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宣誓丑态各异 专家断定“渎誓四丑”席位不保

1

左起:刘小丽、姚松炎、罗冠聪及梁国雄

星岛环球网消息:游蕙祯和梁颂恒因辱国播“独”宣誓,被高等法院原讼庭裁定丧失就任议员资格,其上诉亦被上诉庭驳回。律政司近日再代表行政长官梁振英入禀高等法院,就4名反对派议员,包括刘小丽、姚松炎、罗冠聪、梁国雄的宣誓有效性及议员资格申请司法覆核,并已获原讼法庭批出覆核许可。

据《大公报》报道,根据入禀状内容,特区政府对该4人的司法覆核申请,均引申出不同的、涉及真诚宣誓的法律问题:

刘小丽以“龟速”宣读誓词,焦点是在法定宣誓时,读得太慢太破碎是否符合宣誓真诚、庄重的要求?她事后在其facebook贴文及接受传媒访问时均表明自己并非真诚宣誓,这些能否作为她未有依法宣誓的证据?

姚松炎在誓词加料,引申至读完誓言后紧接发表涉违反誓词的言论,是否已破坏了宣誓的完整性?监誓人两度表明无权为对方监誓,其后容许他第三次宣誓,是否不符合人大释法及相关法例的规定?

罗冠聪在读誓词时变调,将肯定句变成疑问句,是否真诚、庄重的表现?他在宣誓前后高呼“自决”、反政权,引申至言行不一的宣誓是否合法?

梁国雄带同道具将宣誓变成表演,引申出宣誓仪式变成政治show现场,是否以行为、语言、服饰、道具等方式违反、亵渎宣誓程序和仪式?

根据香港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作出的解释,以及香港的《宣誓及声明条例”,这4个人以4种方式搞事,到底有没得留低?新一轮司法覆核,相信将可厘清有关问题,及确立日后处理类似个案的指引。

刘小丽“龟速”宣誓反映蔑视誓词?

涉事人:刘小丽

重点质疑:“龟速”宣誓会否影响真诚、庄重?

刘小丽在立法会首次大会上宣誓时,每隔约6秒才读一个字,用了约13分钟才完成誓词。原本社会大众只觉得她无聊,岂料刘小丽其后自行在其facebook专页“小丽民主教室”上自揭底牌,发表题为《刘小丽:慢读是要彰显誓词的虚妄》,内文强调:“我所读的,是九十多个没有串连的独立字句,毫无连贯性及意义可言。”

该文又称,“流畅铿锵的宣誓是虚伪的”,并以菜档老板为例,称叫出“当权者授意的口号”,“并不真心相信”,只是“害怕招惹麻烦”,又说“只要假扮同意,或至少保持沉默,就可以在体制中生活”。

文章又说,“整个基本法,整个政制连特首,都未经过港人民意授权,所以根本非法!”云云。

自认“断读”令誓词无意义

除了在fb上自爆,刘小丽对媒体解释时亦说:“如果每个字都相隔6秒,你点可以觉得佢系一句句子嚟呢?可能系九十几篇文章嚟!”

政府一方在入禀状中指,刘小丽以不连贯的态度去读出誓词,约6秒一字,显示她对宣誓的态度并非认真、诚恳或庄重。而其“龟速”宣誓的做法,也令整个宣誓变得不连贯和难以理解,有关行为亦是故意的,而她自己亦承认,断开来读是为了令宣誓变得无意义,故其言行蔑视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及《宣誓及声明条例》的规定。

其他质疑:刘小丽在宣誓前表示要“共同开创民主自决之路,推倒高墙,自决自强”,也被质疑她是否真诚拥护香港基本法及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一方认为,刘小丽未能履行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宪制要求,种种问题亦已构成拒绝或忽略作出立法会宣誓。

专家解读:大律师丁煌指出,宣誓是“informandinsubstance(在形式和实质内容上)”都要求要真诚和庄重地宣誓,刘小丽明言自己断断续续去读,是否在“实质内容”上符合要求,有待法庭判决。

罗冠聪宣誓前后表态违背“真诚”?

涉事人:罗冠聪

重点质疑:表述与宣誓内容不一,会否不符合“真诚”要求?

罗冠聪在今届立法会首次大会上获邀上前宣誓后,他表示:“今日呢个神圣嘅仪式,已经沦为政权嘅工具,强行令民意代表屈服喺制度同埋极权之下。......but you will never imprison my mind(但你不能囚禁我的心神)。我今日要完成必要嘅程序,但唔代表我会屈服喺极权之下。”

罗冠聪话毕约3秒后开始宣誓,当读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他将“国”字变调成疑问语气。在读完誓词后约一两秒,罗冠聪高呼:“权力归于人民,暴政必亡,民主自决,抗争到底。”在宣誓当日前后的媒体报道时,罗冠聪都承认自己只是“走程序”,并非要坚守誓词的真正意思。

政府一方在入禀状中指,罗冠聪的言论反映他视立法会宣誓为政权的“政治工具”,用以强迫当选者去受制于体制和政权,又自称自己宣誓只是“走程序”,反映他并非真诚宣誓,其字里行间亦表达出他只是“被迫”宣誓,而非真心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变调疑问语气被指无诚意

针对罗冠聪指称自己“不会屈服喺极权之下”,政府一方表示,虽然他未有明言是哪个政权,但基于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宣誓及声明条例》中、誓词里被提及的政权,故只能将其言论理解为不会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作为中国一部分的香港特别行政区。

同时,罗冠聪读到“国”字时变调成疑问语气,反映他并不真诚去宣誓。基于上述种种,政府方面认为罗冠聪“拒绝或忽略”作出立法会宣誓,及/或宣誓拥护香港基本法及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未能履行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宪制要求。

其他质疑:罗冠聪在宣誓后高呼“权力归于人民,暴政必亡,民主自决,抗争到底”的口号,政府一方认为,口号内容反映他主张“自治”,即“独立”,这和香港是中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又或者“一国两制”都是对立的,亦显示出他鄙视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香港的主权国,以及“一国两制”原则,故未能符合拥护香港基本法和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要求。

专家解读: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表示,罗冠聪案的重点在于誓言的真实性问题。虽然市民或许会认为一个人的“真实想法”是十分主观的,但汤家骅指,法庭每日都处理相近的问题,例如刑事案就要推断被告有无犯罪意图等,故法庭对这类判断已是非常熟习,相信并非难处理的问题。

姚松炎宣誓“加料”是否改变内容?

涉事人:姚松炎

重点质疑:在誓词最后“加料”是否改变誓词?

姚松炎在今届立法会首次大会宣誓时,先在誓词中间加入“定当守护香港制度公义,争取真普选,为香港可持续发展服务”,被监誓人指出有问题后,姚松炎再作第二遍宣誓,并在誓词末加入同样内容。当时监誓人已指出姚松炎的做法属改变誓词,故拒绝为他监誓。

未有准确读出法定誓词

政府一方在入禀状中指,即使是在誓词最后加入字句,其行为亦是将字句变成誓词的一部分,故姚松炎并无真诚、庄重地宣誓,亦未能准确、完整和庄重地读出法定誓词。政府方面又指出,姚松炎的行为客观而言是故意的,其言行蔑视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及《宣誓及声明条例》的规定。

其他质疑:姚松炎在首次大会并无完成宣誓,立法会主席亦指出其宣誓无效,而其行为亦被政府方面视为“拒绝或忽略”作出立法会宣誓,及/或宣誓拥护香港基本法及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未能履行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宪制要求。

根据“青症双邪”游蕙祯和梁颂恒的案例,“拒绝或忽略”宣誓者将自动丧失议员资格,被视为于首次大会已经离任,而立法会主席亦无权安排重新宣誓。因此,政府方面指出,姚松炎已经丧失议员资格,其于今年10月19日所进行的宣誓亦理应无效。

专家解读: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表示,姚松炎案的重点在于他在誓词最后所加的句子,会否构成誓词的一部分,从而改变誓词。他指,根据以往案例,即高等法院法官夏正民2004年在有关梁国雄宣誓案中已明言,法定誓词是一个字都不能改的。

梁国雄道具做骚不符“诚恳庄严”?

涉事人:梁国雄

重点质疑:用道具做骚式宣誓,会否不符宣誓须“认真、诚恳、庄严”要求?

梁国雄在今届立法会首次会议宣誓时,带着大量道具去宣誓。除了身穿“公民抗命”的黑色上衣,他右手更持有一把打开了、写了很多字的黄伞,其中的字句包括“结束一党专政”,左手则持一写有“人大8.31决议”的纸板。

在宣誓之前,梁国雄大叫:“雨伞运动!不屈不挠!公民抗命!无畏无惧!人民自主自决!无须中共批准!我要双普选!梁振英下台!”他又说:“听住各位,系好庄严?。”在停顿约两秒后,梁国雄开始宣誓,并在“中华人民”和“共和国”之间停顿,以及在“香港”和“特别行政区”间停顿。读完誓词约一秒后,他就大叫“撤销人大决议!我要双普选!”以及“人民自主自决!无须中共批准!”

行为态度亵渎宣誓仪式

政府一方在入禀状中指,梁国雄宣誓前后的连串行动,包括用上道具,将宣誓仪式变成展示和表述其政治纲领和信念,与真诚、庄重宣誓对立,令人觉得他只是“走程序”。同时,梁国雄的“系好庄严?”,考虑到其行为和态度,政府方面认为梁国雄其实是在嘲笑和质疑宣誓的庄严性,反映他不是真诚、庄重宣誓,亦不会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整体而言,梁国雄的行为、道具、衣着、语气、态度,是故意亵渎、破坏宣誓仪式。

其他质疑:政府一方质疑,梁国雄口号中的“人民自主自决!毋须中共批准!”,反映他并不真心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此外,梁国雄断断续续的宣誓,尤其是在“中华人民”和“共和国”之间停顿,以及在“香港”和“特别行政区”间停顿,政府方面认为这反映他不真诚、庄重宣誓,亦不会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于上述种种原因,政府方面认为梁国雄是“拒绝或忽略”作出立法会宣誓,及/或宣誓拥护香港基本法及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未能履行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宪制要求。

专家解读: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认为,梁国雄的案件重点在于真诚问题。他指,即使梁国雄被判宣誓无效,亦不一定意味其他带道具宣誓的议员也会丧失资格,因为这些都要按个别案例去处理;即使梁国雄被判宣誓有效,亦不代表大家日后可带道具宣誓,因为这也可能会惹上官司。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