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取消台美交往限制牵动拜登?袁鹤龄:小乱流

105983638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中1月14日电(记者 方敬为)美国国务院宣布取消美台交往限制,被视为特朗普卸任前的反中疯狂之举,是否因此框住拜登施政?中兴大学“国家政策与公共事务研究所”教授袁鹤龄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美国政策的延续性以及执行与否,仍取决于行政部门权责,研判拜登政府搁置、冷处理的机会较高,特朗普卸任前的举动,充其量只是小乱流,掀不起大波澜。 

袁鹤龄,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政治学博士、美国俄亥俄大学国际事务硕士、东吴大学政治系学士。现任中兴大学“国家政策与公共事务研究所”教授、中兴大学EMBA兼任教授、中华台商研究学会理事长,曾任台中科技大学教授兼国际事务长等职。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日宣布,取消美国政府各部门长年以来的复杂对台交往限制,声明指出,台湾是美国可信赖的合作伙伴,但数十年来,美国国务院制定复杂的内部限制措施,规范美国外交、军事与其他官员和台湾官员互动,未来将取消所有自我施加的限制。蔡政府驻美代表处对此表达感谢,认为该声明充分反映台美关系的强劲与深度。台“外交部长”吴钊燮也对此表达感谢。 

针对特朗普政府宣告取消对台交往限制,是否影响继任的拜登政府。袁鹤龄表示,影响机率不大,首先,根据拜登政府目前公布的“阁员”名单多是奥巴马时期的幕僚或官员,其内政及外交调性有很大可能与奥巴马时期风格相近,因此,可以预期的是,即便特朗普想在卸任前翻云覆雨,并设法在政策异动上箝制拜登政权,但拜登团队也不会甘于受限制。 

袁鹤龄解释,因为特朗普政府目前所作所为,明显的只是让反中、抗中成为累积政治能量的筹码,并设法在最后一段掌握权力的时间充分发挥,而国务卿蓬佩奥积极呼应的手段,也可能是为了个人未来的政治前途做打算,4年之后,或许蓬佩奥可能藉此代表共和党出来参选。拜登阵营自然也明白当前特朗普团队行为的背后动机,所以更不可能承接起如此“非理性的”外交政策。 

拜登团队上任后针对特朗普的框架,可能采取两个解套方式。袁鹤龄说,第一,就是搁置争议性政策,也就是说,取消台美交往限制的宣告,虽然事实上成立了,但形式上,行政部门则有权力不采取积极作为。拜登也不会去调整或否决相关政策,若共和党政策,在民主党上台之后马上推翻,对拜登而言会造成执政上的反效果,因此很大可能,拜登会采取搁置、冷处理的态度。 

例如,袁鹤龄指出,虽然解除了美国与台湾之间的交往限制,但是美方是否邀请台湾府院高层到访美国、或是有无必要再派高阶官员访台?都是行政部门的自主权责,拜登政府没有一定得落实的约束力,所以说,政策跟行政实务面上,无法画上等号。 

加上民主党即将迎来全面执政,过去共和党特朗普任内通过、具有刺激性质的法案,拜登政府更有不必照单全收的空间,因为行政部门落实法案的压力主要来自“国会”,当民主党掌握“国会”多数席次时,更能够不受到特朗普遗留政策的箝制。 

另一个解套方式,袁鹤龄表示,拜登或许会考虑在上台之后,与中国方面取得联系,不管是电话也好,或是面对面的沟通也好,拜登若有意着眼于缓和美中冲突,这会是积极而有效果的行动,当然这个行动并不代表拜登瞬间倾中,而是代表美国的务实外交,美国的国家利益远远超过了政党之间的利益,所以不排除中国大陆的交往,包括贸易的协商,或是对国际共同目标的合作,当然也有可能针对美中台三边关系的一些说明解释,都有助于拜登收拾特朗普遗留的残局。 

袁鹤龄认为,拜登初期应会采取冷处理的方式进行,因为拜登上任后最优先的要务,决不会是外交事务,必然会先处理好内政问题,藉此才可以对内建构出新政府的能力,营造美国民众对拜登团队的信任感,并达到求同存异,才有助于后续不管是内政、经济、外交的推动。 

因此,袁鹤龄表示,即便台美交往限制解除了,拜登政府短期也不会把重心放在此,所以台湾方面不能过度乐观,而要有所因应措施,并要审慎思考,假若拜登采取消极态度,甚至解套,回到传统的美中台结构,台湾是否有自处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