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参与旺角暴动付出代价:三人被判重囚三年

星岛环球网消息:去年大年初二凌晨旺角发生骚乱,两名男女学生及一名厨师向警方防线掟玻璃樽和竹枝,三人昨在区域法院因暴动罪各判入狱三年,主审法官沈小民直斥他们为“暴徒”,指任何人参与这类暴动须明白是要付出代价,有时代价可能很大,沈官指当晚警员均无足够的防暴装备,有些警员甚至可说是没有保护,只备警棍,惟人群不断逼向警方防线,冲前投掷玻璃樽等杂物,认为判刑要具阻吓,不会因目的不同而改变。辩方强调三被告不服定罪,会提出上诉。警方欢迎法庭裁决,并对参与旺角暴乱使用暴力的人予以严厉谴责。

《星岛日报》报道,主审法官沈小民指案例强调判刑要具阻吓,以维护公众利益,防止同类罪行再发生,危害公众安全。他考虑本案情况、参与人数、暴力程度,虽然无人命伤亡,但确实有危险成分,法庭不能姑息,亦要传递一个讯息,任何人参与这类暴动须明白是要付出代价。从案例可见,判刑是针对集体暴力行为,并非个别人士作为。

沈官称当晚弥敦道上暴动人数不少于二十至三十人,人群后还有多少人并不清楚,四周围不停有人向警员投掷玻璃樽、竹枝等,玻璃樽很多时落在警员面前的地上,碎片四溅。有些警员戴头盔,持警棍或盾牌,但有些警员无保护装备,只有警棍,却面对多方面的袭击,生命安全确实受到严重的威胁,无警察受伤是他们幸运而已,因暴徒尽全力掟玻璃樽,这绝对有意图令警员受严重伤害。无论他们基于何种原因参与暴动,集体暴力行为属极之严重。

沈官重申白石难民营案,当时参与暴动人数约二十人,因两批越南人不和引致暴动,各人带备自制武器袭击被困在小屋内的人,他们可说是无路可逃,但由于警方赶及才未有受严重伤害。法官认为本案暴徒是冲着警察而来,参与人数绝非少数,他们使用的暴力也绝对可以对没有防暴装备、没有头盔、没有盾牌的警察造成人身伤害。从影片可见,投掷玻璃樽数目不少,不断有人向警察掟玻璃樽,许更可以连续地掟两个玻璃樽,毫无疑问是有人特意找来的,不可能随意在地上拾到这麽多。玻璃樽本身并非武器,但参与暴动的人明显地把玻璃樽当作武器之用。

辩方多次强调,本案被告并非因个人利益犯案,但法官认为暴力就是暴力,无论有任何不满,一旦使用暴力就没有分别,因为暴力对人和社会造成的伤害,不会因施暴者有不同目的而改变。若要把本案与白石难民营案分别出来,法官认为本案并无直接证据指参与暴动的人有预谋,事前有组织地部署参与是次暴动,但涉及暴力层面和参与人数绝不下于白石难民营案。

上诉庭近几年有谈及过香港接待难民,他们不领情还在港犯事,构成加刑因素,相信上诉庭在处理白石难民营案时有考虑过,但无宣之于口,而本案确实缺乏这加刑因素。法官考虑各人的求情,他们在案中所扮演的角色,包括直接参与向警方投掷玻璃樽或竹枝等物品,遂判各被告入狱三年。据悉许现时还押在罗湖惩教所,日后或会在此服刑;其余两男被告则在荔枝角收押所,暂未知服刑监仓。

控方案情指,于去年二月九日凌晨在弥敦道北行线近豉油街一带,港大女生许嘉琪(廿三岁)向警方防线掟玻璃樽四次;香港专业教育学院(IVE)学生麦子晞(二十岁)不但向警掟玻璃樽,更手持一枝约两米长竹枝走近防线掷向男警;厨师薛达荣(三十三岁)则在行人路上掟玻璃樽两次。法官沈小民裁定三人确实是参与暴动的一分子,三人并非纯粹参与暴动,而是有进一步的不法行为,已构成破坏社会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