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法律界指有依据判宣誓无效 梁君彦:将依法处理

星岛环球网消息:新一届立法会前日举行首次大会,多名反对派议员在宣誓就任期间“做骚”,梁颂恒、游蕙祯和姚松炎更因在誓言中“加料”未能完成宣誓程序。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强调,会按照法律处理上述三人的宣誓问题。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则批评,部分议员的表现令香港人“丢架”,对他们的行为感到痛心。建制派议员亦齐声批评,部分反对派议员宣誓态度儿戏,会考虑向梁君彦及秘书处作出投诉。

《大公报》报道,特区政府昨日就立法会议员宣誓事宜发表声明,梁君彦认为,政府有见部分议员宣誓时所用的字词涉及侮辱中国,因而发表声明,做法恰当;他又指,议员宣誓不只是立法会事务,亦是全香港人的事,而很多市民都对部分议员的宣誓有很强烈的反应。

梁君彦表示,法例上有权力让立法会主席取消议员资格,但如何处理要先交由法律顾问研究。

对于梁颂恒及游蕙祯在宣誓时使用辱华字眼“支那”及“re-fxxkingofShina”,却辩称是口音问题,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反问大家是否相信,又强调议员应为行为负责,事件令人痛心;又指自己收到许多信息,不少人认为议员此举令港人“丢架”。

行政会议成员、经民联副主席林健锋亦指出,梁颂恒昨日在电台节目中能准确读出“China”的英文读音,所谓口音问题只是托辞。他认为,宣誓仪式是非常庄严的,梁颂恒及游蕙祯刻意在这个场合搞事,是不尊重议会,而他们更加使用辱华字句,伤害国人感情,他对此深感痛心。

经民联梁美芬昨日出席电台节目时批评,梁颂恒和游蕙祯在宣誓时展示印有“HongKongisnotChina”字样的旗帜,显示两人是有意识地不想宣誓。她又说,将会重新检阅议员宣誓片段,并向梁君彦和秘书处投诉。

而宣誓时漏读了“香港”二字但仍能完成宣誓的进出口界黄定光,昨日去信秘书处要求在下周三的会议上再次宣誓。

另外,梁君彦亦致电节目回应其国籍问题,指自己前日及时取得放弃英籍的正式文件,强调已诚恳地向议员提供两份文件副本及一份正式文件,若议员仍然提出质疑,他无话可说。

对于梁君彦是否符合资格参选主席,曾钰成指,这不是由主持会议议员决定,而是一个“事实问题”,他看不到梁参选资格有任何问题。

政界斥“青政”无骨气无诚信

“青年新政”梁颂恒及游蕙祯于立法会宣誓中加入粗口及辱华字眼,惹起全城震怒。多名政界人士炮轰两人做法,行政会议成员郑耀棠狠批“青政”的宣誓内容,反映他们骨子里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辱华更是不可原谅。有团体就要求两人收回“支那”狂言,严正向全港市民道歉。

郑耀棠:不可原谅

行会成员、工联会荣誉会长郑耀棠强调,宣誓是庄严的,是议员根据自己的良心作出一个承诺,但这些人的宣誓内容却反映他们骨子里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这个是最严重的事,不但如此,他们还要侮辱中国人,更是不可原谅,“点解要作出咁伤害民族感情嘅事呢?”他认为有关人士必须道歉。对于“青政”两位议员以所谓“口音”去解释宣誓时的侮辱性字眼,郑耀棠形容对方是无骨气和无诚信,又不承担责任。

黄玉山:必须道歉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黄玉山表示,“支那”是过去日本侵华时的一个侮辱性用词,但“青年新政”的候任立法会议员竟然说出这个词语,是很严重的问题,是严重侮辱了全世界的中国人,必须要道歉,“这个字不单我们不应该讲,世界上有其他人讲,我们都要去纠正。”

马时亨:感到痛心

前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港铁主席马时亨亦批评议员将庄严的仪式演变为闹剧,是侮辱国家和民族,他对此感到痛心,认为不应助长这些风气。他说,照开局的情况,立法会未来四年的议案绝对有可能受阻滞,形容非香港之福,吁议员不要因政见问题而拉停香港发展。

新社联:收回狂言

新社联亦发声明强烈谴责“青政”做法,指“支那”一词是当年日本侵华时对中国轻蔑的称呼,自始“支那”被广泛视为辱华词汇。团体批评分离派数典忘祖,不认中国人身份之馀,竟站在侵华者立场,攻击自己民族,侮辱中国人及全球华人,形容做法幼稚、盲动及愚昧,要求收回“支那”狂言并立即向全港市民公开道歉。

法律界:有依据判断宣誓无效

“青年新政”梁颂恒(右)及游蕙祯于立法会宣誓中加入粗口及辱华字眼,引起全城震怒

“青年新政”梁颂恒及游蕙祯于立法会宣誓仪式上,将“China”读成带辱华意思的贬义词“支那”,却推说这乃“家乡口音”,一时三刻改不了。惟梁颂恒昨日于电台访问中,却能准确读出China的发音,令人怀疑梁是否刻意读错及说谎。有法律界人士质疑,“青政”的宣誓绝对不是拥护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类别,绝对有法律依据可判断其宣誓无效。

政法学社召集人、大律师萧震然强调,国家名有正确的英文读音,而在社会普遍角度看,亦没有所谓的“鸭脷洲乡音”,“唔好当人是白痴”。

他认为,梁颂恒能在电台节目准确读出China发音,即证明他明知“支那”不是正确读音,“可视为改变誓词意思,即是砌词狡辩,绝对有法律依据可判断其宣誓无效”。

中小型律师协会会长陈曼琪举例指,曾听闻有人宣誓脱离亲属关系,但从未听闻有人宣誓以粗口问候祖宗18代,她认为两人的宣誓绝不是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类别,实属无效。

抗日老战士极之愤怒

对于“青年新政”梁颂恒和游蕙祯在立法会议员宣誓时加入辱华字眼“支那”,香港土生土长的抗日老战士林女士表示极之愤怒,强调“支那”是日军侵华时,“不当中国人是人的称呼”,用这种话来侮辱华人,“极之可耻”。

据万人频道昨日报道,香港土生土长的抗日老战士林女士,对梁、游在立法会宣誓时,用到“支那”的字眼表示反感和愤怒。林女士指“支那”是日军侵华时,不当中国人是人的称呼,“我们中国人听到这两个字是很反感、很愤怒的”。

日军罪行在中国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作为过来人,林女士指出,远在日军侵占东北之时,便不准中国人自称中国人,要称是伪满洲人。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杀害了三十多万同胞;1941年12月26日,日军在香港圣士提反女校进行屠杀、强奸。

此外,日军还掠夺资源,逼香港人将自己的财物换成军票,“但当时根本不能买到什么,事后(日本投降)也不能兑现回来,钱就被日军带走了”。

“在香港亲历日本人的屠杀、恶打的日子,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林女士忆述说,香港原居民在被日本仔侵害的时候起来反抗,在抗日过程中有很多人牺牲。

对于梁、游用“支那”来称呼中国人和香港人,林女士感到极之愤怒。她强调,“日本人的罪行我们不能忘,中国人被杀害、香港人受残暴的历史,我们也不会忘记,今天他们用这种语言来侮辱我们,侮辱全世界的华人,这是极之可耻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