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特朗普的友台法案何去何从?丁树范分析

105983701

政治大学东亚所名誉教授丁树范。(中评社 倪鸿祥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月14日电(记者 倪鸿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卸任前夕宣布取消现行美台官方交往限制,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名誉教授丁树范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早在奥巴马第一任结束时,很多限制就已解除,例如“台湾驻美代表”可进国务院办公大楼等。只是当时台美有不对外公开的默契,马英九也很“锦衣夜行”不愿张扬。 

至于拜登就任后会不会推翻特朗普任内签署的友台法案如"台湾旅行法"、"国防授权法"、"2020台湾保证法"等等?丁树范认为,公开否定就是向北京示软,所以拜登做法上,不公开否决也不公开推动,而是做法上回到过去低调。 

丁树范,台湾大学人类学系学士,美国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政府与国际研究硕士、博士。曾任中山大学中山学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政大国关中心研究员、主任及第三研究所(原中国大陆研究组)所长。 

蓬佩奥宣布取消美台官方交往限制,有何效应? 

丁树范分析,蓬佩奥讲了这些话后,北京很低调,可能是在观察蓬佩奥讲的跟他实际做的距离有多远,但蓬佩奥只是把过去美台交往之中既成事实的部分讲出来而已,其实并没有新的东西,大家应更关注的是蓬佩奥话讲完后,后续究竟还有哪些限制会被取消? 

他指出,美台关系也不至于会有多大的改变,因为华府地区反中是主流,台湾又位处于中国往西太平洋发展很重要的位置,所以在美国这种反中、防中的情势下,拜登不会对台湾做出什么负面的做法,但也不见得会像特朗普一样高调对台示出友好动作。 

蓬佩奥在卸任倒数时刻抛出“取消美台官方交往限制”的用意为何? 

丁树范研判,有可能是民进党想藉由美国国内高度反中的情况,把台美关系走得更正常一点,毕竟这是很难得的机会;但正常有很多定义,若是指台美关系外交正常化,短期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或许双方高层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或在 AIT框架下见面,不用像过去一样躲躲藏藏;又或者说台湾派去美国受训的现役军官能否穿着军服受训等等。 

他推断,如果蔡英文与她的执政团队真的有在构思如何利用当前美国强烈反中的情势让台美关系更正常,那么蔡英文的执政团队也应该要考虑未来执政的拜登团队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做法,因此应该同时间要与拜登团队沟通这件事。 

对于蓬佩奥讲话后,拜登交接团队表示,拜登支持和平解决两岸议题,以符合台湾人民愿望与最大利益;并且会落实"台湾关系法"及美国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拜登就任后会不会推翻特朗普任内签署的友台法案如"台湾旅行法"、"国防授权法"、"2020台湾保证法"等等? 

丁树范告诉中评社,基本上这种说法是比较安全的说法,如果不讲"台湾关系法",在美国国内是会引起很大的反弹,这反而对拜登不利。但拜登执政后,不会公开否决蓬佩奥的讲法,也不会推翻特朗普签过的友台法案,因为公开否定就是向北京示软,所以拜登做法上,不公开否决也不公开推动,而是做法上回到过去低调。军售会不会减少还不清楚,但他也没必要改变过去特朗普的做法,拜登未来主政后,处理国内疫情等议题就够令他焦头烂额了,所以他也没必要让美中关系更恶化。 

他分析,拜登团队提"台湾关系法"、美国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也就是指一法三公报(台湾关系法、1972上海公报、1979中美建交公报、1982八一七公报)及对台六项保证(对台军售无期限、军售不必事先知会中国、美国不做两岸调停人、落实台湾关系法、对台立场不变、不对台施压进行两岸谈判),这是最四平八稳的说法。 

丁树范表示,"台湾关系法"只是处理“中华民国”与美国断绝外交关系后,双方的关系要怎么再持续下去,对于一些事情只是原则性的规定,例如对台军售等等,对很多具体的细节"台湾关系法"不可能去涵盖,这些东西的涵盖规定在“美国与台湾关系手册”,一般人看不到,美国也仅少数相关层级的人看了之后口述给台湾驻美人员知道,但不会提供文件或照片,以免留下证据。 

他指出,会有这种交往的规范,主要是台美双方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加上北京高度的压力,所以双方官员能不能再见面?在哪里见面?更具体的是"台湾的驻美代表"能不能进入美国国务院,或是进入官署等公务门洽公,还有国务院的大楼里能不能挂上“中华民国”的“国旗”与其他国家并列;再来就是台湾这边的“总统”、“副总统”、“行政院长”、“国安会秘书长”、“外交部长”、“国防部长”等6位高层能不能进华府?这都规定订的非常细,所以蓬佩奥讲的应该是这个东西;其实这些限制都是美国自行拟定,严格讲根本没必要,所以美国是“自绑手脚”。 

  丁树范强调,过去几年来台美关系有很多限制逐渐在取消,例如驻美代表能否进国务院办公大楼洽公,这其实在奥巴马第一任期结束时,就已经把这限制取消掉了,只是当时台美有一个默契,彼此不对外公开,马英九也很“锦衣夜行”不愿张扬这事。 

  丁树范说,台美关系在发展的过程中,一个不可避免的情形是很多限制逐渐取消,或者有些限制根本已经取消,只是彼此不公开而已,所以点应该是蓬佩奥讲完后,还有哪些限制被取消,这才有意义。例如看到底会不会修改工作手册里的限制项目,或美国行政部门到底实际做了哪些取消限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