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分析拜登政府台海政策

原标题:中评深度:李鹏析拜登政府台海政策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2月14日电(记者 林艳)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李鹏日前接受中评社记者专访,围绕拜登政府对台政策、美台关系走向、两岸关系走向等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 

李鹏表示,拜登政府的台海政策与特朗普最大的区别在于“冒险性”会降低,“可预见性”会更高。拜登政府上台后,虽然还是会强调对台湾的所谓“承诺”,也会继续强化与台湾的政治安全关系,但不至于像特朗普时期那样“明目张胆”和“毫无顾虑”,特朗普时期的种种做法更多是出于“无知”“冒险”“泄愤”的“赌徒心理”,相比之下,拜登团队的政策会比较稳健。他认为,至少在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和不支持“台独”这两个核心问题上,拜登政府的政策立场是相对清楚的,继续在台湾问题上维持“战略模糊”也是拜登团队的主流看法。如果拜登团队在两个核心问题问题上回到特朗普之前历届美国政府的原有立场,台海地区就不至于出现中美两国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对于拜登时代的美台关系走向,李鹏认为,虽然蔡英文当局不断自我催眠,声称拜登时期的台美关系不会变,但实际上他们都很清楚,拜登时期的美台关系一定不会像特朗普时期那样,台湾当局见猎心喜,想要火中取栗不会那么顺利。拜登政府要花大量的时间优先处理新冠疫情问题、美国经济恢复问题、国内社会分裂问题、修复盟友关系问题。中美关系虽然难改竞争态势,甚至出现像拜登所说的“激烈竞争”,但看来他们也并不排斥应有的合作和对话。在这样的情况下,台湾像特朗普时期那样被利用的价值大大降低,被“选择性遗忘”和“功能性晾在一边”是可以预见的事实,美国对台政策“说得多做得少”“口惠而实不至”将更加明显,蔡英文当局自欺欺人也会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 

展望新一年的两岸关系,李鹏表示,要着眼于日益增长的综合国力和日益显着的制度优势,用战略思维、辩证思维、底线思维、创新思维来看待和思考台海局势和两岸关系的走向。虽然新冠疫情依然会对今年的两岸关系有一定负面影响,虽然民进党当局依然会阻扰破坏两岸关系发展,虽然美国等外部势力依然不会停止对台湾问题的干涉,但两岸关系的主导权从来不在台湾当局和美国手里,只要“时”和“势”在我们这边,我们就一定能够克难前行,继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推进祖国统一进程。 

此外,他也从涉台研究学者的角度对新一年大陆对台工作提出三点建议:一是高度警惕和遏制“台独”势力的任何分裂图谋。二是尽快恢复和深化两岸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的交流交往。两岸和平发展和融合发展都离不开交流,在疫情对两岸关系的影响逐渐减弱后,需要思考如何打破民进党当局对两岸交流的阻碍,尽快恢复两岸民间交流。三是要充分利用好“时”和“势”的优势,增强大陆民众对中央对台大政方针和政策措施的信心,展现战略自信。 

李鹏,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级“2011计划”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秘书长、首席专家。兼任国台办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全国台湾研究会副秘书长、常务理事;海峡两岸关系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曾入选“福建省新世纪优秀人才”,中美“富布赖特学者”,香港大学、台湾大学等高校访问学者。2005年入选美国国务院“国际访问者”项目,2013-2014年美国马里兰大学富布赖特访问学者。主要研究领域为两岸关系和涉台外交,已单独出版《台海安全考察》、《海峡两岸关系析论》,《两岸经济互赖之效应研究》等专著。

以下是具体问答内容: 

中评社记者:特朗普执政四年期间在台湾问题上的处理突破了多位前任的惯常做法,您如何看待拜登政府的对台政策?您认为拜登是否会遵循特朗普政府遗留下来的对台政策,还是会推翻重塑? 

李鹏:我认为拜登政府的对台政策可以从“惯性”“继承”“调整”三个面向来分析。“惯性”指的是特朗普时代的对台政策作为不可能因为拜登上台后就“戛然而止”,会有一个政策惯性。特朗普时期在台湾问题上采取了不少挑战一个中国政策底线的做法,美国国会通过了一系列性质非常恶劣的涉台法案,美国行政部门提升了美台政治关系的层级,提高了对台军售的频率和质量,特别是在特朗普的最后一年和蓬佩奥的最后几个月,他们的破坏性行动更为疯狂。特朗普政府四年的所作所为恶化了中美关系的氛围,也影响到美国行政部门一批人对华的认知,包括对台湾问题的看法,这是不容易马上就改变的。即便拜登政府认为特朗普和蓬佩奥的做法是错误的,但也很难马上全面推翻特朗普的政策,政策惯性在一定时期内还是会存在的。 

况且拜登政府并不认为特朗普的政策完全错误,因此他们会“继承”特朗普时期部分的政策内容,有些破坏性影响已经既成事实,已经“回不去了”,我们可以设想美台之间的高层往来不会停止,美国对台军售不会停止,美国支持台湾当局参与国际活动不会停止。我们也不能排除拜登政府会将特朗普时期的美台关系当作新的“参照系”和“筹码”,来要挟大陆在对台政策上做出让步。 

但是,毕竟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是不一样的,政策“惯性”不可能延续四年停不下来,一些不合理的做法肯定要调整。拜登政府不可能全盘“继承”特朗普时期的政策做法,“拨乱反正”是迟早的事情,关键是力度有多大,在哪些台湾上会调整。 

中评社记者:您认为拜登政府的台海政策与特朗普时期相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李鹏:我认为拜登政府的台海政策与特朗普最大的区别在于“冒险性”会降低,“可预见性”会更高。只要中美关系不出大的问题,其对台政策迟早会回归到美国传统的台海政策框架,也就是“一个中国”“和平解决”“两岸对话”“维持现状”等等。 

中评社记者:拜登核心幕僚艾莉森此前在访谈中公开表示,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不会承认“台湾独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日前在与杨洁篪通话时也重申,美方将继续奉行一个中国政策。您如何看待拜登团队在台湾问题上的主张与行动? 

李鹏:拜登的团队和幕僚中很多人对中美关系和台湾问题非常了解。他们深知中国政府不断强调“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的严肃性,也了解台湾问题不仅涉及到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更牵涉到14亿中国人的民族感情,他们也很清楚“一个中国政策”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还知道中国不断重申的“台独就意味着战争”不是一句空话。最近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再次强调了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特别提到“关乎中国的核心利益和民族尊严,牵动14亿中国人的民族感情,是碰不得的”。杨主任的话讲得很重,相信拜登的团队对我们的上述立场的清楚的。 

拜登政府上台后,虽然还是会强调对台湾的所谓“承诺”,也会继续强化与台湾的政治安全关系,但不至于像特朗普时期那样“明目张胆”和“毫无顾虑”,特朗普时期的种种做法更多是出于“无知”“冒险”“泄愤”的“赌徒心理”,相比之下,拜登团队会比较稳健。我认为,至少在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和不支持“台独”这两个核心问题上,拜登政府的政策立场是相对清楚的,继续在台湾问题上维持“战略模糊”也是拜登团队的主流看法。如果拜登团队在两个核心问题上回到特朗普之前历届美国政府的原有立场,台海地区就不至于出现中美两国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当然,我们也不能对拜登的台海政策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美国的台海政策永远是基于美国的国家利益而决定的。拜登政府将中国定位为“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布林肯也表示特朗普时期对华强硬的政策没有错,这些都决定了中美关系在一定时期内竞争和斗争并存的态势难以改变。在中美战略竞争难以避免的大背景下,在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结构性分歧难以解决的情况下,台湾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然会是中美斗争和博弈的焦点问题。

中评社记者:拜登在就职演说中谈到,“有很多要修复、有很多要恢复、有很多要治愈、有很多要建设......”您认为,特朗普政府在两岸关系上埋下了哪些雷?重新修复被破坏的桥梁、道路,需要各方做哪些努力? 

李鹏:特朗普政府对中美关系的伤害是持久和深刻的,有些伤害是很难逆转很难修复很难治愈的。在台湾问题上,特朗普政府的所做作为可以说是“动摇了基础、破坏了规矩、伤害了感情”。中美要想重新稳固基础、重建规矩和修复感情,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且不可能完全回复到特朗普之前的阶段。 

台湾问题从1949年以来就是影响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之一。这个问题在过去七十多年没有得到解决,在拜登政府时期也不可能得到彻底解决。我们过去曾经强调不要因为台湾问题影响中美关系发展的大局,在拜登政府时期我们也需要思考如何处理台湾问题和中美关系大局之间的关系。习近平主席在给拜登的贺电中提出“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中美能否妥善处理在台湾问题上的分歧,是决定中美关系能否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无论是哪一届美国政府,都必须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必须了解在涉及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台湾问题上,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妥协和退让的余地。美国政府也必须了解中国人民对解决台湾问题和实现国家统一朴实而坚定的民族情感,不要在台湾问题上有任何出格的举动,伤害到14亿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这不仅不利于中国大陆对和平统一目标的坚持和实现,也不利于台海地区和平稳定,更会损害到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两岸同胞的福祉。美国应该清楚的是,他们对台湾当局不合理的“承诺”和“支持”越多,他们对岛内“台独”分裂势力释放的错误信号越多,就越可能使得台海地区出现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危机和冲突的局面。 

中评社记者:台湾问题一直是中美关系中最敏感的核心问题。拜登上任当天在为由他任命的近1000人举行宣誓仪式时谈及他与习近平的往日交谈内容表示,“只要下定决心,一切皆有可能”。您如何看待拜登时代的美台关系走向?拜登的上台会给两岸关系带来哪些改变的可能性? 

李鹏:特朗普时期的美台关系具有很强的虚幻性和欺骗性,台湾当局从头到尾都被当做“棋子”和“工具”被特朗普和蓬佩奥玩弄于股掌之中,还要“强颜欢笑”,实际上是有苦说不出。蔡英文当局扯着美国的虎皮当大旗,口口声声说要“吓阻”大陆,实际上其根本目的在于欺骗台湾人民。他们其实内心很清楚,借助美国来“吓阻”大陆是根本做不到的,事实上大陆从未被“吓阻”住,反而在军事、政治、外交等多方面对台湾采取了威慑和惩罚措施,使得台湾成为中美战略博弈的牺牲品。 

虽然蔡英文当局不断自我催眠,声称拜登时期的台美关系不会变,但实际上他们都很清楚,拜登时期的美台关系一定不会像特朗普时期那样,台湾当局见猎心喜,想要火中取栗不会那么顺利。拜登政府要花大量的时间优先处理新冠疫情问题、美国经济恢复问题、国内社会分裂问题、修复盟友关系问题。中美关系虽然难改竞争态势,但看来并不排斥应有的合作和对话。在这样的情况下,台湾被利用的价值大大降低,被“选择性遗忘”和“功能性晾在一边”是可以预见的事实,美国对台政策“说得多做得少”“口惠而实不至”将更加明显,蔡英文当局自欺欺人也会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 

两岸关系能否改善,关键不在于拜登政府。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两岸关系发展也是两岸中国人自己的事情,蔡英文当局挟洋自重,不管这个“洋”是特朗普政府还是拜登政府,实际上都是在破坏两岸关系。对蔡英文当局来说,到底是要改善两岸关系还是继续挟洋自重,是必须要思考的问题。两岸关系改善的症结性问题在于台湾当局是否接受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是否认为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只要在这个关键性问题上不做出明确回答,民进党当局声称的改善两岸关系都是一句空话。

中评社记者:近来,两岸以及美国方面都分别出现了不少期盼两岸恢复对话的声音,您如何看待当前两岸恢复对话的重要性?您认为,两岸是否存在恢复对话的契机和条件?两岸如果要重启对话,您建议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努力? 

李鹏:两岸之间的沟通、协商和对话对于缓和台海局势的确有很大的帮助。马英九执政时期两岸关系之所以能够和平发展并取得重要成果,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两岸之间在各个层级各个领域都进行了对话。那个时候两岸领导人、国台办和陆委会、海协会和海基会之间都进行了对话,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美国方面有人最近提出希望两岸之间恢复对话,主要是因为台海局势越来越紧张,他们担心会擦枪走火,将美国拖入一场台海冲突之中,甚至有美国前驻华大使认为中美之间可能会发生核战争。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同时也要明白,当前两岸之间无法进行对话的根本原因在哪里?为什么马英九时期两岸可以协商对话而蔡英文上台之后就不行?根本原因在于蔡英文当局是否承认两岸对话之间的政治基础即“九二共识”。蔡英文当局从上台到现在,在“九二共识”的问题上闪躲回避,民进党内不少人公开否认,还有些人仍然执迷于“台独”分裂活动,这些都使得两岸之间对话的基础不复存在。两岸是否能够重启对话,关键在于民进党当局在“九二共识”问题上如何表态,承认接受“九二共识”,我相信两岸对话很快就能恢复。否则,两岸对话几乎不可能重启,因为大陆永远不可能像有些人“期待”的那样,在所谓“无前提”的情况下与民进党当局“无条件”进行对话。美国方面与其空洞的建议两岸重启对话,不如劝说民进党当局在“九二共识”问题上做出积极和正面表态。 

中评社记者:您对新一年的两岸关系走向有何展望?2021年的两岸关系有哪些观察点值得关注? 

李鹏: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两岸关系机遇和挑战并存的一年。汪洋主席在今年的对台工作会议上指出,“时”和“势”始终在我们这边。这就要求我们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大局出发,着眼于日益增长的综合国力和日益显着的制度优势,用战略思维、辩证思维、底线思维、创新思维来看待和思考台海局势和两岸关系的走向。虽然新冠疫情依然会对今年的两岸关系有一定负面影响,虽然民进党当局依然会阻扰破坏两岸关系发展,虽然美国等外部势力仍然不会停止对台湾问题的干涉,但两岸关系的主导权从来不在台湾当局和美国手里,只要“时”和“势”在我们这边,我们就一定能够克难前行,继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推进祖国统一进程。 

2021年的两岸关系我比较关注的点有:大陆庆祝建党百年对台湾舆情民意的影响,新冠疫情得到一定控制后两岸交流如何恢复,台湾同胞如何抓住“十四五”规划的历史机遇寻求更多的发展机会,拜登上台后美台勾连会出现哪些新变化等等。 

中评社记者:面对新一年的台海形势,大陆方面应该如何做好对台工作? 

李鹏:面对依然复杂严峻的台海形势,作为涉台研究的学者,我个人认为大陆的对台工作需要在三个方面着力:一是高度警惕和遏制“台独”势力的任何分裂图谋。“台独”是对台海地区和平稳定和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最大威胁,岛内的“台独”势力和岛外的敌对势力依然蠢蠢欲动,想出各种花招变着各种办法推进“台独”进程,大陆不得不采取政治、军事、外交等多种手段予以遏制。二是尽快恢复和深化两岸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的交流交往。两岸和平发展和融合发展都离不开交流,在疫情对两岸关系的影响逐渐减弱后,需要思考如何打破民进党当局对两岸交流的阻碍,尽快恢复两岸民间交流。特别是为来大陆的台湾同胞提供发展机遇,为他们参与“十四五”规划、“一带一路”和其他国家发展战略创造条件。三是要充分利用好“时”和“势”的优势,增强大陆民众对中央对台大政方针的信心,展现战略自信。要让大陆民众充分理解什么是两岸关系的“时”和“势”,大陆在两岸关系中的主导权和主动权表现在哪些方面,过去几十年的两岸关系发展大陆到底取得了哪些成就,从而营造真正有利于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祖国统一进程的民意和舆论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