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何瑞恩:拜登可能启动对台政策审查更新指针

105982541

何瑞恩预期,北京可能因为华盛顿对台政策调整而惩罚台北 中评资料相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华盛顿1月12日电(记者 余东晖)奥巴马时期的白宫高官何瑞恩(Ryan Hass)分析各方对蓬佩奥解除美台交往内部限制的反应,认为拜登政府比较可能恢复评估和批准美台接触的规程,确保符合美方长期政策的精神;并可能启动对美国对台政策的审查,更新美台接触的指导方针。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该学会台湾研究项目暂行主任何瑞恩11日在布鲁金斯官网撰文,题为“解除对美台关系的限制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2013至2017年间,何瑞恩担任白宫国安会中国事务主任。 

何瑞恩回顾了美台交往规程的发展历史: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后,美国政府制定了指导方针,以界定在非官方关系中允许与台湾进行何种互动。克林顿政府1994年通过一项全面的跨部门对台政策评估,正式确定了这些指导方针。从那时起,接触准则稳步发展,扩大了非官方接触的范围,基本上没有大张旗鼓。比如在1995年至1996年的台海危机之前,美台安全讨论主要集中在军售上。台海危机后双方就台湾防务问题进行更广泛磋商,新的安全对话机制悄然启动。 

随着时间推移,密集的对话架构逐渐形成,以支持华盛顿和台北就越来越广泛的问题进行沟通。鉴于美台官员之间的大部分互动都是在公众视线之外进行的,美国对台接触的稳步扩大加强了双边关系,但没有与北京产生重大摩擦。 

在特朗普政府的后半期,美国国务院进行内部评估,对现有的联系准则进行审查,以期找到方法,展示对台湾更明显的支持。这次内部政策评估的完成恰逢特朗普政府即将结束,拜登被确认当选总统之后。

在美国国会山发生骚乱,特朗普政府内部混乱之时,蓬佩奥选择了公开宣布以前的美国政府对台交往准则无效。何瑞恩说,蓬佩奥明显没有与继任者磋商,而且将由接任者而不是他面对由此决定带来的后果。 

何瑞恩指出,蓬佩奥发布的新闻声明措辞含糊,内部也不一致。它一方面指出,美国将自己从其先前的对台接触政策限制中解放出来,但在另一方面又指示,所有与台湾联系是通过“美国在台协会”(AIT)处理。因此,蓬佩奥最终可能只是将与台湾接触的监督责任从美国国务院移交给AIT。 

蓬佩奥宣布解除美国国务院对台接触内部规程后第一个工作日,美国国务院就在主要官员每日议程安排中主动宣布,负责政军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库珀11日中午与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会面。日前库珀刚参加了美台政军视讯对话。 

对于各方在蓬佩奥宣布后的反应,何瑞恩指出,台湾官员对此宣布的最初反应是兴高采烈的,但他注意到蔡英文对此没有表态。他分析,这符合蔡的风格,蔡英文自己可能也在经历过渡,她可能也要适应即将下台的特朗普政府在一个敏感问题上发起政策转变的独特性。 

何瑞恩指出,北京方面的初始反应则是尖锐的。他引用环球时报题为“蓬佩奥或让台湾当局的日子倒计时”的评论,以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他认为,北京的受挫感可能会在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计划于1月13日开始访台的事情上得到更具体的表达。在最近美国高官访台时,解放军在台湾附近进行了军事行动,以表达其不满。 

何瑞恩预期,北京可能会因为华盛顿的政策调整而惩罚台北。这样做将符合北京以往回应美国支持台湾的明显行动而采取的模式。过去4年北京拿走了台湾的5个“外交盟友”,未来几周,北京可能会寻求增加这个名单。 

何瑞恩分析,在有机会对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采取措施之前,北京可能不会对美国做出升级反应。他说,中方认识到,蓬佩奥的观点在1月20日之后将不再具有政策份量。北京可能不希望在当下对蓬佩奥的声明反应过度,从而先发制人地阻止自己在未来几年探索与美国建立一种不那么对抗的关系。 

对于拜登政府对蓬佩奥这个决定的应对,何瑞恩分析,拜登政府将有4个选择: 

1,公开撤销蓬佩奥的声明;2,坚持蓬佩奥的决定,允许美台关系在官员接触的水平、频率或公众形象没有指导方针的情况下运作;3,指示国务院恢复评估和批准美国政府各部门与台湾有关部门的接触,以确保这种接触符合长期政策的精神,尽管未必是过去接触准则的文字;4,在蓬佩奥声明的激励下,启动对于台湾政策的审查,对美台非官方关系的利益和优先事项进行新评估,制定更新的与台湾方面接触的指导方针。 

何瑞恩分析,考虑到撤销蓬佩奥的声明将使美台关系陷入困境,而接受蓬佩奥的决定可能会引发不协调行动的风险,从而在台湾海峡造成意想不到的升级压力,前两种选择都是低概率情形。这使得第三或第四个选项更有可能出现,而且这些选项并不相互排斥。例如,拜登政府在更新与台湾的非官方关系的指导方针时,可以将第三种选择作为一个占位符。 

何瑞恩认为,拜登政府可能还需要决定如何私下和公开谈论两岸关系。中国官员将利用与拜登政府的初步私下外交交流,迫使他们公开否定蓬佩奥的决定。他声称,拜登团队应当回应这些要求,强调北京采取的威胁或边缘化台湾的行动越多,华盛顿就越有必要扩大接触和增加对台湾的明显支持。 

何瑞恩表示,拜登过渡团队似乎已经在公开场合摆出了一种平衡的姿态。它重申了拜登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支持,以及希望“与台湾人民的愿望和最佳利益相一致的两岸问题的和平解决”。拜登过渡团队的声明同时向北京方面保证,并向台湾人民重申其方针将以关心他们的福祉为指导。这样的做法可能不会让人生气或激动,但在目前这个时刻,这或许也不全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