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公民提名”成闹剧 选举过后反对派陷困境

星岛环球网消息:二〇一七年香港特首选举过后,反对派陷入空前的低潮,反对派的舆论阵地只剩下两种观点:一是自我称颂的虽败犹荣的赞美,一是呼吁反对派不要放弃。

在时间上的巧合上,特首选举过后,多名反对派中的知名人物面对“佔中”的检控,再加上旺角暴动案的审讯、判刑,再再重挫反对派的士气。过去两年,反对派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公民抗命”,他们认为“公民抗命”是无罪的。是的,他们的确可以从自己的价值观来支持“公民抗命”无罪论,但是,真实的法治是不允许自以为是的犯法行为。在法院里,“公民抗命”肯定不是无罪的辩护理由,但是当年“佔中”时,的的确确有许多的年轻人误信了“公民抗命”无罪论,他们真的相信“公民抗命”是不犯法的,不必担心被逮捕检控,如今后悔已经迟了。反对派欺骗年轻人的言论还能维持多久?

  夺权计划彻底失败

“占中”失败,反对派企图通过政改夺权的计划也失败,今年特首选举的方式原地踏步。但是,反对派并没有放弃,他们准备“造王”,挑选建制派候选人中他们认为可以接受的人加以支持,更有人提出“次号魔鬼”的言论,中央政府支持的候选人是一号魔鬼,馀者为次号魔鬼,应该支持次号魔鬼。为了“造王”,反对派甚至放弃他们过去坚持的要求,比方说八.三一决定。反对派在特首竞选中没有要求他们支持的候选人一定要反八.三一决定,他们支持的候选人只表示愿意向中央政府反映港人对八.三一决定的看法,仅此而已。反映之后,中央政府的决定依然是不会改变。反对派为了反中央政府支持的候选人而暂时放弃自己的要求,是一种策略,是为“造王”。

为了“造王”,反对派散播假消息,造谣说中央分成两派,一派是支持曾俊华的,他正是反对派准备“造王”的候选人,也有一批人信以为真,在舆论上大力宣传这则造假的消息。选举结果粉碎了这则假消息,也使散播假消息的反对派中人无地自容,可笑的是这些人今日依然不把散播假消息当成一回事。也许,他们真的以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可以不顾道德地造假。也许,他们中有人为了自圆其说,今日依然会硬撑。无论如何,造假消息对反对派而言是严重的打击,严重的打击反对派的公信力。

为了“造王”,反对派努力地为自己支持的特首候选人推动民意。但是,最佳的民意展示不是通过反对派控制的所谓民意调查机构,而是真正的普选。今日香港人依然没有直接投票选特首的机会,原因就是普选的建议被反对派否决了,反对派对政改的要求是一步登天,要马上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夺权的方案才愿意支持,反对推行渐进式的政改,结果,一次又一次,香港人依然没有普选的机会。反对派只能幻想建制派出现大分裂,其中一派会支持反对派准备“造王”的候选人。最后,幻想破灭,但是反对派已经亏欠了香港人普选特首的权利,夺走香港人普选特首的权利。

特首选举之后,反对派的领导层依然坚持不会接受八.三一决定的立场,这也几乎等于说政改是没有机会在今后五年出现,实际上,反对派心中所想看到的选举制度就原地踏步。如此一来,他们才能继续站在争取民主的高台争取选票。如果香港真的有普选,而反对派又无力夺权执政,反对派就会陷入一个如何与民众授权、通过全民普选产生的特首对抗的困局。如果特首永远只是由选举委员会选出,反对派就可以永远指骂这个制度是小圈子选举,没有认受性。因此,除非是真正能够让反对派夺权执政的政改方案出现,否则,反对派将永远反对政改。

  “公民提名”成为闹剧

新一届的特区政府是不是应该再搞政改?再造撕裂?目前香港社会的撕裂从何开始?还不是“占中”开始的,而“占中”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政改。

为了“造王”,这一次特首选举,反对派倾巢而出,广议上夺取三百多个选委票数,但是,这不代表反对派是团结的。投票结果显示依然有数十票没有投给反对派所支持的候选人,这包括白票、废票,及投给被反对派玩弄之后放弃的另一位候选人。

这一次选举,真的有一位候选人被反对派玩弄到极点,反对派公开说提名给他不表示会投票支持他。一个人如果可以公开说自己策略性的提名一个人而投票给另一个人,讲这种话的人实际上就是人格破产,就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讲信用,可以尽情的玩弄别人、玩弄特首候选人。他们也公开鼓励建制派选委也如此这般的没有人格,提名一名候选人而票投另一名候选人。

反对派中有人依然坚信,并只接受“公民提名”,并自己宣布要通过公民提名来取得认受性,再以这个认受性参加特首选举,结果是距离他所要的提名人数很远,所谓“公民提名”也就成了闹剧。但是,这场“公民提名”的过程中,反对派收集了为数不少的选民个人资料,这些个人资料将来会如何处理?反对派是应该公开说明的。

来源:大公网

相关阅读