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纹身、走光、开房 政治花瓶被剥光了吗?

游蕙祯2

游蕙祯素颜照

星岛环球网专稿:“青年新政”的梁颂恒与游蕙祯,于立法会宣誓时自认“支那猪”,侮辱同胞、玷辱父母。年轻人做事不顾自己,都要念及家人父母的名声和感受。年仅25岁的游蕙祯,在立法会满口性粗话,还要再来一句“支那”辱国侮人,这名所谓女大学生,到底想过“有阿妈生”没有?

游蕙祯在位于香港马头围的圣德肋撒医院出生,父亲为属香港政府公务员的技术员,母亲同样于政府任职。游自小居于旺角,因父母工作繁重而常被寄居至沙田的亲属家。闲暇时间她会阅读一些同性恋小说,游自称父母对她管教宽松,但会叮嘱她不要触犯法律。

游蕙祯高考后首两个大学志愿均是历史系,但最后她入读岭南大学中文系,课余时间于网上创作同人志小说,游认为同人志中带有平等原则的思想。而在大学二年级时,游则被大学安排到亲中报章《大公报》担任暑期实习生,实习期间曾访问梁振英及报导最低工资实行情况,最后因不满稿件内容被修改而辞职。

政治智慧近乎零 辩论时哑巴吃黄连

游毕业后任职行政人员,希望当一位平凡的办公室女职员,并继续其同人志创作。游曾参与雨伞运动,并在雨伞运动中认识不少港独人士。游在雨伞运动后决定从政,与其他高登讨论区的网民在楼上娱乐场决定组建新政党,最后发展为青年新政。

据香港坚料网报道,游蕙祯对答能力不足,早于去年区议会素人出战时可见一斑,可惜经过大半年备战仍未能增进个人政治知识,对有可能“获聘”的立法会《议事规则》认识一片空白。最佳例子是《有线新闻》此前就立法会选举播出节目《和你SaySay》,访问各候选人对不同议题的看法。其中一集问及参选九龙西的游蕙祯,如果可以修改一条议事规则,她会选择修改哪一条。

镜头前的“蕙祯bb”一贯楚楚动人,反应竟然呆若木鸡,电视机前的观众全都看在眼内,“蕙祯bb”发呆后称要先想一想,此时救星出现了,有男助手在耳边“通水”,“蕙祯bb”突然醒悟回应称:“2011年的时候有政党收窄议事规则,小组委员会若有主席认为议员行为不检点,就可以将他逐出议会,我觉得这条议事规则应要放宽。”“蕙祯bb”如此小学鸡的表现,引来网民批评她只是“花瓶”,若能当选是“香港悲哀”。

黄毓民:不如去选香港小姐啦!

坚料网报道称,面对“蕙祯bb”,“热普城”教主黄毓民在造势大会上炮火全开,不点名批评有人“唔系个样生得靓、后生,就可以做议员嘅,你一定要识得《议事规则》,议事规则都不识、议会运作都不识,那你投给她做什么?不如去选香港小姐啦!”在场诸人真是傻子都知道是在说谁。

选香港小姐都尚且要美貌与智慧并重,但“蕙祯bb”在选管会8月初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候选人简介会中,竟趁泛民冲上台抗议“政治筛选”之际,于台下与党友们“和平地”自拍,找人做人肉布景板,还摆上facebook称“加油”。结果惹来网民批评,指她的政治智慧近乎零,令游蕙祯急急删帖兼道歉。

QQ截图20161108143750

游蕙祯纹身

香港立法会首位有纹身的女议员

自当选“青年新政”候任立法会议员后,25岁的“蕙祯bb”言行举止令议会一众政客深感不适,不住摇头。

据香港东网报道,游蕙祯首次出席立法会秘书处为议会新丁安排的简介会,一身黑色背心连身裙固然“省镜”,不过她左手手臂内侧的神秘纹身更加“吸睛”。游蕙祯很可能是香港立法会首位有纹身的女议员。

游蕙祯称,左手手臂的纹身是加入青政后、今年1月才纹上去的,目的是提醒自己“性格上好啲”。到底“女神”觉得自己性格上有何缺憾,游蕙祯就指,是想提醒自己遇到认为对的事,就不要胆怯。她又称,虽然纹身很痛,但又不至于“痛到喊”。不过这其实是游蕙祯其中一个纹身,至于其他纹身纹在哪里,她就不肯透露了,认真神秘。

对于可能成为香港首位有纹身的议员,游蕙祯就称自己不会因为做了议员而洗去纹身,亦不会特意不穿背心回避。

短裙愈穿愈短 逼你看走光

据大公网报道,游蕙祯同梁颂恒为了宣誓多次冲击立法会,还要建制泛民全部陪着他们发癫,搞得整个议会鸡毛鸭血。而“惹火”的游蕙祯每冲击一次,所穿的裙子就愈穿愈短,近日还着了一条蓝色贴身小短裙,在议事厅里同五、六名女保安“埋身肉搏”,其间条短裙不慎被扯高至大腿以上,而一向豪放连打底裤都不用穿的她更加露出“裙下春光”,其黑色内裤原形毕露。

难道“蕙祯bb”真是觉得“走光”博收视会比较吸睛?经查实,曾有传媒关心过她“走光”问题,叫她明知自己要冲击就穿上一条长裤,不过这位“豪放祯”全不听劝,还很自豪的同记者讲,自己家里没有长裤,只有长裙、短裙、连身裙同热裤。

正所谓“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梁游二人镜头前经常像连体双胞胎一样出现,镜头后原来同样形影不离。最近《大公报》指经过“连日查访”,发现梁颁恒与游蕙祯上月24日曾共赴台湾宣传“港独”,梁颁恒返港4天后出席港大学生会讲座,事后又找来男友人掩饰与游蕙祯在酒吧豪饮。

1

梁颂恒与游蕙祯形影不离

政坛女伴变同居炮友?

《大公报》报道描述,当晚游蕙祯身穿一件头贴身黑色背心裙,坐在梁颂恒身旁拨弄直发,“在酒吧昏暗灯光映照下媚态尽显”。二人对饮一粒钟后,梁游二人向友人道别,并截的士到湾仔骆克道金乐大厦。二人下车后,由游蕙祯输入大厦密码,“站在游身后的梁颂恒则亲近地挨贴游”,状甚亲昵,二人明显非首次上楼,该报记者曾向金乐大厦知情人士了解,得知梁游二人是大厦新租客,常午出夜返。

报道续指,二人在上址共处12小时后,即翌日近中午时份,齐齐换上新装步出私窦。其间梁颂恒“不时望向游蕙祯甜笑”,二人结伴行街心情开朗,又到人均消费400元至800元不等的日式餐厅撑枱脚,“惟梁颂恒双眼呈黑眼圈,带点倦容,可能昨夜比较‘忙碌’”。报道称,单位40日前才放盘,私隐度非常高,住户需要使用住户卡才能启动升降机上落,出租价2万元,相信梁游二人透过地产代理租住不足一个月,疑在辱华宣誓前已开始同住,关系不浅。

梁颂恒脚踏两只船

说实话,同为战友理念相同,男欢女爱本身并无问题,但原来梁颂恒本身已有女友。香港坚料网的报道指出,早于梁颂恒与游赴台返港当晚,“落机急忙要安抚已拍拖3年多的‘正印’女友”,二人在中环“豪食西餐饮白酒,其间梁颂恒疑被女友质问‘去台湾有无偷食’”,但似乎梁颂恒甜言蜜语数句已凼得女友贴贴服服。梁游共处一室翌日,梁颂恒傍晚又与“正印”女友去戏院睇戏散心,但表情木讷扳着脸,与“政坛同居女伴游蕙祯”一起时的热情洋溢大不相同,形容“梁颂恒左右逢源,背着女友与游蕙祯发展紧密关系”。

事实上,无论是私生活还是议会宣誓时高调“跳脚”的表现,立法会不少人都感叹,从政这条路,梁游还是太嫩,胡搅蛮缠纯属下三滥之流,将这样人送上议席,重点不是资历问题,而是格调和素质太欠的问题。香港年轻人和他们的父母,也实在应从这一“惊人闹剧”中学到一点东西、得到一些教训,一个人如果连最起码的自尊、自爱与自重都不懂,那真是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