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曾荫权案辩方陈词反击控方:长篇故事欠缺证据

星岛环球网消息:前行政长官曾荫权涉贪案,辩方英国御用大律师 Clare Montgomery昨开始展开结案陈词,首先提醒各陪审员刑事案的定罪标准甚高,控方必须在毫无疑问情况下证明控罪的指控,要考虑法律对“强权者或弱势者都是平等的”(the powerful and the weak),不要着迷于控方的假设,不要假设所有政治人物都是谎言者(politicians lie),控方只是讲解一个充满假设和猜测的长篇故事,案中却欠缺证据(long long story,on short evidence)。试问在贪污案件中均是商家想用钱收买政府高官为朋友,那有像曾荫权般要自掏八十万人民币给黄楚标名下的东海集团,这是不合常理的。

《星岛日报》报道,Montgomery续要求陪审员试代入曾荫权的位置,身为行政长官的曾荫权,每天要处理无数的事情、曾并非完美的人,也会偶尔犯错,就连控方的证人都一致赞扬他一直以真诚的态度,致力服务香港,这些证人均是控方证人,而非辩方传召的证人,各陪审员不应全盘接纳控方的假设说法,不应因为对方是“不受欢迎”(unpopular)而将之定罪,千万不要“假设及猜测”,唯一要依赖的应是本案的证据(don't assume, don't speculate, look at the evidence),除非在听取证据后肯定曾荫权是一个“贪腐者”,否则有任何犹豫,都要公正不阿(without passion without favour)裁定曾荫权无罪。

辩方又提醒陪审员,曾荫权在电台节目《政好星期天》中强调自己绝不会将公务、私务混为一谈,遑论他根本没有参与整个发牌的程序,何况曾荫权根本没有任何贪污的动机,没有动机又何来会发生贪污。Montgomery指,陪审员须纯粹依靠案中证据而作出公正的裁决,如果不肯定,就要判决无罪,否则“有天醒来,你会想起曾经虚假地说服自己,自欺欺人地将被告定罪”。

Montgomery指一○年政府决定向雄涛发出数码牌照时,没有任何公众人士、或任何政府部门对发牌予雄涛提出异议,试想想作为行政长官的曾荫权,他会如何处理该发牌申请。辩方强调并非形容曾荫权是一个橡皮图章,而是当时任何一个合理的人,都会批出相关的牌照,况且当时根本没有任何竞争对手,所以曾荫权未有意会要作出利益申报。

辩方指控方常提醒陪审员“要放松点、用常识去想”,但辩方指“现在不是一个与朋友间的轻松讨论,而是认真的法律程序”,凡事要有事实根据,请各陪审员认真想一想,案中是否有证据支持,有肯定是事实基础。追溯政府的会议文件,“大班”郑经翰致力发展数码广播,预备所需的设备,控方指控曾荫权的贪污勾当都在黑暗面中进行,但现实里,在会议文件上能清楚见到发牌的过程。

Montgomery强调,发牌是经多重关卡才能通过,例如广管局、决策局、公众咨询,一致同意发牌给雄涛是可以增加市民选择、增加行业竞争及提供就业机会,而且雄涛是当时的主要申请者,根本无理由去贪污,虽然发牌最终的决策权在于特首,但绝不是特首一个人“话事”就可以。

控方把曾荫权要找地方住、刚好雄涛申请广播牌照,两件事串连起来,形成疑似的贪污指控。但辩方认为曾荫权于一二年中退任特首,将搬出礼宾府,当然要找地方住,事情就是自然发生(bound to happen),与政治无关。

控方引述电台节目指曾荫权自相矛盾、是“双面人”,但辩方着陪审团留意,控方是根据英语版本作出判断,而曾荫权以广东话在电台接受访问,陪审团请以广东话考虑曾荫权说话中的原意。他是回应主持人问题?还是说谎?陪审团应自我分析。

至于曾荫权选择不自辩或传召辩方证人,这是法律给予他的权利,请仔细考虑相关事件之间的时间漏洞,必须是唯一推断,不能武断指他有罪。辩方指曾荫权在节目中不是怪责香港人对他过高期望,控方在案中作出假设所有政治人物和商家都有“官商勾结”,控方假设所有政治人物都是谎言者,这是武断的假设。

辩方指控方要求陪审员考虑案中多个巧合而作出推论,但该推论必须是唯一的合理推论,不能无凭无据的推断。对于控方指的“巧合”,辩方认为定义为事情就是这样发生,无任何特别意义。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辩方 控方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