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刘正山:台湾社会反中格局是朱立伦大挑战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高雄10月8日电(记者 高易伸)中国国民党主席选战落幕,但朱立伦为何赢得选举,而张亚中错失良机、江启臣被边缘至第三?台湾中山大学政治研究所教授刘正山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这是很有趣的议题,就好比蔡英文之所以当选是因为韩国瑜;而朱立伦的当选也是因为张亚中。这种激荡出来的共生关系,会让选民最终选择“相对不危险”的候选人。

刘正山,1976年生,台北人。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政治理论组学士、美国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政治学硕、博士。主要研究领域为政治传播、选举行为、民意形成、研究方法,现为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所长。

对于新任中国国民党主席朱立伦的挑战?

刘正山表示,自从2018年爆发香港反送中迄今,台湾社会基本上已经确立了“反中的格局”,作为一个“群众型政党”,国民党想为台商、为民众民生作出努力是好事,但不能依附在中国“民主主义”的大旗或概念下通行。

刘正山强调,中国国民党必须表现出自己真有本事照顾民生并搞好两岸关系,而不是“因为有对岸关爱的眼神才能照顾民生”,后者台湾民众是不买单的。因此,国民党必须拿捏尺度,否则不管国民党人事再怎么布局,都无法摆脱“国民党是在对岸关爱的眼神下”所取得的通行证。这个气氛如果不除,基本上2018年以来台湾政治上的格局就不会改变。

这次国民党主席选举颇戏剧化,前新北市长朱立伦靠着弃保效应与亡党感加持,最终以85164票(45.78%),成功击败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与寻求连任的江启臣。朱虽大赢张亚中逾13个百分点,并把江启臣的选票压制在2成以下,但个人总得票率却未突破“过半”门槛,甚至还成为“史上最低得票党主席”。

对此,刘正山分析,台湾自2018年以来,民众内心最担忧的就是“台湾香港化”。如果国民党的格局“不能确定”台湾不会走向“香港化”,就很难获得民众支持。在此格局下国民党如果要带向“风险高”的区域,就很难重返执政。

刘说,这场党主席选举,国民党党员、地方民代也在看,究竟选出哪样的党主席会让国民党看起来比较像“全国性的政党”,因此朱立伦成为党员认知上“相对安全”的选项。

刘正山说,张亚中不一定是“红统派”,但张所表现出“拉力”,会让国民党员有“亡党”忧虑。换言之,支持“亡党论”的党员、民代某种程度上是不希望蓝军随便接受这种“跟中国通行”的“通行券”。

刘正山说,朱立伦为何胜出?因为张亚中的姿态就是要去领“通行券”的感觉,张亚中应该要搭自己的舞台,而不是去领“中国入场券”。台湾人现在想看到的是在野党如何能“走自己的路”。台湾的选举很有意思,当台湾民众的情绪被选情催高后,民众会选择“相对不危险”的,谁给选民、党员更有安全感,那个候选人就能赢得选举。因此,朱立伦的当选是因为“张亚中”,就好比蔡英文2020能够当选,也是因为“韩国瑜”。

至于江启臣呢?为何被弃保到如此难堪?

刘正山说,江启臣的表现已经让光谱另一边的支持者“深感不耐”,江所带领的几场战役下来,几乎拿不出成绩,党员当然想“换个气氛”。尤其江启臣在竞选期间只谈不连任、不选2024、要拼几席这类的话,但这些其实是“立委”格局的说法,江数不出“战绩”就很现实,党员也不容易支持。

按照张亚中参选国民党主席的论述,其实打动了很多深蓝族群。尤其对两岸签订和平协议或和平备忘录,企图结束“内战”的说法,为何还是没办法打动其他党员或其他支持者?

刘正山打趣说,年轻人都不认识“岳飞”了,还谈“结束内战状态”?大多数民众对于“中华民国”近代史是没概念的。张亚中的论述没有错,但是没共鸣。30岁以下的台湾民众都认为对岸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完整的政权。

刘正山解释,所谓“内战”,至少还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很多人从出生到现在所接收的资讯、教育,都是两岸分立的,这怎么会是“内战”?因此,张亚中的论述出现了“年龄层上的限制”,且张亚中也没有把这些论述转换成年轻人听得懂的语言,因此张的支持出现了同温层与年龄层的局限。

刘正山补充说,张亚中的论述内容不是错误的,但是年轻世代对于理解事务的方式及管道不同了。年轻人不能理解国民党这群人为何跟对岸都是“同一种调性”?

如果要展现跟对岸不同的调性语言,难道只能向民进党那样大搞反中或对立吗?

刘正山表示,这场国民党主席选举,其实只有张亚中很努力地在论述,至于其他3位候选人都没有论述,也端不出“替代方案”。因此党员只能舍“感觉危险的”候选人。但国民党其实可以有更好的论述,只是没人在做这件事。

刘正山还说,张亚中提出的“内战”概念,只会随着时间荏苒而消逝。如果北京愿意以“内战的角度”来看待台湾,恐怕事还比较好办;问题是北京并没有这么做,共产党已在1949年赢得中国政权,因此现在怎么可能是“内战”或“内战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