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梁游渎誓 何方势力在撑腰作怪

勾结德国

梁颂恒(右)、黄俊杰与德国副总领事KarstenTietz在中环一间餐厅会面。

星岛环球网专稿:在香港立法会新一届议员的宣誓入职仪式上,两名来自于“青年新政”的议员梁颂恒与游蕙祯,宣誓时更改誓词内容,称效忠“香港民族”,并将英文誓词中的“China”故意读为具有辱华意味的“支那”,其辱华举动在全球华人中引发巨大愤慨。

人们不禁纳闷,这两位来自“青年新政”的新科议员,为何在还未正式宣誓成为立法会议员之前,便如此胆大包天,冒天下之大不韪,挑战司法底线,攻击《基本法》呢?到底是谁在背后给梁游二人“壮胆”,予其行动以资金及政治势力的支持?

问题,还得从香港的政治制度说起。

现有政党法财务不透明

9月立法会选举战罢,香港的政治光谱也越趋多元,由昔日泛民建制对立演变成泛民、建制及本土之争。政党数目日增,惟香港一直未效法其他国家和地区设政党法,政党只能以《公司条例》或《社团条例》注册。根据现行法例,即使政党向公众募捐,亦无须公开财务状况。据调查,九成受访港人认为市民有权查看政党的财务状况。有学者建议政党公开财政透明度,向市民问责。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黄鹤回就批评说,政府对政党的财务监管不足,未能预防“黑金政治”的发生。他建议政府成立政党法,要求政党公开捐款者和金额,为政党独立发展建立公平、公开的空间。

今番于立法会宣誓仪式上搞风搞雨,力图捞取政治资本的梁颂恒,一度被多家媒体质疑为“政党财务暗箱操作的受益者”。对于有人质疑“青年新政”资金来源,梁颂恒指,青政资金主要以众筹的模式在网上募捐,以及青政成员捐款,财政状况有定期网上公开,又透露今次青政参选九龙西、新界西和新界东3区时,各区都只有20万元现金,“应该创咗香港选举史上用钱少嘅先河”。

梁颂恒被多家银行列入“黑名单”

事实真如梁颂恒所言吗?早于去年,梁颂恒所创立的“青年新政”,便被汇丰拒绝开户口,梁当时声称,曾向本港多间银行“拍门”,均不获批,后来获中国银行(香港)批准,但自己感觉有古怪,最终打退堂鼓。自制“未能成功开设户口”状态的他还扬言,会不断尝试开户。

为何各大银行都对梁颂恒说“NO”?香港多名金融及法律界人士认为,近年国际恐怖主义盛行,贩毒、金融诈骗、贪污等罪行猖獗,其中由其政治人物属高风险类别,政治组织接受大量捐款,加上梁颂恒等人对其资金来源支吾其词,而银行须确保款项来源不涉及洗黑钱,政党资金来源无可疑,故审慎处理属正常程序。

“青年新政”被疑接受境外资助

梁颂恒旗下“青年新政”的所谓众筹模式,让各大银行“如临大敌”,实乃事出有因。今年6月,就有港媒撞破,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和发言人黄俊杰,在中环一间餐厅会见德国副总领事KarstenTietz,以及多名外国人。黄俊杰接受查询时承认与副总领事讨论香港前途问题,认为对方希望了解更多持本土理念的政党,。

当时梁颂恒、黄俊杰与德国副总领事KarstenTietz及一名本地人在中环一间餐厅会面,随后有两名外国女性加入,一行人边食边倾,期间言谈甚欢。一个半小时后,德国副总领事先行埋单,之后众人握手道别,各自离开。

黄俊杰之后接受查询时承认,与德国副总领事KarstenTietz、一名法国领事馆职员,以及一名欧盟职员会面。他指,今次会面由德国领事馆安排,对方希望了解香港的本土青年团体,会面中有提及香港前途自决,以及英国脱欧问题,他认为副总领事在多方面都给予建设性的意见。

黄俊杰续指,不会排斥与外国代表会面,认为是好的机会向外国介绍本土主张,若日后再有相关邀请,青政都会应约。

以票换钱?梁卷入选举弊案

“青年新政”在去年区议会选举崛起后一直都被质疑资金来源不明,疑有外国势力资助,莫非今次会面是在找“水源”?“青年新政”的选举经费、资金来源等议题,早在去年便被多方质疑,以致卷入选举弊案。

网台OurTV主持郑永健,于2015年7月涉嫌诱使多名“伞后组织”及本土派人士参选区议会,遭落案起诉选举舞弊案,于2016年7月19日在区域法院开审。控方案情指,郑永健当时曾主动接触及约见“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等人,称有大陆背景人士或财团,希望资助他们参选区议会中某些指定选区,及要取得至少200票,便可获得15万元至20万元资助,最终目的是为了2016年立法会选举。这种以选举换资助,以票换钱的手法,为港人不齿。

衡量一个政客表现,首要分析他背后的团队及资金来源。境外势力、选举弊案及被银行列入高危人物黑名单,种种不为人知的幕后推手、选举丑闻,让梁游二人的立法会之路,起始就蒙上一层阴影,或许这也正是二人不顾法律法纪,于宣誓时作出高调“出格”之举的内因。

宣誓无效后梁游仍领取上百万公币

在立法会议员宣誓仪式上公然“辱国辱华”之后,游蕙祯及梁颂恒因未完成宣誓而未正式就任议员,其议员资格可能被取消,却被爆二人已获发立法会薪金,还提前申领营运资金近百万港元。该消息令香港全城愤慨。

香港城市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学生莫嘉杰10月31日通过律师去信,要求立法会秘书处停止向游蕙祯、梁颂恒及另一未完成宣誓的议员刘小丽发放薪金和津贴,否则将向法院申请司法复核。秘书处回应称,有关事宜将在特区政府向法院提出的司法复核案中处理。

报道称,游蕙祯和梁颂恒已领取了9万多港元的月薪,更申领预支83.4万港元的营运资金。据了解,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薪酬相当优厚。从10月1日任期开始,普通议员每月享有超过9.5万港元的月薪,医疗津贴每年3.3万港元,办事处营运开支津贴每年高达261万港元,交际应酬及交通每年近21万港元。此外,议员可获开设办事处和信息科技开支津贴,每届任期最高37.5万港元。任满还有酬金,为任期内所得酬金总额的15%。

香港执业律师黄国恩称,立法会发薪酬给议员,是以当选为原则,游、梁二人在宣誓时“寻衅生事”,其言行等同拒绝宣誓,按例应取消资格,即两人已非议员身份,理应立刻取消其薪金和津贴。他建议,港府若在司法复核案得到胜诉,应以香港法例《盗窃罪条例》第18条——以欺骗手段取得金钱罪,追讨游、梁已领的钱。

梁游的辱华言论,触发了中国人在日军侵华期间的历史伤痛,严重伤害了每个中国同胞的民族感情。虽人大释法已完善《基本法》中关于议员宣誓阶段的规章制度,梁游二人亦已不大可能继续担任议员,但凡事有因果,追究何方势力予以“青年新政”资金及政治上的支持,堵住特区政党法的捐资漏洞,对于杜绝政治投机者争相粉墨登场,尤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