没办法轻易推翻,但也未必要落实。 

此外,刘泰廷说,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事实上没把路封死,细看该宣告原文,其所指解除交往限制的字眼是“Self-Imposed”,是相当模糊不清的词语,类似于内规、潜规则之类的定义,也就是说,蓬佩奥宣布取消国务院内部对台的外交内规,可是实际解除的限制内容为何?有无法源依据?外界都无从可知。 

由此可见,解除限制的宣告并没有经由立法机关审理,纯粹是行政部门本身的决策。刘泰廷说,若只是行政部门的决策,对继任的拜登政权来说,想要调整更是件容易的事,毕竟是“内规”何时恢复、何时解除、相关内容为何?都是行政部门内部的事,外界无从置喙。而特朗普政府则只是大张旗鼓的将内部决策公告周知,却难以对继任者产生约束力。 

因此,刘泰廷认为,从台湾的角度来看,当然是乐见台美交流限制解除,可是若只有短期效果,意义恐怕不大,尤其根据继任拜登政府的政治路线判断,台美关系难以如特朗普执政那样热络,台美互动冷却是预期趋势,台湾要有美中台三角关系回归传统的心理准备,适时调整外交政策,或是因应变局的根本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