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特朗普逼拜登抗中?丁树范:拜登会概括承受

105983789

政治大学东亚所名誉教授丁树范。(中评社 倪鸿祥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月14日电(记者 倪鸿祥)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于1月20日卸任,但外界认为特朗普团队仍采取种种抗中作为,是在逼拜登就任后处理美中关系时不能打折?政治大学东亚所名誉教授丁树范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这些当然有他们的效用,例如提高中国进口关税,拜登已经说不会取消,也就是前任政府作为,后面政府要概括承受。  

丁树范,台湾大学人类学系学士,美国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政府与国际研究硕士、博士。曾任中山大学中山学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政大国关中心研究员、主任及第三研究所(原中国大陆研究组)所长,现为政大东亚所名名誉教授。 

有人认为,特朗普团队,包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卸任前仍采取种种抗中作为,是在逼拜登就任后处理美中关系时不能打折? 

丁树范指出,特朗普、蓬佩奥做这些当然有他们的效用,例如提高中国进口关税,拜登已经说不会取消,也就是前任政府作为,后面政府要概括承受,但对拜登来说,要解决国内疫情等议题都很不容易了,拜登当然会觉得没必要再碰棘手的问题,所以他不会想让美中关系恶化。 

他说,不过,美国在反中、抗中的主流氛围下,仍认为中国积极崛起是一大威胁,所以拜登就任后,不会公开推翻特朗普的主张,也不会否决蓬佩奥的讲话,如果推翻或否决他们的张或讲话,就是对中国示弱。 

外界认为,特朗普卸任后,抗中、白人至上、美国第一等“特朗普主义”的主张仍会延续下去? 

丁树范告诉中评社,“特朗普主义”是很复杂的现象构成,因为全球化造成美国产业大量外移,特别是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增加收入的制造业外移,虽然现在有创新产业兴起,但只有老板等少数高层有钱,底下员工都按时计酬,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贫富差距愈来愈大,这是全球化的结果。 

他指出,另外,美国黑白问题、种族问题、白人主义都是向来存在的老问题,从美国内战后就一直存在,贫富差距又恶化这些问题,拜登就任后要如何解决?如何减少“特朗普主义”的人,实在不容易。 

民主党众议员提弹劾特朗普,是否想打破特朗普未来在国会的势力,阻断他2024东山再起的机会? 

丁树范认为,这个弹劾案不一定能通过,因为参议院民主、共和两党势力一半一半,弹劾能引发什么效应?效应如何?这都很难讲。 

他说,美国每个选区状况各有不同,民主党议员是否也都同意弹劾并不一定,万一是险胜共和党或险胜对手的民主党议员,一定会思考投下赞成票后,未来争取连任是会有何影响。 

丁树范表示,民主党也未必真的想处理特朗普,因为共和党不可能自己处理特朗普的问题,如果弹劾真的成功,等于是民主党帮共和党处理掉这个大问题,谁知道4年后共和党其他人会不会重新崛起,民主党形成更大的威胁?这很难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